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秋天,我坐进长城的怀抱

2018-12-05 09:16:39来源:作者:王素芳
[收藏]

沿着山道一路逶迤,脚步踏出一行深刻的苍凉与孤独。恍然,有了一种时空的交错感,我们正走近沧桑的历史深处,走近被寒霜剥蚀的秦砖。远古的烽烟滚滚而起,一条连绵雄浑的龙脉,在我们的眼前时隐时现。

一只飞鸟从我们的头顶掠过,我的目光跟着它的翅膀,我看到它在城垛子上落了脚,然后像个哲人一样望着我们,一动不动,仿佛它已经在那里停留了千百年,也望了我们千百年。

终于,我们登上了长城,登上了这座在高峻连绵的山峦上厚重起伏颇赋古意的城墙。不约而同的,我们竟谁也没有说话,不经意间对望的时候,彼此露出会心的微笑。哦,时光沉浸在这些坚固的石头里,堆积起厚重的岁月,坚实的骨骼延伸着一种命运的走向,一块一块相连的石头间,能听到血液汩汩流淌的声音。

走上一级级台阶,经过一座座城垛,萧索的烽火台进入眼眸,又退向身后,我们停下来,坐下去,如鼓点一样的心跳应和着我们的气喘吁吁。就让我们坐在远古的石头上,坐进悠远的时光里,去注视一种灵魂的海拔和生命的跨越。

这个秋天,我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在旷野的风里,聆听历史的回声;我在苍远的天空下,与一座伟大的墙对视。秋日山野,雄关漫道。渺小的我,坐在城墙一隅,坐成城墙的一块石头,融进那些无语的石头里,跟着那些东方文明的符号,感知一种伟大而永恒的存在。

一张张脸孔从那些冰冷的石头里浮现出来,那是不可一世的秦始皇吧,在古秦的版图上,对着刚刚吞并的六国捻须微笑,嘴角上翘,一个强权帝王的冲天霸气,就连那一根根硬扎的胡须都能感觉得到。手臂一挥,数万万穷苦大众的血肉之躯便支撑起一座雄伟的城墙,呼啸的大漠风传送来塞外剽悍民族愤怒的吼声,落到城墙脚下时,唯余强弩之末的气息。

我看到一块石头洇出泪水,写意出一张忧戚的容颜。长歌当哭,那是孟姜女吧,在望夫石上泻落美丽的泪珠。你的眼泪流了一千八百多年,谁能还原你如花的青春岁月?时间深处,保留了一段爱情,这爱情化柔软为铿锵,它击倒了一座坚固的城墙。城墙倒了,而你,却屹立了千百年。

那是英气勃发的霍去病将军吧,他策马而来,手中的利剑挥舞出戍边英雄的凛凛威风,金戈铁马建筑起长城之外的长城。他率领的英勇善战的骑兵队伍,就是一座牢不可破的万里长城。

秋色更浓,仿佛一千八百多年前的秋色也氤氲在眼前。那时的秋天一点点切开,一个新鲜的切面,把一段历史鲜活地展现出来。我依旧坐在一块古老的石头上,那块石头上有我的体温,也有筑城百姓、戍边将士的体温。我们的体温融合在一起,我竟然想不起来我是坐在时光的哪一边,我就在那样的温度里沉溺,身边的秋风,并没有吹旧我们的时间。

一只鸟落在我的身旁,它试图靠近我,我对它微笑,还是刚才那只飞落在城垛子上的鸟吗?它是从时光深处飞来的吗?它是在引领我吗?它的啼叫声,或许就是我内心早已向往的远古的胡笳声吧?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