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2016-11-09 17:28:29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8期作者:孙丽丽
[收藏]

我喜欢安静地躺在床上,看着书睡去,悠然地进入另一个世界。有时书中的情节绵延至梦境,光怪陆离,支离破碎,组成一个混乱无逻辑的世界。

我选择安静的生活后,梦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它与现实连在一起,构筑起我的整个世界。我常梦见一些奇特的美景:清澈的流水,水墨般逶迤的远山,古老华贵的建筑……清晨醒来,一缕阳光飘忽入窗,那刚做过的梦,在枕间还留有香味。

有时梦中的生活,会笼上无边的愁云。那长发却怎么也扎不好;那山梯好陡啊,险些掉下来,醒来一身冷汗;有时雾好大,穷尽力气也走不出;朋友说好在车站等我,茫茫人海却怎么也寻不到……梦里的人物和景物,远不如生活中可靠,有时一个人忽地换作另一个人,梦里的人物会分裂或蜕变,像接不上情节的故事,又如一部层出不穷的连续剧。有时梦里探寻,下一步会是什么?事情的发展,大多不在预料之中,使人生出无穷的想象。

有时生活中遇到棘手的事,或与人有点摩擦,忧心忡忡,梦里会偶遇点化,茅塞顿开,或隔膜融化在碧水蓝天里。梦里我们在窥视自己的灵魂,幻化成另一种形式的生活,或裁剪现实生活的片断,是人生额外的一番经历。

也有一些美好的梦,遇见自己思念的人,穿越千山万水相聚守,眉山目水心相印,展颜一笑间,黯然醒转,却发现不过是一场华丽的梦,心花不由凋零。人生长行寂寥,赏心悦目者少,有的人终其一生,为等待梦中人的一声唤。

对于梦,一天也不间断地做,一些奇异怪诞的梦,令人无法解释,吉祥与否,从未做过深究。零零星星的梦痕串联起来,穿插进生活,或韵味深长,或喜形于色,或淡淡地恐怖,抑或深深地留恋……梦是一个万花筒,斑斓着生命的另一层面,却有它独特的美妙之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