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余小晚的小苹果

2018-06-01 17:21:17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2期作者:孙丽丽
[收藏]

余小晚斜靠在墙上,在细细地啃一只苹果,她在用牙齿给苹果削皮。陈山说,余小晚,你的牙齿比刀子还锋利。余小晚漫不经心地笑了,说那是因为苹果好吃。

张离是余小晚的闺蜜,当陈山看到张离的第一眼,陈山的心雪崩般一下爱上了张离。张离的真正身份是潜入军统的一名共产党员。这时的陈山并不叫陈山,而是叫肖正国,因为他长得太像肖正国了,肖正国是余小晚的丈夫,但是他已经死了。陈山的任务是冒充肖正国,打入军统内部,替日本人荒木惟拿到高炮群分布图。这时的陈山是荒木惟手下的一颗棋子,是棋子就得任人摆布,因为荒木惟绑架了陈山最心疼的妹妹陈夏。

夜色清冷,深沉得像化不开的墨,这时陈山送张离回去,张离在许多细节中发现这个肖正国是假的,她决定向中共组织汇报,这个假肖正国不是日谍就是汪伪特工,张离心里思忖着。夜的凉意阵阵袭来,陈山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张离身上。

这天张离刚从一家咖啡馆走出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就在她身边响起,只见陈山发疯般拨开人群,弯腰抱起张离,用身体掩护着飞也似的逃到安全的地方,炸飞的乱石碎渣落了陈山一身,陈山腿部受伤了,张离丝毫未损。在医院里,外科医生余小晚给他们每人削了一只苹果,余小晚慢条斯理地说,张离,我们家肖正国为你受伤了。张离低下头说,谁让我们俩是闺蜜呢。

当陈山拿到高炮群分布图,陈山决定和张离一起去上海。张离幽幽地说,余小晚一定会恨我的,陈山不以为然道,那不一定,因为她根本不爱肖正国。这时的余小晚正在厨房里上上下下忙碌着,她在等陈山回来一起吃晚饭,因为她爱上了冒充肖正国的陈山,她只是不愿意说破罢了。

在上海,陈山喝完酒回到住处,带着一身酒气,从身后抱住张离说,你愿不愿做我弟兄的嫂子,张离笑了,脸微微一红,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日本人离开中国的那一天,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余小晚也来上海了,她是来找陈山的,余小晚在细雨中看到陈山和张离一起撑着一把黑雨伞,出现在她面前,余小晚哭了,余小晚说张离,你这是抢闺蜜的丈夫,不道德。张离垂下眼帘什么也没有说,细雨中张离又和陈山一起撑着长柄黑伞走了,背影渐渐模糊在长长的弄堂里,心酸酸的余小晚久久地站在雨中,细雨打湿了她的头发,她的全身。

余小晚在无所事事的白日和夜晚,喜欢啃一只只的苹果,她用牙齿代替刀子一圈圈刨苹果皮,她所有的爱与怨都对着一只只小苹果,余小晚嘴里慢慢嚼着苹果,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了。

这天,余小晚临时执行一项任务,不料被日伪埋伏的人员射中胸部,她像一个惊叹号慢慢地倒下。陈山知道后急忙赶往医院看望余小晚,陈山细细地为她擦洗脸上的泥痕,为她细细地清洗满是泥的脚,这时陈山觉得余小晚就是自己的妹妹,因为余小晚单纯如一朵水仙花。

张离意外被捕了,张离是被叛徒说出她的名字,然后被捕的。张离绸缎般的齐肩长发此时已乱成麻,身上衣服已被血浸透成了血衣,但是她没有供出任何人任何情报。此时的陈山焦灼似着了火般,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只有一个念头——救张离。

当陈山抱着张离在慌乱中逃跑,四周密集的枪声逼得越来越紧,在树林深处,意识仍然清醒的张离,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为了保住陈山继续在梅机关潜伏下去,张离毅然夺下陈山手中的枪,随着一声枪响,张离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手枪正中张离的心脏。陈山此时的心像大雁在悲鸣,张离从此在他生命中消失了。

陈山剪下张离的一绺头发,埋在晏饭花里,因为晏饭花每天陪伴着他,张离也就不曾远去。张离是他心中的一束光,是这束光把他的生命照亮。陈山几经周折从日本人手里拿到“秋刀鱼计划”。陈山像一滴墨消失在黑夜里一样,消失在抗战时期的上海。在雨中,陈山来到了延安,余小晚正在台上演出,当余小晚看到正静静望着自己的陈山,余小晚的眼睛潮湿了。

陈山的眼睛也在发热,陈山说,余小晚,我带来了你喜欢吃的苹果,这种大沙河产的苹果你一定会爱上它的,因为只有土质松软的田地,才能结出这种又脆又甜的苹果。余小晚又用雪白的牙齿陶醉地啃着苹果。

余小晚问,张离呢?陈山笑笑,笑里无比伤感沧桑,他扭过头去,脸上有虫子一样的东西蜿蜒而下,余小晚明白了一切。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