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路人甲

董子健:我与“花姐”的“青春三部曲”

2015-11-21 17:16:52来源:时代邮刊 2015年第8期作者:徐加凤
[收藏]


他,董子健,是国内最年轻的入围戛纳影帝评选的男演员,年纪轻轻就与奥斯卡影帝马修·麦康纳、德国影帝迈克尔·法斯宾德、法国影帝文森特·林顿等老牌明星交手。出道不久,就先后在《青春派》《少年班》《少年巴比伦》担纲主演,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青春三部曲”,堪称“青春代言人”。


她,是国内第一经纪人王京花,人称“花姐”,范冰冰、夏雨都是她捧红的学员,她还有另一个重要身份,那就是董子健的妈妈。20多年来,他们母子情深,亦师亦友,演绎着属于他们母子俩的“青春三部曲”。



“青春派”闪烁彼此的成长


王京花年轻时,还是个不起眼的经纪人,每天起早贪黑拼搏事业,甚少有时间陪伴家人。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才意识到做母亲的责任。


怀孕三个月时,王京花就开始了胎教。每天白天给肚里的孩子唱戏曲(王京花和丈夫都是戏曲学院毕业的,也都会唱京戏),晚上就给孩子讲故事,那时婆婆还笑她,“这么小,还没成形,孩子怎么会听得懂?”可是王京花却认为孩子与其心意相通,只有早早地与他沟通才能早早侵入他的成长,让他更早成才。因此董子健从娘肚子开始就受到了文艺的熏陶。说来也怪,每当京花给孩子唱戏、讲故事时,小家伙就在肚里很欢腾,像是跟妈妈一起分享似的,这下更加深了母子之间的爱。


那时的王京花,生性颇为耿直,在工作上一丝不苟,对自己签下的艺人从生活到演艺事业无不操心,遇到他们影响形象的事,就会像个大姐姐那样碎碎念个不停。旗下艺人由于年纪轻,对于妈妈式的唠叨完全不予理会,这一度让王京花感到苦闷。


生下儿子小子健后,夫妻双方由于工作忙,在北京也没有固定的住所,只能丢在奶奶家,可是妈妈对小子健的照顾一点不输给别人,每天只要在片场有空,她就会打电话给子健分享自己的乐趣。有一天,小子健正在玩,母亲又打来电话,小家伙有点不耐烦:“妈妈,我在玩呢,能明天再跟我说话么?”那一刻,王京花有点诧异,自己这么苦口婆心,还换来儿子的不耐烦,有点失落又有点沮丧,但转念又想到,这不跟自己带的明星一样么,你天天叮嘱,她还一味地跟你闹别扭,随性和适度地暖心才是真正的关怀。后来王京花调整了与明星的关系,也调整了教育孩子的方法,在亲子和工作上都有了极大的进展。她从心底里感谢孩子给她的成长机会。


小子健长到10多岁时,京花夫妻的工作也如鱼得水,于是夫妻俩迅即把儿子接到北京,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一家住在10楼,每天晚上京花都回来得晚,但是她有一个习惯,就是出电梯时顺便按下1楼,以此来方便其他邻居。这种潜移默化的行为,给了孩子很深的教育。


有一天晚上,一位邻居与小子健乘坐电梯一起上楼,小子健到达自家的楼层后,不忘回头按电梯钮,将其降到一楼。这让邻居非常诧异,没想到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高的素养。后来,邻居碰见京花就问:“你平常那么忙,小子健这么乖,跟谁学的?”


京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我平常很忙,不能一点一滴教她,只能以身示范了。”


就这样,小子健在母亲的影响下变得乐观、有教养;而母亲王京花也在培育小子健的过程中,不断审视自己的问题,调整工作心态和方法,赢得了“中国第一经纪人”的美誉。


挑战“少年班”的“班主任”


花姐培育了许多当今炙手可热的明星。范冰冰、李冰冰、夏雨、李小璐这些少年得志的明星大咖,都曾受恩于花姐,如今他们都在自己的天地打造了非凡的成绩,因此在圈内,很多人都戏称这些少年得志的明星为“少年班”,称王京花是这个少年班的“班主任”。


董子健知道妈妈成了“班主任”很不习惯,觉得让自己联想到学校的班主任,这让可爱的妈妈多了几分“不可爱”,于是想给妈妈换个名字。子健与妈妈王京花的感情像母子也像姐弟,两人长得像,脾气也相投,小子健就很没大没小地喊妈妈“花姐”,父亲总觉得这样不像话,可是花姐却说“这样的感觉挺好”。小子健到处喊花姐花姐,后来,花姐的名声倒比王京花的本名还响了。


小子健是个比较崇尚自由的孩子,在学校也不是学霸,但是对英语有着格外的兴趣。在妈妈的鼓励下,小子健高中时代的口语就可以与外国人无障碍交流了,因此“少年班”的李冰冰、夏雨都曾向他讨教过。李冰冰还在一次公开场合对子健说:“花姐是班主任,如果再让你做我们少年班的班长,我看就太给力了。”可是小子健却幽默地说:“我可不跟花姐抢饭碗,我要做自己的boss。”听罢,李冰冰就赏给了小子健一个大大的红唇印。


高三时,子健就跟妈妈商量想要出国学政治学经济,花姐同意,但条件是自己去争取。“你的人生是自己的,你的路靠自己走,自己的命运靠自己去闯。”


子健有些不高兴,“哪个人留学不要家里十来万作铺垫,为什么我就不能?您当时学曲艺,还是外公给争取来的呢!”


