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在长沙,我追寻辛追

2017-11-22 15:30:12来源:2017年第7期作者:邓丽娜
[收藏]


哪管红颜祸水之谬,总有些女子的作用在历史中被无限地放大,曾经她们的一笑,如今看来,是这样的重,又是那样的轻。


辛追,西汉长沙国丞相利苍的妻子,历史对这个女子一开始并没有倾注太多的目光,直到考古人员对利苍家族墓所在地——马王堆进行发掘时,发现美人已故2000多年了,但她全身润泽、皮肤覆盖完整、肌肉尚有弹性、毛发尚在,这才引起世界性的轰动。辛追去世时约50岁。经医学解剖证明,辛追是因胆囊炎引发冠心病急性发作而死,而小肠里那138颗半甜瓜籽,不仅透露了她的死因,更揭示了这个性格有点急躁的美人,是在夏天离开的。如今,她躺在博物馆里,不发一言,虽已遭时光侵蚀五官难辨,但透过颧骨的轮廓,依稀可见2000多年前的她的绝色姿容,诸多王侯将相为之周旋,而她的忠诚恪守、温柔贤淑又让利苍家族为之倾情宠爱。


辛追的一生是幸福的,而这样一种幸福,是生前身后都有人愿意给她呵护为她守候,甚至绞尽脑汁都要替她设计一个能够将幸福封存2000多年甚至更久的“月光宝盒”。


这个“月光宝盒”就是辛追的芳冢,位于长沙市东长浏公路北侧一个树木葱茏的小山坡上。对于前来追寻的我而言,那传奇的盒子就像在云端,走上前去,用目光轻启,黄褐色的泥土,古老的尘埃,深深的墓坑。我久久凝视眼前这个空盒子,暗暗赞叹设计者的智慧和用心:一个洞穴、一块墓碑、一个空盒,让人永生不忘至死铭刻的初衷,一定不会是肉身的存在,而且对灵魂的佑护与坚守!


为了延续这份佑护和坚守,博物馆已不再出具辛追遗体供游人观赏。我看到的,只是经过电脑复原后的四个年龄阶段的辛追蜡像,分别是7岁、16岁、30岁和50岁的辛追形象。尽管每一个阶段的辛追,呈现出来的是不同的风韵,但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总有一种美好的气质在你的注视中让你惊艳。


展馆里,昏黄的灯光下,悬挂着一件展露过一个女子无限风光的衣裾,2000多年仿佛昨日。那件高高挂起的,不再为谁所着的衣,轻薄的素纱禅衣,为一个特定的故事打上了永远的句号。它仅重49克,在一个女子的芳华逝去之后,包裹着那些温软的记忆,在尘埃中静默千年。这件禅衣,就是单衣,类似当下流行的蕾丝,却比蕾丝更时尚,更具有轻柔飘逸的质感。这种单衣穿在女子身上,翩然若飞,隐隐绰绰,极具女性的柔美,可见古人活得多么精致,连一件衣服的料子和做工都如此讲究!专家们为了研制这样的禅衣,竟花了13年的时间,足见西汉养蚕、缫丝、织造的工艺水平已达到巅峰。


仲夏,阳光弥漫人间,城市模糊了,行走在其中的人,更是细若纤尘。在长沙,我追寻着辛追,叨念着“辛追”的名字,仿佛看见一位灵秀而丰满的女子,不再青春,不再耀眼,却依旧站在夏的深处,粲然而笑,自是坚似磐石,静如山岳,亦脆若细瓷,那时光呼啸而过,风移月迁,今生今世,于她,又有何关系?也许她需要的,只是待在原地,静静地享受前生前世沉淀下来的幸福。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