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站在冬天的枝头

2019-02-20 09:14:20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时鸣
[收藏]

十二月站在冬天的枝头,在岁月的年轮里,以岁尾的姿势,去牵手下一年的轮回。但无论它怎样行走,都复制不出一个完全相同的十二月在光阴里行走。

在十二月的坐标里,没有小溪的弹琴,没有百鸟的鸣唱,没有蜂蝶的舞蹈……十二月让落叶植被脱掉绿装,让花儿卸去彩妆,让树木在风中嶙峋抖动,让天空彰显寂寥和高远,让大地袒露真诚和安详,让我们感受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沉寂。

这个十二月,寒冷跟我们捉迷藏似的大隐小现,暖阳让我们疑心上苍错把春秋的温润植入了冬的灵魂。

平铺的阳光和凛冽的寒风一遍遍检阅着麦苗,麦苗瑟瑟战栗着冻僵的身子,渴望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捂热冰冷的身躯,而后再静下心来,细心计算出主人的辛劳,来年将付给他们多少回报。

梅花坐在十二月的枝丫间,抓住短促的阳光,抖落一身清香,以傲霜凌雪的姿势书写季节的诗行,把生命的隐语悄然绽放。

大雪的节气里,却没有飞舞的雪花来擦亮我们的眼眸,沉积了一年的尘污期待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来粉饰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打破冬日的沉寂。

冬至,是低温遍地逡巡的节气。按照北方的习俗,我们怕冻掉了耳朵,吃些饺子,让那聚集的能量,把黑夜一点一点地挤短。

勤劳的菜农把汗水洒在了温室大棚里,一粒粒汗珠在温室里疯长,反季节蔬菜,填满着冬季的空白,陡添季节的生机。

休整了一年的情感在十二月的末尾走出,手机短信和网络问候代替了以往飞来飞去的贺年卡,点亮了这个冬季的荒芜,在寒冷中演绎温情。

十二月,人们让自己的心站在冬天的枝头,在心田里精心培植着新绿,为下一个新的轮回献礼。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