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坐看云起

2017-04-12 10:18:17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范玲玲
[收藏]

   

    泡一杯茶,临窗坐下来,一定要是临窗。若是白天,一定要是这样阴或雨的下午,天空有低垂的云,远山在朦胧的雨雾里,窗可不必全部关上,留三分之一的缝隙,让那些雨丝随着 风儿飞进来,飞到屋内的空气中,飞到独坐人的心里。

    独坐,不一定就是寂寞,这是一种姿态,是一种境界,更是一道风景,我喜欢看这样的风景。记得那天在美丽的花亭湖畔,就有这样的画面,一个素衣女子,淡淡地坐在延伸到湖中心的那半截木桥的尽头,眼睛望着湖对面的远山,一动不动,像一朵淡雅的水仙,开在无花的冬季,顿时觉得美不可言。

    不是每个人都习惯独坐,独坐需要很好的心境,也需要有很好的定力,要像一棵老松树那样坚定,像一尊佛那样虔诚。独坐是一种修炼,是一种思想的坐禅,是一种精神的皈依,它可以让灵魂回到本真。

    爱热闹的人是坐不住的,五分钟都不行,因为他们的心敞得太开,不容易收拢,不容易让心与这个尘世暂时疏离。他们不喜好坐,喜欢融入多彩多姿的生活中,像那些偷嘴的麻雀, 

用游戏的方式来翻阅生活的页码。他们简单明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唯独看不清这个世界的恩怨情仇。

    心浮气躁的人是坐不住的,因为他们的身体里本来就缺乏那种气定神闲之韵味。所谓坐,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无聊,是一种空虚,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寂寞,是一种浪费时间。少年时的我曾经也有这样的经历,无处去时,烦闷不已,觉得一 个人闷着,真是虚度时光,从而焦躁不安。如今,独坐的时候越来越多了,仿佛觉得内心更加丰富,灵魂更加饱满了。

    独坐,看起来是一种浪费,是一种挥霍,其实不然。周国平说:“挥霍是把自己不珍惜的东西拿出来,慷慨是把自己珍惜的东西拿出来。”这么说,这种独坐,是一种对自己的慷慨,是自己给予自己的另一种方式,这种给予,可以让自己的灵魂不寂寞,让自己的心灵获得更多,如李白的“独坐敬亭山”,如王维的 “坐看云起时”。他们其实是坐出了人生的最高境界。

    一直以来,尤爱那一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真的,独坐有禅,若是明天仍是雨天,我还要这样临窗而坐,坐到时光深处,坐成一种独有的姿势。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