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路人甲

吴伟仁: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的浓浓乡情

2014-02-01 00:00:00来源:《时代邮刊》2014年第2期作者: 陈新
[收藏]


2013年12月2日凌晨1:30分,承载了13亿国人登月梦想的“嫦娥三号”搭乘长征三号乙增强型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

随着发射的成功,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而此时,在四川省平昌县,尤其是平昌县得胜镇,人们情不自禁的欢呼更是声如雷动,有的人还立即敲起锣、打起鼓,并燃放起了事先准备好的鞭炮……

“嫦娥三号”的探月何以让平昌县得胜镇的百姓如此激动?这是因为中国探月工程的总设计师吴伟仁是得胜镇人,是从得胜镇走出去的“泥腿子”:吴伟仁在平昌县得胜镇独柏村度过了他的少年时光,20岁时还是独柏大队4队的生产队长,22岁时虽然为了自己的飞天梦而毅然卸任这个“队官”,但他的心却一直根植于故乡穷山僻壤里,情系于故乡普通百姓中……


为给村民脱贫,当上生产队长


吴伟仁生于1953年10月,有六兄妹。他是家中老大,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

吴伟仁家穷但学习成绩很好,相对顺利地一直读到高中。

由于当时上过高中的青年人便被定义为“知识青年”,按规定,知识青年要到农村锻炼。吴伟仁本来就从农村出来,他理所当然地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得胜公社团结大队第四生产队。

虽然在学校读书时,吴伟仁的学习成绩很好,是个“书生”,但不怕苦不怕累的他放下书本、拿起锄头镰刀后一样出色。他很快被推举为团结大队第四生产队的生产队长,并充分利用所学,肩负起“生产队长”这个职位的责任。

团结大队第四生产队山多地少,怪石嶙峋,在平昌县是出了名的穷生产队。但吴伟仁当队长后,实行科学耕种,首先将土地进行肥沃和贫瘠分类:肥沃的土地春种玉米秋种小麦,贫瘠的土地则种洋芋或者黄豆等自身具有固氮作用的粮食作物;肥水田直接插秧种水稻,瘠薄的田则撒上他带领群众用杂草烧成的灰烬与农家牲畜粪便混合而成的自制的土肥料后,再插上水稻秧苗……而且土地和水田都进行复合种养:在种玉米的同时,还在其中插种红苕;肥沃的水田在栽上水稻秧苗后,又在其间放养鱼苗,还在田埂上种丝瓜、黄瓜和四季豆……

由于农作物要长虫,他又利用所学的知识,发动群众上山采草药制作土农药杀虫。

渐渐地,群众的口粮问题解决了,生产积极性也调动了起来。这时,为了让群众能够吃上肉,他又带领大家修猪圈养猪,“自给自足”。

经过一阵忙活,砖石、木料都准备好了,独缺钉子。当时钉子属特供商品,镇上没有卖,怎么办呢?吴伟仁决定到40公里外的县城去买。

那天下着小雨,路很滑,吴伟仁穿着一双解放牌黄胶鞋一早就出了门,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后到达县城,挨家挨户地问,都没买到钉子。这么远跑来,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于是,他找到平昌中学的冯大湘老师“开后门”,冯大湘当时已经当上了平昌中学的校长,认识的人多,便请人帮忙,为吴伟仁特批了10斤钉子。

买钉子后,天色向晚,而回家的路又险又滑,冯大湘担心吴伟仁出意外,便叫他留宿,但吴伟仁为了赶上第二天开工,坚决要回生产队,随后就抱着钉子回家了。

由于下着雨,天黑路滑,陡峭的山路极难行走,吴伟仁走后,冯大湘心里一直放心不下他,“这么好的学生万一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什么事怎么得了?”越想心里越不踏实的冯大湘便给得胜区办公室打电话,请区委一位副书记派人到村里去问。得知吴伟仁已平安回家后,冯大湘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就这样,团结大队第四生产队在吴伟仁队长的带领下,很快便从平昌县最穷的生产队,一跃而成为了全县有名的富生产队,平昌县和达县专区经常组织农村基层干部前来学习参观,并召开生产现场观摩会。

虽然生产队长当得得心应手,但吴伟仁更渴望上大学。1975年县里有几个推荐读大学的名额,相关部门在对吴伟仁进行综合考察和层层审核后,他最终荣幸地成了中国科技大学无线电专业的一名学生。


心在航天工业,情系父老乡亲


吴伟仁要去读大学了,团结大队第四生产队的社员们都舍不得吴伟仁走,但却又不敢耽误他的前程。于是在依依不舍中,乡亲们便一家出一点钱,凑钱给他买了一双解放牌胶鞋,买了一身新衣服。还有一位大哥索性将自己身上的毛衣脱下来给他御寒。要知道,当时农村穿毛衣者少之又少,这件毛衣虽然穿过,但在吴伟仁心中却十分珍贵。

