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纪念两只失去的狗

2017-09-21 10:26:06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5期作者:张丽芬
[收藏]

本来,你我不是同类,只因为遇见,让我们有了情愫,是我惹了尘埃,活该湿了纸巾。

你来时,告诉我归期,我为你留下靓影。因为你总是那样对我依恋,所以我对你加倍呵护。你的喜好,你的习性,让你的主人我一清二楚,气息是你的天性,依偎是你的杀手锏。

有时,你是楚楚动人的小可爱,蹭在主人脚边;有时,你又假装在站岗,远远地眺望,让主人生爱,让旁人生怜。

慢慢地,你有了轮廓,清澈的眸子,透出你的忠诚,对视的瞬间,你又拿少年的青涩来伪装自己,假装很坚强,其实,你最需要呵护。

后来,你成了勇士,名副其实的勇士。因为你,一讲道理二守规矩三不滥情四很专一五不乱嚷,但是,当我想细数到六时,你却生病了。让我惊异的是,生病了,你仍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而且还那样可爱,那样精神。不几日,你就去了。你离世前的那个眼神,是你给我的最后馈赠。感谢你,陪了我一程,我以为你会陪我很久,我甚至还没来得及为你取名。那好吧,你就是你,只要我知道是你就行。你不需要名字!

再后来,我有了“黑米”,黑米当然是我后来的那只狗狗的大名。只是,我喜欢狗,但狗注定与我缘分不深。

那天,我在上班,娘突然来电话说,黑米失踪了。“黑米”的名字是侄子取的。第一次带黑米回老家,侄子发现它特爱吃黑米饭,又一身油亮的黑毛,侄子随口一叫“黑米”,它竟然温顺了许多,自此它有了这个大名。过年回老家,闻听黑米失踪了,侄子哭了很久,他至今还相信黑米能回来,这似乎也是我的心愿。

黑米是只忠诚、可爱、亲热的狗狗,陪了我几年,除了偶尔在楼下花园跟一只叫白妞的狗狗谈个爱,从没出什么绯闻,它不可能私奔,也不可能走失。娘说,唯一的可能,就是遭遇人类的麻醉枪了……每每听到娘的这种解释,作为人类的我,只有泪眼望向窗外,眼里的景,早已不是景,望见的只是一种空蒙,听见的仿佛是一丝凉风吹过的声音……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