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封面者

江疏影:“我可不是什么美娇娃”

2016-07-19 08:44:05来源:《时代邮刊·人物》2016年02期作者:宴子 彭璐
[收藏]

刚刚出道,江疏影就牢牢地和“女神”这个称呼绑在一起形影不离。也难怪,这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姑娘五官美、皮肤白、细高挑、气质佳,无论走到哪儿都能迅速吸引众人的目光。从《致青春》里的“校园女神”阮莞,到《一仆二主》的“绿茶女神”顾菁菁,再到电影《大宅男》的“宅男女神”雅玲,江疏影强大的吸睛能力令她一再成为影片中光环笼罩的“女神”。不过,江疏影并不同意外界赋予她“高冷女神范儿”的定位,她会用“坚毅”“晚熟”“男孩气”来形容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也会在拍摄封面大片的间隙听一听神曲《小苹果》搞怪一番。这样的江疏影不那么“女神”,却真实得可爱、迷人得走心。

说到江疏影,就不得不提《致青春》,这是她的第一部电影,也是令她人气急升的成名作。电影里,一袭白裙的江疏影刚一登场,就惊艳了无数观众,姣好清纯的面容和轻盈纤弱的身姿唤醒了很多人对校园时代的青涩回忆。这也是她第一次和整个电影团队一起创作,“等于从零开始,重新学了一回表演”。导演赵薇像老师一样教这群新人“要做一名演员,而不是做一个明星”,每一场戏,对表演的追求都特别严格。


不想长大,不想毕业


江疏影有着一副初看并不惊艳的五官,细看却无一不精致妥帖,连带着说话举动都轻轻缓缓,自带上海闺秀气质,难怪赵薇挑她演《致青春》里的“校园女神”阮莞。

话题从“女神”开始,她的表情瞬间鲜活起来,她说:“张曼玉!她是一个为自己活的人,她爱演戏就演戏,她想唱歌就去唱歌,不会被什么束缚。张曼玉2014年在草莓音乐节首次公开演唱被批走音,对观众说:‘以前我拍电影,拍到第20部,人家还说我没有演技只是花瓶,可是第21部成功了,现在你们能再给我20次机会吗?’”她看过张曼玉的所有电影,最喜欢的《甜蜜蜜》看了多少遍已经记不清,最后给自己取的英文名也是“Maggie”。

那么,是不是因为张曼玉而有了演员梦?她的眼睛立刻从闪亮恢复到平静,“不是,其实……我一直没有明确想过要做演员,包括考上海戏剧学院的时候,包括毕业以后。我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别人推了我一把。”

江疏影考上戏的原因很有意思。那年,她疯狂迷恋各种韩国组合,看到《上海电视》周刊刊登了一则广告演员选角通知,猜想“成为广告演员可能会接近偶像甚至成为他们的一员”,于是就去报名了。莫名其妙地被拉去一个车间拍了广告之后,又有人建议她考上海戏剧学院,她没多想就去考了。

学表演的孩子对拍戏都跃跃欲试,江疏影却一个劲儿往后缩,四年里唯一拍的一部戏是在暑假,她一再对导演说自己演不了,她只想过那种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她说:“那四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然后毕业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特别不想长大,不想很快地接触社会。”

做白领还是当演员


对校园生活的眷恋和对走入社会的恐慌,缘于江疏影的晚熟。为什么这么晚熟?“可能因为我一直在爸妈身边长大,一直在上海,接触社会特别少,不知道独立。”

为了拖延进入社会的时间,她决定出国留学,选择传媒经济学专业也并非想好了以后从事这个行业,“我不知道,就感觉这跟自己学的表演专业比较相关。当时迷茫了好久,特别久。”到了英国,第一次独自身处完全陌生的环境,不同的语言、另一种生活方式,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她终于“学会了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在安静的英国校园,有很多时间思考未来,江疏影渐渐发现,离国内的影视圈远了反而特别想念学表演的时光,她说:“最想念大家一起排练,表演完一起谢幕的那种感觉。每一次排剧,初期都要克服很多困难,然后逐渐进入状态,到最后让整部作品变得完美起来,这是很难忘的经历。学的时候没有特别想做演员,但是离开了又特别想,发现自己还是喜欢表演。”

研究生毕业回国,同一届的上戏同学陈赫、郑恺、海陆、王传君、王晓晨等都已经活跃在演艺圈并交出了不俗的作品,江疏影却找到了一份工作:劳力士的市场公关。这时,大学期间找过江疏影拍戏的一位副导演打来电话问:“你还拍戏吗?赵薇要拍个电影,你来试试镜吧。”她以为是一部微电影,“没想到是那么大的制作”,试了两段戏就被定了女二号阮莞,拍摄的四个月她没再接其他机会,一直以“麦晓琪”为名埋首创作,到电影宣传时才公布真实身份。

