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张家界:一个奢侈的幸福

2018-01-24 18:47:38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8期作者:孙贵颂
[收藏]


建国初期,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在河北宝坻,发现了一座“少有的表现中国古代建筑结构的杰作”——广济寺三大士殿。梁先生欣喜若狂,竟称自己得到了“一个奢侈的幸福。”我第一次看到湘西张家界的风光时,那种感受恐怕只有这一句话能够贴切表达。

张家界,除了名字稍嫌乡土气外,一切都好。

张家界古称青岩山,地貌奇特,“三千峰林八百水”,美得让人不可思议。

先说山。我们头脑中的山,起伏、有坡度、金字塔型,可以攀登,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连海拔8844.43米的珠峰,不是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匍匐在人的脚下么?但张家界大小两千多座山峰,几乎都是异峰突兀,陡直、壁立、险绝,棱角分明,互不依存,远远望去,是一片广袤的“峰林”。更有甚者,一些岩峰恣意妄为,任性发挥,超出人的想象。有的下面反而比上面小,呈棒槌型,给人一种失重的担心;有的如比萨斜塔,让人感到摇摇欲坠;有的两峰之间,一道垂直的巨大裂缝,自峰顶直达岩脚,干净利落,无牵无挂,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听听这些山峰景观的名称吧:笏板、南天柱、火炬峰、定海神针、铜墙铁壁……不难想象其山势的奇异险峻。这样的峰巅,只有飞禽可以在上面驻足,只有白云有资格抚摸,而人与四脚兽,只有望岩兴叹的分。

更奇的,岩峰顶部,几乎都是平整的台地,而树木,便在上面集而成林。不管峰岩离地面多高,而且山峰又都是岩石组成,但山顶上照样是大小不一的丛林。哪怕经过连续四五个月的酷旱,也照样生机勃勃。难道它们接受的是“天露”?

张家界的山峰,除了险峻,还有灵气。那一座座峰岩,如笔、如梭、如瓶、如塔、如蘑、如禽、如兽、如仙、如人……千姿百态,此呼彼应。有的神情毕肖,有的似真似幻。妙然天成,胜于人意。我在文星(鲁迅)岩拍照时,面对先生,竟情不自禁说了句:“准备好!”惹得同仁大笑。另一景观,是两座人形的孤峰,相向而立,一高一矮,稍有距离。其神态,恍如久别重逢的恋人,人称“千里相会”,又名“相见恨晚”。可是,当我们走出数百米距离后,猛一回头,却见他俩已经相依相拥在一起了!啊,真正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鹤立鸡群的,是金鞭岩。金鞭岩拔地而起,高达300多米。似刀削一般,巍巍峨峨,恰如一根奋举的长鞭,直插云霄。在它的旁边,紧靠一座巨峰,酷似雄鹰,头部有力地半抱金鞭,气势雄勃。这便是有名的“神鹰护金鞭”。

而金鞭岩的脚下,便是那条旋转回环在峰林间的金鞭溪。我们沿着林阴小路在溪边徜徉时,但见两岸峰林夹峙,树影婆娑,无雨有风,空翠洗衣。间或,飘来一阵阵童声的合唱或独吼,野趣盎然。低头看溪水,溪水清澈见底,纤尘不染。赤紫、翡翠、鹅黄等各色卵石,在水中闪亮、嬉闹。那水流,舒舒缓缓,悠悠然然,在林间逸来荡去;那水声,悦耳、耐听,赛过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河岸照例是茂密的草,鲜艳的花。那花的品种,数不胜数。许多花我们叫不出名字来。经导游指点,我们认识了情意绵绵的龙虾花,一身雪白的珠栗花,还有香气四溢的野兰花。花一多,便引来了恋花的蝴蝶。张家界的蝴蝶,真多,真美。我曾到过“蝴蝶王国”的西双版纳,感觉比张家界少得多。张家界的蝴蝶,色彩斑斓,漂亮绮丽。我见了,曾想,要是它们能变成女人,多好。

张家界如同一幅无可挑剔的山水画,构思得极为妥帖,涂抹得极为灵动,读来传神达意,赏心悦目。天公造化万物,何以独垂青于此地!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