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草原上的风花雪月

2018-01-26 16:28:34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1期作者:王素芳
[收藏]

春风


草低下去。一首民谣,在草叶上晃了晃,跟着春风生长出来。

天似穹庐。四野的辽阔,是春风的每一处注脚。

绿兮,舞兮。一场浩大的春风,被牛羊衔在嘴角,咀嚼出无边春色。

毡房,炊烟,勒勒车,蒙古马,把用旧的日子丢在身后。然后,在春风呼唤的时候,交出心中的热爱。

跟着春风走。一条小河说出心中的秘密。河之根,在草原。河的脚步,在远方。

一朵花,千万朵花,时光的低语。风中的香,交换季节。

如果用风生水起的方式爱抚草原,一声风起,《敕勒歌》的曲子,就会飞得很高很高……


夏花


阳光高起来的时候,夏花朝着蒙古长调的方向盛开。音节一拔高,满野的花朵摇曳。缤纷的花影,也跟着调子爬上来。

脆生生的牧鞭,甩开一路花香。深深浅浅的羊肠路,一匹牧马嘶鸣着。远方,一股瘦长的风,从千百年前的民歌里走来,穿过花瓣的边缘,长成游子的故乡。

夏花,你要开多久,我的脚步才能抵达?我不能停步,夏风带来花开的声音,红色的琪琪格,消渴我忧郁的怀乡病。还有紫色的格桑花,握住我疯长的思念,轻唤我的乳名。

我已启程,不拒绝心灵的远行。草原花开,我是最寂寞的一朵。牢牢抓住清露与馨香,夏日的高潮部分,是我最盛大的乡愁。


秋月


月光落地的声音,打开草原的光芒。

秋水最后一次向我吻别,秋风铺开苍茫的书简。

绿草再一次退回到一首唐诗里,只等春风一来,就用向阳的心,点亮草原的蓬勃。

秋虫的呢喃,被月色安妥。剔除所有的浑浊,用一些梦境,复活时间的想象。

枣红马去了哪里?巴雅尔去了哪里?

请不要问月色染白多少骏马,也不要问月色偷走多少姑娘的心。巴雅尔的情歌和月亮一起站在树梢,半个月亮爬上来呀,吐露皎洁的情怀。

来吧,在这辽阔的夜晚,请坐上我的马背,请贴着我宽阔的胸膛。那里就是你的天堂呀,是一片片月色扎根的地方。


冬雪


不过是在秋雪上又落了一层,一直铺到我醒着的耳朵。我在时间深处,保留着你春暖花开的模样。此时,我的草原,被雪收藏。

一壶马奶酒,阿爸睡在月下。均匀的鼾声是细碎的雪,飘过阿妈的发梢,阿妈的心里,长出春天。

雪花挤进毡房,把冬衔在唇间,它一开口,春天就开始发芽。小羊羔从梦中醒来,对着一朵雪花轻叫两声。草原的春天,刚好启程。

雪花飞。冬天的草原,那朵朵雪花依然更迭着一段春水的声音。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