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胡同

2018-01-26 12:43:40来源:798作者:马建忠
[收藏]

如果不是那一声“磨剪子锵菜刀”唤起我尘封已久的记忆,我还能想起老屋的胡同吗?

我所熟悉的胡同不幽深,不古朴,也不雅致,它只是城市建筑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前后端详,它像一条游走于陆地上的河流,将一排排整齐划一的瓦房隔离开;左右观望,它又像一根无形的引线串连起每一户的情结。

我小时候,游走的生意人常常在每一条胡同中穿行,他们各具特色的吆喝声极具爆发力地穿过整条胡同,剃头的、卖冰糖葫芦的、卖冰棍的……哪家有需要尽可以推开门寻着声音找到他们进行商品交易。

胡同是我们这些孩子的集结地,每天清晨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在胡同里喊上一声相伴上学。结束了一整天的课程,放学后我们又把胡同当作玩耍的乐园,女孩子们在胡同里尽情地跳皮筋、扔沙包,男孩子们则在胡同里弹玻璃球、玩画片,常常在玩趣正酣的时候,不知是谁的家长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喊上一句“回家吃饭了”,伙伴们才恋恋不舍各自回家。

胡同还是大人们传递温情的场所,无论谁家做了可口的饭菜,总要招呼大家一声尝上几口,无论哪家有个大事小情,大伙都会不计报酬地伸出援助之手。

我最喜欢透过窗户观赏胡同里的绵绵细雨,雨丝斜落泥土之中,似乎将天各一方的辽远苍穹与厚重土地亲密连在一起,不禁让我幻想混沌未开天地合一的场景。许多年后,我手撑花伞有幸欣赏了江南的雨巷,是那么冷淡、凄清,我仿佛看到了戴望舒笔下那梦一般凄婉迷茫的丁香,在雨的哀曲里,消散了她的芬芳,只留下那一抹惆怅。如果说北方的胡同满溢着粗犷气息,那么江南的雨巷则是淡雅与温婉。

如今的胡同于我而言是一场凄怆悲伤的别离,我所熟悉的老屋要拆迁了,而我所熟悉的胡同已然一片狼藉。望着城市里鳞次栉比的楼房我不禁叩问自己:“许多年后我们的孩子还会对胡同的温情留有记忆吗?”

我在睡梦中一遍又一遍翻捡找寻着童年的沙包、玻璃球和画片,还有那一起玩耍的伙伴。然而,那些已成了遥远的记忆,清脆的吆喝不再,温情的相助不再,斜落的雨丝不再,漫天的飞雪不再,那尘封记忆的胡同啊,也将不再……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