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封面者

陈意涵:阳光女生的台北生活

2015-11-27 15:27:41来源:时代邮刊人物 2015年第8期作者:巴沙
[收藏]




这天,拍摄非常顺利,提前两个钟头收工,可是预约好接下来做访问的餐厅还没开始营业。吃了闭门羹的工作团队,在西门町街头紧急讨论替代方案,通常艺人这时会在车上休息等待,但今天的主角陈意涵却跳下来,展现东道主的热情好客:“要不要去我朋友的汉堡店?就在附近,走路就到!”她的体贴,解决了一行人呆立街头的尴尬,还不忘安抚大家一句:“没什么,我曾经在西门町打工10年啦。”


“我眼中的台湾和别人不一样”


寻思如何回答问题的时候,就像《听说》里的手语少女秧秧那样灵动可人,表达观点的时候,又像个朝气勃勃的小太阳,热力惊人。应该就是这样的特质,让台湾“观光局”相中她,代言台湾自由行。“我也觉得自己很适合这个任务,而且我眼中的台湾和别人不一样!”


曾经有几位同事来台湾旅游,陈意涵一心想尽地主之谊,却未竟全功。“我打算带同事们去看离台北半小时车程的宜兰,或是花莲、台东的原住民部落,没想到他们的行程全都锁定台北,想去的都是士林夜市、一〇一、淡水、阳明山那些太过观光化的景点,我觉得好可惜。”


“朋友们对台湾的既定印象,就是夜市小吃。其实台湾还有很多不同的美好面,可惜我很难在短时间内让他们了解。”尽管如此,她还是花了一天,为同事们导览台北的文青圣地:华山艺文特区和松烟文创园区。“来台北的朋友一定要到这两个地方走走。在松烟,你可以看到台湾的各种元素,从农产品到手工坊,每一个品牌都是本地出品;在华山,除了大大小小的展览空间、选片独到的电影院,也有气氛怀旧的餐厅和酒馆。”说起故乡的美好,陈意涵成了一位笃定又迫切的演说家,甜美的嗓音里充满了使命感:“我常想,为什么朋友聚会永远只能吃吃喝喝或是唱唱歌呢?难道没有别的事可做吗?其实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玩飞盘、一起去看画展、一起去学几道料理、一起做一个戒指、一起逛书店呀。你会发现,这里其实是很有人文气息的地方。”


在那之后,又有一位朋友来访,陈意涵改变了接待策略,直接邀请这个女孩住在她家。陈意涵的行程里,既没有shopping,也没有排队餐厅。


“我朋友完全没有抱怨,而且她现在还是经常好奇地问我:‘你还像那时一样,早上跑步、下午骑车吗?你是不是正在打果汁呢?’我想,这里的人很满足,这里的人很热情,这里的人的步调很慢。在这儿,很多人的心愿是开一家小咖啡厅交朋友……这些最美好的,她都感受到了。”



“我一个人还是适合在城市行走”


能住在陈意涵的家里,就算必须5 点起床,也是幸福的。“其实,我现在去旅行,也喜欢跟当地人租房子,假装自己是住在那个城市的居民。”原来,陈意涵喜欢独自一人旅行,而且都是在民宿网站找住宿。女明星陈意涵居然独自借宿陌生家庭,这实在是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位独行侠也曾经怕黑、怕生、怕鬼、怕虫……什么都怕。


“我以前很胆小,是工作的磨炼逼着我成长。只能说,人的潜力无穷吧!”


平时作风豪迈潇洒、自称“陈大发”的她,投宿时的自保方式也很man:“如果得和房东见面,我会先买一罐啤酒,在电话中向房东说好:‘你到某某出口,看见手拿啤酒的女生就是我。’我希望他们认为这个女生一大早就喝酒,肯定不好欺负。”


独行侠遇上团体行动时,也总想脱队或是带着别人一起冒险。“有一回,我和两位工作人员去纽约,因为班机改期而多留一晚,我上网订好民宿,临时却找不到屋主藏在树下的钥匙,结果三个人在中央公园露宿了一晚。”


虽然天不怕地不怕,陈意涵却不愿意一个人去巴厘岛、马尔代夫,或是希腊之类的地方旅行。“岛屿的气氛太家庭、太情侣,遇见的人都成双成对,让我感觉不太自在。我一个人还是适合在城市行走。”


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独立的呢?陈意涵回答得很快:“单身以后,没有谈恋爱之后。”接着又补了一句:“30 岁以后。”原本没想打探她的感情状况,她却率直地道出目前的心境。“年轻时忙着恋爱,不知道自己可以做那么多事情,一个人旅行之后,才发现自己太享受这件事了,以至于没法找到另一个人分享。然后,也不再想多说什么解释自己了。”


“我从小就爱满山乱跑,是个野孩子”


陈意涵出道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单车上路》,主角们在美丽的苏花公路上驰骋。而在为台湾拍的观光宣传片《噗通噗通24 小时台湾》中,也有她在日月潭畔骑车的身影。


所以,专访的这一天,也请她带来自己的爱车一同入镜。可是,才想和她好好聊会儿骑车,她的话题瞬间又跳回了跑步。


“有一阵子我和豆哥(钮承泽)常常一起骑车,但是现在单车的强度已经不能满足我。他都会酸酸地说:‘好啦,我老了跑不动了,你又只有跑步会high,我们各走各的吧。’”


这几年陈意涵经常代言运动用品,许多人知道她爱跑步,但可能不知道她着迷的程度。


陈意涵儿时住在台北近郊的茶乡坪林,是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后来为了她和哥哥求学方便,全家才搬到都市定居。


“我从小就爱满山乱跑、摘花吸花蜜,是个好动的野孩子。进了田径队练短跑,本来也是件快乐的事,却因为听见同学说,看我长相就知道跑不快,让我一直不太开心,感觉是为别人而跑。”学生时代,跑步是陈意涵的义务;多年后,跑步卷土重来,成为她人生的寄托。“不谈恋爱之后,我发现我时间好多,多到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我开始一直跑,像电影里的阿甘那样,常常一次跑上二三十公里。”


陈意涵研究过黄帝内经,服膺老祖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理论,所以她每晚10 点睡觉,5点起床,到家附近的公园慢跑。“中正纪念堂有很多人下棋、唱卡拉OK,大安森林公园有很多人练气功、跳土风舞。边跑边看看树上的鸟儿、松鼠,常常一回神就是5公里了。多跑两圈,再去花市买束花,去传统市场买点菜,就将近一趟半马(约20 公里)了。”


在公园、市场交到的朋友全是银发族,让陈意涵常感叹:“为何我忙完好几轮,同辈朋友都还在睡?”但他们对她也有抱怨:“陈意涵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遇到我爸妈了?你那么早起,害我一直挨骂!”


进剧组拍戏的日子,也能早睡早起吗?陈意涵的回答很妙:“我的外形就像穷人家小孩,会找上我的几乎都是励志向上的阳光角色,很少拍到夜戏。豆哥(钮承泽)找我演《军中乐园》时,我心想这次完蛋了,演妓女可能都得晚睡,没想到每天素颜晨跑、骑车,出门常搭捷运和公交车,一年也会报名几次马拉松比赛,陈意涵不想受明星的光环限制,也不担心隐私受干扰。“大家一般都很有礼貌,不会来打扰我。搭捷运时,常听见有人小声讨论:‘是她吗?是她吗?’下车时,我就会主动向他们挥挥手。”“在那个年代,金门的妓女下午6 点就下班了!”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