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从往事巷口穿过

2016-11-09 17:23:20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8期作者:李丹崖
[收藏]

【一】

一个人的心该有多细,才能让他轻松穿过往事的针鼻?

一个针鼻该有多宽,才能容得下一根针游刃有余地穿过?

巷口开满了蔷薇,诗意得一塌糊涂,黄昏营造了诗意的黄,让蔷薇红得不那么恣肆,不那么彻底,有了些许矜持。

墙根处,一丛芭蕉丰腴地伸开臂膀,夜里的露,在她的臂膀上夸夸其谈。

巷口,也是心事的出口。

老地方,用来寄存故人。

老光阴,如唱片机上的磁头,游动得像一尾鱼,轻松地穿过人的心灵。遇到人心事的巷口生锈处,总能霍然冲开,那光阴的鳞片散落一地,似鸟雀的落羽。


【二】

那年的单车,那年的雨意,那院的芭蕉吐着绿意,那年的花事已荼蘼。

一切鲜花着锦,韶光也氤氲着诗意。人的一生,谁也难以耽美在这样华美的时光,谁也难以逃脱生死别离。

巷口的爆米花甜,一朵朵玉米被催熟到了心伤。开得过早,就要忍受这个世界的聒噪。

墙上的绿苔躲不过一场烈阳的炙烤,绿色的粉,似那年早凋的花期。

你穿米色长裙,裙上有一尾鱼。米色被你洗成了白,锦鲤被你洗出了褐意。

这样的季节,做好了所有的功课,积累了所有的勇气,只为走进你,却与你失之交臂。


【三】

隔壁吉他班的吉他声,嘈切如雨。

一帮孩子叽叽喳喳,在磨碎自己的花期。

多年前,我也似他们,一门心思要学一种乐器。只为在巷口等你,借着拙笨的琴弦,为你撩拨一段甜蜜。而每一次,你总是置若罔闻地低头走过,低头的刹那,淡然地像是一朵茉莉。

在对你的追寻和游离里,我成了全巷口最著名的跑调天王。一把吉他,被我捉在手里,俨然是一把凶器。


【四】

院子里的草疯长,画板上的油彩漫漶成了诡异。

人一闲,心就要霉变。好比那年的雨季,那根没有送出去的发簪。

一根发簪,也似一根针,怎么也穿不透一场梦的距离。

二月里的烟雨蒙蒙,三月里的门扉紧闭,四月里的马达声滴滴,五月里的芍药花苞莹润着蜜,六月里的烈阳似一枚虎符,禁锢着一场秘密。

七月,我搭着绿皮车去了远方的城市。

海边的沙滩烫人,海水也腌得人想要逃离。海边的酒吧里响起陈奕迅的歌,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而我,竟然不知道哪条路让你走,哪条巷子让你留。


【五】

叫上一杯咖啡,等到了凉。

看上一本杂志,看到了目光游离。

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只为打听一个人的消息。

在自己心里,深深叩门,却杳然沉寂。

一个人的心结,需要多少根针的疼痛才能把他扎醒。

一个人的胆怯,需要多少碗烈酒才能让他醍醐灌顶。

故乡的夜懂得,他乡的月懂得。

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开启心事的锁,打开勇气的阀门。

那晚的月白,那晚的风轻,那晚的床没有梦。


【六】

异乡的路怎么走,都是迷路。

我心里装着一个叫做你的指南针。

开口问遍了所有的路人,有人把我指到了湖边山麓的一条小街。

我甚至查勘到了那个门牌号,却不敢敲门。

粉色的邮筒,铁皮的栅栏,蔷薇花开满了一地,一个女孩从屋内跑到了院子里。

我躲在一旁,那个嗅着蔷薇花的女孩,三四岁光景,像极了当年的你。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