“难道你就不能挑战下妈妈么?”一句话让子健若有所思。


经过一番思量,子健准备绕过中介求学异国,从申请学校到做签证,不花父母一分钱。


他想留学美国,就先在网上筛选定了一所排名非常靠前的美国大学,各方面条件都满意,于是他用英文直接给该校校长写了一封信。没想到,5天后,校长居然给子健回信了!可是回信却说,由于名额有限,今年已经没有机会了。子健的信心立即降到了冰点。这时,花姐从旁劝道:“既然他能看重你给你回信,说明你有机会,再试试看。”


子健当晚又给该校长写了一封长信,恳切希望能够给他提供一个补缺考试的机会。果然,校长被打动了,又对招生情况进行了了解,发现了还有缺额。次日,校长在回信里答应子健,愿意随时把缺额提供给他。不过,要有额外的特殊技能补分,比如特殊的社会经历、有重大科技发明等。可是这从哪里找呢?子健一时犯了难。


“少年巴比伦”的崛起


只要一有空,董子健就喜欢与“文艺女青年”花姐交流思想,问她对当今文学、电影、电视作品的感受,问她待人处世的讲究,这让他比同年龄的年青人又多了一些借鉴。


董子健很喜欢健身,在健身房里,大家谈理想谈人生,这让他不仅结识了志趣相投的朋友,还吸引了不少粉丝。很多人每次健身后,都喜欢围着他,听他唠嗑。


一次健身出来,碰见了一位导演,这就是《青春派》的导游刘杰。刘杰对董子健说:“哎,你来演个戏吧。”董子健愣了一下说:“你认识我?”“认识,你就是我剧本里的男二号贾迪。”


董子健以为这个刘杰疯了,但同时也觉得庆幸,竟然有机会到电影圈里去兜了一次。本想“打死也不进娱乐圈”,但是这不正是“加分”的好机会么?于是就答应了导演的要求。


当时在武汉拍戏,选的演员都是重点高中的学生,高考随便一考就600多分的那种学生。董子健在里面就觉得“我去,好难啊。我根本就不理解他们的心理感受”。


晚上,他向花姐诉若,妈妈知道子健在演戏上有难处,就安慰子健:“既然选择了,就不要打退堂鼓,多与你的身边人交流,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人生。”后来,董子健慢慢地跟这些真实的演员聊天,慢慢想,慢慢悟。他发现,自己更适合演男一号居然。回北京后,他就跟导演请求,没想到导演还真对这个执着的“男人”有了更大的兴趣,同意他更换角色。


事后,花姐知道,直怪儿子太“不懂事”,但是子健却说:“为了更好的作品,没有什么不可以尝试。”演完这部片子后,突然觉得对表演有点认识了,这一下犹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接连拍了《山河故人》《少年班》《少年巴比伦》等多部电影。


人红是非多。2015年4月,21岁的董子健凭借《山河故人》初试啼声引来不少关注,其灵动松弛、不着痕迹的表演也让人眼前一亮,顺利闯进戛纳角逐华语影帝。可是这一战成名后,其母亲“中国第一经纪人”的帽子就如影随形,这一度让董子健很是气愤,甚至有退出娱乐圈到美国入学的冲动。为什么就不能对“名二代”公平些?他屡次向母亲哭诉。


看惯了明星成败的王京花知道,自己的身份对儿子确实是个障碍,为此从儿子决定真正走上演艺道路后,她就不再过问他的从艺生活,但没想到还是招致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的非议。


为此,王京花劝导儿子,让他勇敢面对一切。


董子健渐渐明白了:自己生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母亲与自己的关系,是上天的选择,母亲今日的社会地位与成就,他不能改变,唯一能改变的就是自己的想法。于是他放下了世俗的偏见,只做自己,演好作品,才是对母亲和自己最好的报答。


后来,在一次采访中,主持人问董子健还怕不怕别人提起他的母亲,董子健不无自豪地说道:“我不怕你们提起我的母亲,好作品在那里,大家可以看得到。我感谢母亲对我从小到大的教育,但是同时,我们是互相激励的。”


看到此段采访的王京花,在电视那头已泣不成声,她知道,昨天,儿子因她而困扰;今天她因儿子而荣耀!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