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湘潭的辣椒,湖南人的情怀

2019-02-20 13:30:41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宾丝丝
[收藏]

辣椒是有性格的,一代伟人毛泽东就有“不吃辣椒不革命”的宏论。毛泽东从小到大、从少到老,一生不改吃辣椒的嗜好。毛泽东是湘潭人,湘潭人普遍爱吃辣椒,自然也爱种辣椒。

辣椒,又名番椒、胡椒、海椒。产地原在美洲热带地区,始为印第安人种植。大航海时代,欧洲殖民者掠其种子,途经海上丝绸之路,将其扩散到了亚洲。直到明末清初方从海路传入江浙,至清朝中叶才慢慢进入内陆地区。

辣椒初入中国时,并不食用,仅作花卉观赏。戏曲家汤显祖在其所著的昆曲《牡丹亭》中,有一段关于辣椒花的唱段:“凌霄花,阳壮的怠。辣椒花,把阴热窄……”这段花神与判官的对唱,是用各种花来比喻一个女子从约会、恋爱、定亲、结婚、洞房、生子,直至衰老……而辣椒的“椒”与“交”相通相合,它有着别致的意味,喻示着火辣的爱情。

汤显祖时代正值明朝末期,一枚枚本为火热、辛辣的辣椒,从江浙倏一登陆,经苏杭、过秦淮,顿跌温柔之乡,一朵朵米白与米黄的辣椒花成了十足的“玉树后庭花”,一颗颗辣椒种子流入了湖南。《湖南省地方品种志》等史书记载,辣椒是清道光年间才传入湖南的。许多专家在研究湖南人吃辣椒的发展史时,发现湖南人大都能创造性地以辣代粮,以辣代盐,以辣代药,以辣调味,以辣取暖,还能以辣椒之火点燃希望之光……而如今,“湖南人不怕辣”已经成了全国人民的共识,湖南人的血性脾气也在吃辣椒的过程中形成了。在过往很长一段时光中,有人形容湖南人一生只做三件事:吃辣,读书,打天下。

毛泽东一生最爱吃红烧肉和辣椒,特别是辣椒,没有辣椒就吃不下饭。他曾回忆说:“长征的时候,吃不到肉不大想肉吃,只是老想有辣椒吃就好了。”

1949年冬在西柏坡,毛泽东宴请苏联特使米高扬,也对他不敢吃辣椒大加嘲笑,再次提出了“辣椒革命论”,说是越爱吃辣椒的就越革命,不爱吃辣椒的革命性就不强,并强逼米高扬尝了一口辣椒,看着米高扬辣得直流眼泪的模样,毛泽东不由得开怀大笑。

1953年夏天,毛泽东对护士长吴旭君说,小的时候,最初开始吃辣椒也怕辣,不敢吃,一点一点吃,慢慢就习惯了。到后来,不但不怕辣了,还怕不辣。接着他开玩笑说:“事实证明,能吃辣椒的人革命性强。”他还曾打趣地对王稼祥夫人朱仲丽说:“你连碗里的辣椒都怕,还敢打敌人?”他自己视辣椒如命,若是看到客人不吃辣椒,就感到很遗憾。

1962年4月,毛泽东在武汉东湖宾馆吃到厨师精心制作的朝天椒,饭量大增,吃得高兴,满头大汗,又和随行人员谈起了辣椒革命论:“吃辣椒是要有决心的。要不怕辣,不怕苦。辣椒是个好东西,大凡革命者都爱吃它。我们湖南家家都种辣椒,人人都吃它,人人都革命。”毛泽东一生革命,一生嗜好辣椒,成为一段美谈。诚然,他的“辣椒革命论”,并不真的是以是否吃辣椒来作评判的,只不过是一种比喻或寓言罢了。

不过,毛泽东与辣椒的趣闻逸事,让他的父老乡亲对辣椒有了更特殊的情感。湘潭人吃辣椒花样繁多,几乎每一顿都离不开辣椒,油淋辣椒、辣椒炒肉、剁椒蒸鱼头,等等,应有尽有。湘潭人为什么对辣椒这么着迷呢?那是因为辣椒有湘潭的味道,有家的味道,如今更是有主席的味道——这,已经成了湘潭人乃至湖南人、中国人一种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情怀。(出自《芳菲湖南》一书)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