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坐着狗拉雪橇,在内加尔湖畔飞驰

2018-01-31 18:12:50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1期作者:紫陌
[收藏]

飞机渐渐接近地面,重重的云朵像普希金笔下的诗句,遮蔽了天空,机翼下沉默的公路与森林显现出水墨画般的色彩。

忧郁的云朵覆盖在伊尔库茨克的上空,“东方巴黎”显然没有正牌巴黎那样光怪陆离,整个城市几乎都陷在了雪后的泥淖之中,直到抵达贝加尔湖畔,这次的旅行才真正兴奋起来:


热闹的“冰雪之湖”


你无法想象贝加尔湖的辽阔,3万多平方公里的贝加尔湖完全当得起“世界上”“全人类”这样宏大的词语。随着冰封季节的到来,湖面被厚达1米以上冰层完全覆盖,还有那如梦如幻的气泡冰,有的像汩汩冒出的白色小球,有的则像无数的射线它们是湖底植物释放的沼气,在靠近冰面之时,瞬间被封冻了。

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被蓝冰所覆盖的贝加尔湖都是贫乏的,人类1/5的淡水被封冻在这片冰蓝之下,站立其上,如浮于一片深不可测的幽蓝之上。冰封的湖面并非一平如镜,在很多地方都有大片的起伏,还有一片片如同切割过的玻璃一样的冰片。而最吸引你目光的依然是那些长长的白色裂痕,它们深至冰层深处,延伸向无尽的远方,危险而又美丽。

此刻,冰封的贝加尔湖上居然颇为“热闹”:俄罗斯大叔在冰面上凿洞钓鱼;年轻的俄罗斯姑娘踩着溜冰鞋在冰面上舞蹈;一队滑着冰而来拖着行囊的冰上徒步者从我们面前鱼贯而过,他们今晚将在冰上露营。

在那夜幕与地平线相接的地方,冰封之湖的岸边,则似乎有数不清的白桦树,如哨兵般静静地矗立在闪耀的星光之下。整个世界,都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艰苦的“雪地行军”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在利斯特维扬卡的一次狗拉雪橇之行居然成为了艰苦的雪地行军。从伊尔库茨克乘车,只需不到2小时就能到达贝加尔湖畔的利斯特维扬卡,100年前,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驿站,而现在它也比那时大不了多少,这个小镇由5个位于山谷的居民区组成,一条沿湖的公路“高尔基大道”将它们串联起来。

纷纷扬扬的雪花洒了一路,而雪橇基地却深藏在山谷最深的某处。寒风刺骨,脚下湿滑,贝加尔湖被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冷清的码头上,船都已停航,似乎毫无规划的山谷居民点也很快让我们感到晕头转向。

西伯利亚人显然都是热忱的,无论是身着皮草大衣的俄罗斯大妈,耳朵上夹着铅笔的木工大叔,还是在自家咖啡馆前扫雪的小伙儿,都对我们的疑问做出了热情的回答但他们显然都不懂英语,而我们对俄语也是一窍不通……直到我们遇到另一个外国小伙,他仔细看了我们地图上的标识,索性打了个手势让我们跟着他走。

这一天,我们花了2个小时,在雪地里跋涉了7公里才到达目的地。

嗨!在林海雪原上尽情燃烧肾上腺素吧!雪橇犬们住在一个个形同雪窝似的、用彩色的厚木板做成的小窝里,一支雪橇需要8只雪橇犬通力合作。当它们在俄罗斯小伙儿的吆喝声中启动的时候,基地里所有的雪橇犬都仰天长啸,似乎在为同伴们助威。我惊讶于这种默契,以至于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就感觉雪橇像箭一样射了出去。

雪花打着旋儿从我的耳旁掠过,雪橇飞速跑动带来的风让我的面部很快就麻木了,贝加尔湖畔的旷野与森林被笼罩在一片灰白之中,像是中国水墨山水画中的颜色。狗群在前方飞速地跑动、转弯,雪橇犁开了地上的白雪,以每小时30公里以上的速度向前飞驰。雪地并非一直都很平顺,有时会剧烈地颠簸一下,好像要把人颠出去。

风,只有风;雪,只有雪,我们的雪橇在风雪中前行,在西伯利亚的丛林中开道,穿行在无边无垠的旷野上。或许数百年前的拓荒者们,也是用这样的方式探索着这片至今依然充满原始气息的土地。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