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小巷里的阿福一家

2019-02-20 09:17:34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顾晓蕊
[收藏]

从我搬来这里认识他开始,算来已有二十余年光景。在老巷子里,多是流动摊位,来来去去,净是些新面孔。只有他摊位不变,一辆木制小推车,倒像是一棵树,长在了巷子里。他在巷口摆个小摊,修表、修锁、刻章,带配钥匙。摊位前常围着人,有人付过钱,临走夸一句:“还是你这最放心,手艺好咯。”他笑笑,算是作答,低头接着干活。

想起刚搬这里来不久的一天晌午,收拾柜子,翻到爱人送的一块老怀表,坏了很久。我想拿去修修,来到巷子口,见小推车后面空荡荡的。

我正纳闷,卖菜的大嫂热情地说,他家在后院,离得近,许是回去吃午饭了。我绕行到后面,果然见到他,正向院子里走去,哦不,是缓慢艰难地爬行。他双腿残疾,弓着腰,手脚交替挪动,一步一步前移。他终于挪进小院,在矮凳上坐下,抬袖抹一把汗,轻喊道:“我回来了。”有个女人出了屋,端上饭菜。她行走迟缓,我这才留意到她是位盲人。一个孩子跑进院,喘着粗气,小脸上盈满汗珠,也坐到桌前。我原以为这是他们儿子,后来才知道他是他们收养的义子。

巷子里是藏不住秘密的。在乡下时,邻居两口子去城里卖菜,车翻进沟里,都去世了。撇下年幼的稚子,他们收养了那个孩子。后来进了城,男人凭手艺挣钱,女人守着个家。

房子虽说破旧了些,但篱笆围起的小院里,女人侍弄出了许多花花草草。盲人种花,种的是希望,希望常在,生生不息。

我由此结识了这一家。多年以后,那个孩子长大了,在小巷南头开了家店——阿福修车铺,阿福是他的名字。

阿福给父亲买了台新收音机。闲时,老人喜欢听戏,咿咿呀呀的声音,听得他陶醉地眯起眼,仿若那一段段清扬婉转的唱腔里,有红尘中最深的懂得。

有好几回我看到,收了工的阿福,来到修表摊前,要背养父回家。老人推托不让,阿福弯下腰身,一手推车,一手搀着父亲。老人走几步,停下,抬手擦汗,旁边有人夸道:“您老有福啊!”老人笑了,笑得明朗纯澈。

我因而相信,在这纷繁尘世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管经历了多少苦楚伤痛,也不管人生如何大起大落,都始终对生活抱以温柔的善意。他们简素如莲,怀着一颗素静心,活在一片清凉世界里。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