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在鼓浪屿散步

2018-07-02 09:31:21来源:2018年第六期作者:汪微微
[收藏]


从渺无人烟的绿洲荒岛,到鸡犬相闻的渔耕村落,再到沦为列强的公共租界,直至成为举世闻名的海上花园,鼓浪屿这座美丽清新、安详宁静的小岛,虽历经沧桑却依旧风姿绰约,像她的名字一样,充满了诗情画意。

而她名字的由来,也充满了浓浓的诗意。据说,在岛的西南端,有一处海蚀溶洞的礁石,每当受到海浪的冲击,便发出擂鼓之声,礁因名“鼓浪石”,岛也因之得名“鼓浪屿”。

比名字更美妙的是,这座小岛,虽有街区闹市,却无车马喧嚣;虽游人如织,却不乏深径幽巷。岛上一年四季树木繁茂、鲜花竞开,漫步其间,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在这里,匆忙是一件令人扫兴的事情。旅行团式的走马观花,集邮打卡式的步履不停,网传攻略式的逛吃逛吃,都是一种辜负,不及一个人慢慢地走、静静地看,把一场跋山涉水的奔波,变成家门口兴之所至的散步。有人曾写道:“一个人,在鼓浪屿散步,只需要一部相机、一本书、一瓶水。甚至,两手空空,凭心徒步。”像当地居民一样,不慌不忙,气定神闲,心甘情愿为日常停留。在一步步的走走停停中,在一眼眼的观景赏花中,把心情清涤得干干净净。

相较于探幽植物密径的鸡山路,和跑出自由感的燕尾路,我最喜欢的是躲进去寻找惬意笔山路。

笔山路虽造型简约,宛如数字“11”,但它并不是一味地平铺直述地延伸,相反,其地势起起伏伏,忽高忽低,曲折盘旋,一路走着,犹如踏波逐浪。深巷里绿意如雨,泼洒在红砖白窗上、青石灰墙间和黑铁栅栏上,也流泻在石板路上。在无边蔓延的绿意中,花影绰绰,时而娇羞地零星点缀,时而霸道地花团锦簇,很是任性。

和三角梅一样声势浩大的,还有满墙攀爬的凌霄花。暖融融的橘橙色,兴冲冲的喇叭状,让她的美带着邻家小姐姐的家常气息。看到她,会不由自主想起舒婷的《致橡树》。或许正因为每天睁眼便能看到这些花儿,诗人时刻皆保持着清醒,所以才会在诗中倔强地吟唱:“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其实啊,凌霄花并没有那么不堪,她只是有点任性、有点嚣张的姑娘,偶尔也想躲在大好芳华里偷个懒而已。

行走在每一个拐角处,我都会忍不住想,也许会和那位在岛上诗意栖居的诗人不期而遇吧。作为鼓浪屿的居民,舒婷的诗歌里,一大半儿都是赞美厦门鼓浪屿的,她也因此成为鼓浪屿岛的一个“符号”。她住的那所房子,曾经被醒目地标注在鼓浪屿旅游地图上。据说,常有读者慕名而去,登门拜访,诗人不堪其扰,再三抗议之后,她家的地址终于从地图上消失了,但导游还是会领着一波波游客,在诗人家的巷子口,讲解那首《致橡树》。

一路上,除花草相伴,还有一幢幢别墅相随。这里堪称一座活生生的“建筑博览馆”,每幢别墅都各具特色,潮流与复古并行,欧气满满,匠心十足,辉煌之余,故事感也爆棚。

同那些声名远扬的别墅相比,一些废弃的老楼更有看头。在著名的番婆楼旁,就有一栋正在安静老去的别墅。烟灰色的楼体,几乎被青藤覆没。雕栏玉砌犹在,只是已斑驳不堪,满院的残垣断壁,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但它的样子,始终散发着哀而不伤的孤独,也流淌着顺其自然的豁达。

站在这样的老楼前,伤感会不期而至——在时光面前,我们终将变得无能为力;勇气也会绝地逢生——时间就是用来慢慢花的,人生那么匆忙干什么呢?

一边随意漫步在小巷之中,一边玩味着读来的轶闻趣事和看来的点点滴滴,身心皆自然地融入这座小岛上了,有一种消化了一座城市的感觉。走得累了,找处台阶席地而坐,背靠石头墙小憩一会儿,或躲进柠檬桉的树荫下看一会儿云、发一阵呆,空气中都散发着慵懒和幸福的味道。

散步在鼓浪屿,是走在一种从前慢的生活里,也是走在一部时间简史里。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