进入中国科技大学读书后,那时学生吃的国家供应粮,每月定量30斤,而且还分粗粮和细粮。遇到过年过节会增加一些细粮。所谓粗粮就是玉米面、高粱米、大碴子、小米等,细粮是大米、白面等。

虽然自己都不能吃饱肚子,但有了好生活后的吴伟仁却不敢忘了尚在农村的父母弟妹们,以及一直对他视为亲人、也被他视为亲人的乡亲们。为了让亲人们也沾点自己享福的光,他便将粮票尽可能地节约一些,换成全国通用粮票寄回家中,以解决父母和弟妹们的饥荒,同时也接济生产队里一些贫困人家。因而,通常情况下,他都一天买三个馒头:早上、中午和晚上各吃一个馒头,便算三顿饭。甚至有时候他还能熬就熬,一天只吃两顿饭,饿得皮包骨头。

大学毕业以后,吴伟仁被分到航天工业部第一研究院,能挣工资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操劳了一辈子的父亲接到北京旅游。

当父亲在北京玩了一个月准备回川时,吴伟仁又向同事借钱,给父亲买了一身新衣服,把父亲打扮得精神十足;又给母亲买了一身新衣服,请父亲给母亲带回家。吴伟仁的孝顺让乡亲们交口称赞。

当然,吴伟仁也没忘记乡亲们。送父亲回乡时,他还买了10多斤糖果,请父亲带回生产队,分发给乡亲们。

由于当时吴伟仁只有40多元工资,仅接父亲从四川到北京的火车票就要花20多元钱,更不要说还陪父亲旅游北京,给父母买衣服,给乡亲们买糖果食品了,所以这次他花了不少钱。当父亲走后,他又过上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如同大学生活时的那般吃馒头就白开水的日子。

在乡邻的眼里,吴伟仁虽然吃了商品粮,但回乡时却依然平易近人:他穿着很简朴,和以前一样没啥变化,喝白开水,吃炒苕叶,蹲在院坝边和大家摆龙门阵,问家乡的情况。虽然吴伟仁的话题从不涉及自己的工作,但乡亲们却都知道他是很了不起的科学家,并为有他这样的乡亲而自豪。

而吴伟仁每次回乡,他都会将平时节约下来的钱买上一大包糖果,分发给生产队的每家每户。对特别贫困的人家,他还会给钱资助,也会给长辈红包,钱不多,但却很让人感动。

吴伟仁很重感情,虽然他平时的研究工作相当忙,但倘若他听说家乡人有谁去了北京,无论再忙,他都会尽量抽出时间与之聚一下,行“地主”之谊,并饱含感情、饶有兴味地询问家乡的变化。

既然乡亲们把自己当成了“驻京办主任”,吴伟仁也不敢有辱“使命”,且乐此不疲:乡亲们托他办的事,他能办到的,一定会努力办到;不能办到的,他也要耐心解释原因,并好酒好菜款待。


成为探月总师,家乡引以为荣


由于自己参加工作后,吴伟仁一次次地托人找关系,记不清为乡亲们办了多少事。乡亲们无法直接报答他的“恩”,便将这些恩转而报答给了他的父母和弟妹们,只要他家有点啥事,大家就都自愿地为其出力相助,不分亲疏。

1998年10月6日,吴伟仁的母亲因为冠心病、高血压等病同时发作而去世。为了好好地孝顺年事已高的父亲,尽管很忙,吴伟仁却多次将父亲接到北京家里疗养,常常一住就是大半年。

2008年5月9日,已经从老家住进平昌县城女儿家的吴父想老家了,回到老家去玩时,由于老家山高路陡,又没修通公路,行走非常不便,老人家便不慎摔倒,好在前来迎接老人家的乡亲们及时相救,当时才没发生更危险的事,但老人被乡亲们背着抬着送到县城医院检查时,却发现老人脑溢血中风了。

2008年5月11日,吴伟仁的父亲最终因抢救无效而去世了。

第二天,吴伟仁从北京匆匆赶回平昌,面对父亲的遗容,他伤心得抽泣起来。

虽然这一次吴伟仁只在老家呆了一天,由于工作太忙而急急地返回北京,但回北京后不久,想到家乡道路险峻,他便将自己4万多元的个人积蓄全部取了出来,寄给二弟吴雨仁,请他组织乡亲们修路。

从一介书生到“生产队长”,再到中国探月工程的领军人物。吴伟仁的荣耀也是平昌县得胜镇人的荣耀!

2010年6月2日,孙家栋因年事已高退居二线,改任探月工程领导小组高级顾问,吴伟仁当上了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这一新闻见诸媒体,得胜镇的父老乡亲得知了吴伟仁的工作性质后,一时间认识他和不认识他的人,都引以为荣,且奔走相告,甚至有不少人成了他的“粉丝”。

2013年12月2日,随着“嫦娥三号”成功发射喜讯的传出,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一夜之间成为闻名天下的新闻人物和探月英雄;而在吴伟仁的家乡,父老乡亲们更是为有这样杰出的科学家儿子感到由衷骄傲。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