随着电影上映,发布会、宣传、采访都来了,初次站在聚光灯下的新人江疏影懵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站。”但她知道,自己已经从学生江疏影变成了演员江疏影。

说没有压力是假的,“演不好当然是一种失败啊”,但她看似柔弱的身体里竟然有一颗“喜欢扛过去”的心,“当年很多朋友说,你一个人出国不怕吗?我知道自己挺害怕,但还是想去,就像我一边害怕一边也会去坐过山车。我喜欢扛过去的那种成就感。”

一边害怕一边坐过山车


如果没有《致青春》,江疏影也许已经是一名白领;如果在大学期间早早成名,她就会因为“不是新人”而被排除在“阮莞”的选角范围之外。外人看来,一回国就遇到这样的大制作好电影简直就像撞大运,江疏影却觉得最大的幸运是这个转折让自己终于不迷茫了。拍完《致青春》,她认定自己“除了做演员,今后不会做其他事情”。

翻看江疏影这三年的工作履历,合作的都是赫赫有名的老演员:吴镇宇、郑中基、张嘉译、闫妮、刘烨、林志玲、胡歌、陆毅、言承旭……每一位演戏都超过10年。听说自己要和男神张嘉译对戏时,她还很紧张,等到张嘉译真的站在她身边时,她发现好演员会带着别人进入剧情、成为角色,而不是带来巨星的压力感。

对江疏影来说,这是一个“揠苗助长”的过程,她在片场的姿态就是“一个好学的学生”,让前辈们见了都忍不住来主动教她。比如《危城歼霸》中的角色就和她本人相差甚远,她说:“刘青云老师和洪金宝导演会教我怎样去感受、去借鉴,告诉我‘这个点不错,刚才哪里会再好一点’。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这么多人愿意帮我,他们就想你变得更好,让我特别兴奋。”

三年过去,她已经从拍《致青春》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走到了“跟自己较劲”的阶段,意识到很多程式化的东西会妨碍表演,需要克服和放开,她说:“对演员来说,信念很重要,你要相信自己就是这个人物,相信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现在我每天都在较劲,找这个状态。”

“其实‘阮莞’也是这样,外表柔弱,内心坚韧,是一个非常有能量的女孩。”就像很多胖子瘦下来依然认为自己是胖子,16岁以后突然变好看了的江疏影也始终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努力的处女座”“如果大家觉得我漂亮,我就要让他们知道,我可不是个花瓶。”


我不像阮莞像郑微


“我特别想演反面人物,间谍啊冷面杀手啊,穿一身黑的那种。”“有人找你演吗?”“没有。”“想过怎么办吗?”“靠你们帮我写啊!”她的笑里有一些调皮,这时我们才能捕捉到这个被观众视为“高冷女神”的女孩自称的“叛逆”一面。“找我的角色都是不一样的,可能他们(圈里人)比较了解我原来是什么样子吧,他们知道我其实是《致青春》里郑微那种,反而‘子珊’(《致青春》中郑微的扮演者杨子珊)更像‘阮莞’。”

即使找上来的角色看起来都很文静,她也会从中选择“性格像小燕子的实习医生”,或者和导演商量:“能不能让这个梦幻痴情的女孩有一头短发,像天使艾米莉那样?”作为一个新人,她不想以一种形象迅速让观众牢记,“我想挑战观众对我的接受度,演一个角色出来他们会觉得,哎呀,她还可以这么演!”

“我演了两部年代戏了,竟然都没有动作戏的部分。”她觉得遗憾,几乎所有“动起来”的戏份她都想尝试,可是天生的娇美和一出道的“校园女神”形象让她暂时与打斗无缘。她急了,在微博上秀了一段“分分钟徒手倒立”的个人技能,昭告天下“我可不是什么美娇娃”。

“你说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练得了七年的艺术体操!”当年幼儿园里的20多个娃娃被挑去学艺术体操,七年后,江疏影是坚持到最后的唯一一个。父亲给她报过很多兴趣班,她说:“书法、画画我全都没兴趣,就喜欢这个,因为我好动,我家都是表兄弟,从小就打架、打篮球、踢足球。我小时候也不长这样的脸,没人拿我当美女,我跟校花、女神完全没关系!所以我一直有点儿自卑,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多上镜。”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