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乐活 > 大话

美人靠

2016-06-20 11:21:00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4期作者:孙丽丽
[收藏]



美人靠,多么优雅的一个名字,与曼妙的女子有关。

美人靠,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一条端庄温柔的长凳,靠近它,寂寞在上演。

美人靠,据说最初是由吴王夫差专为西施所设,所以又叫吴王靠。遥想当年,远离故国,施美人计以复兴越国的西施,倚栏而望,低吟浅唱,心中藏着多少忧伤。在美人靠逐渐盛行的岁月里,又纠缠了多少无边的愁绪。深居闺中的女子,百无聊赖之际,只得妆楼瞭望、凭栏寄意。西楼的月缺了又圆,圆了又缺,却没有心上人的归期,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芳华只是刹那春色,稍纵即逝。“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寂寞如水漫过,荒凉的爬山虎爬满了高大的门楣。

其实,古时的江南,大户人家的院子里,廊檐下大多设有专供太太小姐们的坐椅,即美人靠。古色古香深深的宅院里,回廊曲折,衣袂飘飘的闺中小姐,半倚半坐在美人靠上,发髻高耸如云。美人靠多设在傍水之处,雅致而清静,可观水中鱼儿嬉戏,亦可观柳叶凌波之趣,是园林或庭院里一处至关紧要的点缀。

古时女子皆深居闺中,不得轻易下楼外出。“美人春梦锁窗空。”寂寞中的女子,只能慵懒地倚靠在天井边的椅子上,凭栏远眺,伤春悲秋。她们只得借助楼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木雕花窗,遥望天井外面的世界,那顾盼的眼波不知有多少渴望。“朱栏倚遍黄昏后。”风韵悠悠的美人靠,落满美人寂寞的身影。

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古时,一位书生常在渡口边的柳树下等船,他时见不远处的楼阁上,有一位妙龄女子倚坐在美人靠上远眺。这书生渐渐对女子生了情愫,有时故意弄出声响,以引住女子的视线,可那女子置若罔闻。后来,一场大火让小楼化为灰烬,女子也香消玉殒,灰烬中有人寻得一心形状的东西,上面雕刻着一幅图画:书生在渡口边的柳树下等渡船。故事不足为信,但古时女子的内敛与孤独,是今人无法想象的。

如今在江南的许多老院子里以至许多老镇子里,我们依然可以看到,雕梁画柱的楼廊里,潺潺小河畔的柳树下,那些落满了黄叶的美人靠,无声地停泊在暮色里,停泊在山影中,有一种历经岁月的静美与苍凉。

谁会愿意将那宝贵的年华,交付给这些冰凉的座椅?“寂寂重门深院锁。”我总也忘不了那神情幽怨的女子,默默地倚在临水的美人靠上,暮色渐深渐浓,说不尽的凄婉与哀叹。在那长长的岁月里,男人是女人的倚靠,也是女人的桎梏。岁月悠悠,乌黑的秀发变作苍颜白发,美人靠,原来就是一个牢狱。

在江南,在那份薄薄的清愁里,原谅我,坐在你身上的时候,还不知道,我是坐在了美人靠上。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