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米酒

2019-02-20 10:43:01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陈文芳
[收藏]

母亲在世时会酿米酒,一进屋就会闻到酒的香味。

每到农历年底,母亲就先把家里的几十斤糯米放在水缸里浸一浸,然后再把糯米从水缸中捞起来,淘洗干净后倒入锅中煮饭。糯米饭煮好后,母亲把糯米饭均匀摊开,以便让那些刚出锅的糯米饭冷却下来。这时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可以吃到热乎乎的糯米做成的饭团子。

糯米饭的温度很有讲究,最适宜的温度是用手抓一把时感觉不烫也不凉。然后母亲拿出自制的酒药,把一颗颗核桃大小的酒药放在碗里碾成粉状,再洒在糯米饭的表面。母亲极有耐心地把糯米饭在缸内铺好,在饭中间挖一个圆圆的“窝”,再撒上一些酒药,最后在缸的上面蒙上一层破棉被,还要堆上一些稻草。

从加盖到出酒一般需三天三夜。三昼夜后走进放酒的房间,满屋子都是酒的香味。这时母亲会先观察酒缸中酒水的深浅,以便决定是否往酒缸内加些凉水。

加水后再过上一二天就可以滤酒了。滤酒那天邻居会来帮忙。大人们配合得非常默契,一个把酒连糟从缸中舀出放在纱布中,另几个就用力挤压,滤去酒糟的米酒源源不断地从纱布中涌出,像牛奶一样乳白。舀一碗上来喝上一口,十分清甜。米酒捂的日子一长,酒水就甜得像蜜汁一般,经过发酵的酒,酒味会越来越重,越来越辣。

酒是集天下女人温柔于一身的浓缩物质,越是饱经沧桑的男人越是渴望那种温情。男人承受了那种温柔的抚触后,好像身心融进清凉的池塘,有一种舒心透骨的爽快。米酒不仅有女人的温柔,更有一种女人裙裾般的飘逸与浪漫。饮上三杯,醺然酣畅里会涌出长长的想象,赋予生命一种独有的韵味,仿佛诗情入画,怡人心境。

记忆中的农村生活,米酒是每年春节招待亲朋的主酒。我特别爱吃母亲酿制的米酒,那酒中有亲情,更有时间酿成的祥和。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