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在西藏,用脚步丈量这神圣温暖的土地

2018-01-31 11:37:44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0期作者:顾连明
[收藏]


我们一行十多人经西安坐飞机去西藏贡嘎机场,下机后转乘葛洲坝集团的专车去加查县若米村的工地现场,参加雅鲁藏布江铁路大桥项目施工。若米村建在国道两侧,住户依山而建,高低错落有致,大致呈一字形。

我们年内到此,没几天就是农历新年。若米村的村长在家里宴请我们这些打工的,以藏民的礼节敬酒,须连喝三杯才符合表达敬意的规矩。那酒是自酿的青稞酒,非常好喝。村长和村民们的房子都非常宽敞,生活、生产设施一应俱全,感觉比内地要好得多,自然也舒适得多。家家户户的院里都有四轮拖拉机,据说是国家免费赠予的。大部分藏民家里都养有牦牛,牦牛非常健壮,身上长满长长的毛,藏民把牦牛当做家庭成员精心呵护,在寒冷的冬天为牦牛披上被子,使其安全过冬。

我们的任务,是在打好的水泥桩桩基周围的缝隙里填满石块后,再用高压喷射的方式把水泥浆注入,借以加固桩基使其更加牢固。一开始高原反应太厉害,即使不干活也都大口喘气,大约十多天后,高原反应基本自行消失。夜间睡在帐篷里,能时常听到远处高山上野狗呼唤同伴的嚎叫声。那声音充满沧桑感。

施工单位不止我们一家,有的建大桥,有的开山洞,有的建房子,工程车昼夜不停运送土石方,放炮炸山的声音此起彼伏。施工难度大,条件极为艰苦。那里是把铁路从拉萨向南延伸的咽喉地带,地广人稀,工程民用意义不大,军事意义、国防意义则十分突出。这里兵营多,武警多,进进出出,颇为繁忙。

施工用的水泥、砂石等材料主要由马队负责驮运到江边。马队有十多匹马,每匹马一次可驮运二袋水泥,每天往返三次即算完成任务。那马真的很通人性,很听话。在这里人与马命运紧密相连,相依为命,是高原上和谐统一的命运共同体。

有时停工,我们沿江的上下游看风景,果然与内地迥异。江的两岸是陡峭的高山,江边所谓的路布满石块,就是穿着鞋子也会觉得硌脚,有时也免不了把脚崴了。石头缝里长出不知名的野草,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间或有树,平原一片绿的时候,这里的树刚刚绽出新芽。看远处,山野性,水狂放;看天上,云淡淡,雪霏霏;看身边,风飒飒,雨潇潇。

江水并不湍急,但落差极大,水电站极多。在很小的范围内,布满了已建好的桥、正在建的桥,当然有的桥是简易桥,只能容人擦身而过。

江岸边有很多鱼,长约20厘米,重约斤把。我们捉了很多鱼,每天晚上都油炸了吃。那鱼只有一根刺,味道鲜美。据说十多年才长这么大。因水温冰凉,水中供其觅食的小生物不多,所以生长缓慢。由于没有天敌,鱼体的结构也十分简单,无需消耗更多的能量去防备天敌的侵害。所以只有一根鱼刺。

此次来藏,机会难得。人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说不到拉萨非豪侠。于是我们决定趁工休之际去拉萨看看风景,见见世面。拉萨果然是高原之城、极地之都。布达拉宫人来人往,香火兴盛。当地人的话音我们都听不懂,但微笑是最好的无国界语言,藏民盯着我们,看我们就像看外星人一样,不说话,只是笑,脸上溢满了盈盈笑意,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友善。也难怪,内地把最好的物资都运到了遥远的世界第三极,藏民没有理由不友好。

相比之下,加查县城的规模只是相当于内地的一个乡镇,虽颇具气派,但人口稀少;若骑摩托车兜风,自可放开油门,畅快行驶。此处天之旷远,地之苍茫,真真令人洗髓易筋,洗心革面。和平年代,我们这些打工族可以自由行走到天涯海角,用脚步丈量每一寸神圣、温暖的国土,那感觉真好。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