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地理

大理生在苍山洱海

2017-04-14 09:40:30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邓丽娜
[收藏]

   

   在云南大理,三塔寺最古,感通寺明代最盛,古城区街道至今保持着明清 以来的棋盘式方格 网结构,幽朴、别致, 这些景观,但凡历史文化 名城无处不 有,大理的不同应该从她繁衍文化的角 度来看。

    那日清晨,在白族居民楼上,放眼观望面向洱海的景色,阡陌纵横,良田万顷,一片生机。就在这里,种庄稼,养蚕桑,织帛衣,制陶鼎,创舟车,筑宫室,造文字,制音律,占日月……几千年的农耕文明亘古不衰。因此,你无法把大理看成都市,你所能看到的是日光倾城,你所能感受到的是尘世的明媚。

    洱海以西、苍山以东的,一直是白族 人口居住密集的区域,青瓦白墙,门窗都 开在向东那面,风从屋后吹来,自然不易 进入室内,因为大理是个多风的地方。风 水经典: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洱海最南端,为上关,曾经是一片开阔的草原,鲜花铺地,姹紫嫣红。如今草原的胸怀虽不比往昔开阔,但那儿仍旧 是一片花的海洋,神花曼陀罗最是神秘。 此花是沙漠花神,人若迷失方向,遇到曼陀罗,就会得救。只是,这沙漠之神,

    缘何来到花城泽国的大理,又是为何人引领指向?这也许与当时大理古国盛行 佛教有关。据《法华经》记载,在佛说 法时,曼陀罗花自天而降,飘落如雨。从南诏到大理国500多年间,十位皇帝都出过家,而崇圣寺便是他们最终的归宿,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天界之 花曼陀罗,其妙香弥漫着无边福祉,王者们修心自律,清心观世界,寡欲走红尘,所以,他们都是真正的智者,不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不必手足相残杀戮无数,一退一舍,怡然自得。这便是佛法中 常说的一花一世界,帝王们的尊贵品质, 最终凝聚了大理安详、淳朴、美好的个 性。直至今天,大理依然浸润在这种气质里,从不迷失。

    洱海最北端,为下关,是苍洱之间主要的风源,即大理市中心所在地。我想上关之花之所以如此长情于斯,理应 归功于下关之风的催化。只是,在夜里那风声如巨浪,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海上那朵望夫的云,此刻是否又在哭泣? 抑或风也怜香惜玉,试图帮助她紧紧把 那离人的衣襟抓住?而我,喜欢这样的 风声,生动,有情味。历史舞台的帷幕,也一次次地被它吹开,又关上,悲欢离合的剧目在舞台上不断上演,而那昔日古国的传奇、浪漫与哀愁,渐渐地成了随风飘散的尘埃。

    洱海中部是洱海之舌,舌部曾是南诏古国的都城,如今为喜洲古镇,段思平故里。这两个地方,都是大白族文化的发源地。至于古国的失落,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这些千古之谜,被后人争论着,幻想着,不管怎样,人类的文明一直在传承着。

    经过白族人家,你会看到“三坊一 照壁”式的那一面照壁墙上,大多这样写着:清白人家、四知家风、琴鹤家声、 青莲遗风、瑞雪三槐……你也许会很惊异,白族人家都这样文化高深?其实,这照壁墙上的字,有的是因姓氏家风而来, 也有的是与人生追求有关。

    柴门悄然开启着,阳光清清闲闲地 洒在院落里,院里几株粉梅寂寞地开 着,飞花数瓣轻轻飘落在鱼缸里,主人 在花树下烤茶招待客人。在大理古城、 双廊及喜洲古镇,成片的白族居民屋, 基本上都是家庭旅馆,远游的人来到此处,干净的院子里住上一段时日,会有 一种自家的感觉,十分闲适、惬意。

    在喜洲,你无法想象,偏僻之地竟有如此体面的街市,街道整齐,商铺林立。还有书院、藏书阁、牌坊,富贵人家 的深宅大院都是雕梁画栋,祠堂也都是金碧辉煌的。88个古意悠悠的明清近代原生态院落,家家流水,户户养花,让人沉浸在老去的时光里,但又感觉不出 “老”的滋味。南诏大理国时期,喜洲城 池建筑宏伟,是王族的避暑休闲之地, 同时也是茶马古道上一个重要的中转驿 站。从那时算起,喜洲已有1000多年的历 史,王公乡绅文道帮沉淀下来的岁月,依 然弥漫着荡气回肠,串串驼铃抖落的雪 花,轻轻落在寒窗的书页上,印在扎染布上。

    在大理,你会看到凝固于时光之河的东西,始终都在延续。而此刻,最好 的赞美,是用目光去诉说:大理的安与 闲,与别处不同,非若云水,却气 若幽兰。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