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关注

《胡锦涛文选》:首次披露的“九大焦点”

2017-01-09 11:41:11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11期作者:王姝 何强
[收藏]

2016年9月20日,《胡锦涛文选》在全国发行。

文选共3卷,收入了胡锦涛在1988年6月至2012年11月这段时间内具有代表性、独创性的重要著作242篇,很大一部分是第一次公开发表。从这些首次公开发表的著作中,记者整理出“九大焦点”。

记者注意到,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在出版说明中注明:“在编辑本书中,作者逐篇审定了全部文稿。”也就是说,文选的242篇著作,经过了胡锦涛的逐篇审定。

谈西藏问题:“西藏存在三个不安定因素”


1988年,46岁的胡锦涛从贵州省委书记任上,调任西藏自治区担任党委书记。1992年,胡锦涛调离西藏,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

记者注意到,主政西藏期间,胡锦涛多次对“藏独”问题表态,强调要把反分裂斗争进行到底。文选显示,在1989年4月20日召开的庆祝西藏实行民主改革三十周年报告会上,胡锦涛就谈到了此前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

“最近,国务院从西藏各族人民根本利益出发,果断决定在拉萨市实行戒严,有效制止了打砸抢烧活动,打击了少数分裂主义分子的嚣张气焰。”他说,“分裂主义势力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继续进行捣乱和破坏。因此我们必须树立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还要深刻认识反分裂斗争的复杂性,这是由西藏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一年后,通报中央、国务院的解除戒严决定时,胡锦涛表示,解除拉萨市戒严,标志着西藏反分裂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但西藏仍存在三个不安定因素,强调要牢固树立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把反分裂斗争进行到底。

一是境内外分裂势力仍在加紧进行分裂祖国活动。他们一方面在国际上混淆视听、大造舆论,企图使所谓“西藏问题”国际化;另一方面在继续策划新的骚乱,扬言进行“暴力斗争”。

二是达赖集团加紧与“台独”“民阵”等海外反动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国际敌对势力也积极插手西藏,支持达赖集团分裂活动,妄图把“西藏问题”作为颠覆社会主义国家的突破口。

三是境外分裂势力渗透活动仍然十分猖獗,区内分裂主义分子仍在暗中蠢蠢欲动,伺机制造新的事端。


谈王宝森案:“畏罪自杀,死有余辜”


文选显示,1995年7月21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的胡锦涛,给中央机关部(委)、局(司)级领导干部上党课时,提到了王宝森案。

胡锦涛说:“由于环境和条件变化,改革过程中某些制度不够完善,加上一个时期放松了思想政治工作和艰苦奋斗教育等原因,消极腐败现象在党和国家机关中也滋生蔓延起来。特别突出的是一些领导干部贪图享乐,把权力商品化,搞权钱交易,以权谋私。不送财物不办事、得了财物乱办事问题不是个别的。

“有的人为了追求小家庭的豪华生活,不惜纵容亲属和自己身边的人胡作非为,甚至自己敲诈勒索、贪赃枉法,肆意侵吞国家集体财产,生活糜乱透顶,成为犯罪分子。其中,有些就出现在省部级干部身上。原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王宝森就是这样的反面典型。他自甘堕落,受到制裁是罪有应得,畏罪自杀,死有余辜。但是,其中的教训值得我们认真记取。”


谈会见布莱尔:“许多藏族同胞仍将我视为他们的朋友”


2003年7月,胡锦涛会见来华访问的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文选显示,会谈中,双方谈到了西藏问题。

“首相先生问到西藏面临的政治问题是什么,我在西藏工作过,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胡锦涛对布莱尔说,“西藏的情况不像一些外电报道的那样。问题的本质是,是否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

胡锦涛介绍了西藏的历史、建国以来西藏的发展和变化,强调“国际上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的汉族人和西藏兄弟有许多矛盾,其实不是这样。我在西藏工作过几年,离开那儿也有十多年了,许多藏族同胞仍将我视为他们的朋友”。

当时,布莱尔还问到了中国东西部地区文化差异和经济发展差距问题。

“你问我这个问题问对了。”胡锦涛对布莱尔说,“我出生在中国东部,在江苏、上海生活了十六年,在北京念完大学,相当长一段时间在西部一些省份工作,其中包括甘肃省,我在那里参加了两个水电站建设。”胡锦涛回顾了自己的成长和工作经历,强调我国区域之间存在一定差别,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有五十六个民族,“他们的确存在差异,但两千多年来基本上和平共处。”


谈“非典”反思:“既有成功经验,也有深刻教训”


2003年3月的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是换届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当选国家主席。这次会议闭幕不久,非典疫情爆发。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经受住了疫情考验。

文选显示,2003年7月28日,在全国防治非典工作会议上,胡锦涛在讲话时说:“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害和错误中学到的东西会比平时多得多。反思我国非典疫情发生和我们防治非典的过程,既有成功经验,也有深刻教训。”

他具体列出了通过抗击非典认识到的四大问题。其一,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城市发展和农村发展还不够协调。其二,公共卫生事业发展滞后,公共卫生体系存在缺陷。其三,突发事件应急机制不健全,处理和管理危机能力不强。其四,一些地方和部门缺乏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和能力,极少数党员、干部作风不实,在紧急情况下工作不力、举措失当。


谈干部作风:“存在十大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


文选显示,2004年1月12日,在十六届中纪委三次全会上,胡锦涛讲话时指出,党员干部队伍中存在十大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措辞严厉。

胡锦涛指出的“十大问题”是——

一是不思进取、得过且过,思想上故步自封、停滞不前,工作上敷衍了事、碌碌无为;

二是作风漂浮、工作不实,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抓工作浮光掠影,搞调研蜻蜓点水,身子沉不下去,对实际情况不甚了了;

三是好大喜功、急功近利,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不顾现实条件,提不切实际的高指标,搞违背科学的瞎指挥,导致决策失误,造成严重浪费;

四是随心所欲、自搞一套,不认真贯彻执行中央方针政策和工作部署,甚至“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五是心态浮躁、追名逐利,一事当前,总是算计个人得失,习惯于做表面文章,热衷于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脱离实际、劳民伤财;

六是弄虚作假、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掩盖矛盾和问题,蒙蔽群众、欺骗上级;

七是明哲保身、患得患失,在原则问题上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奉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处世哲学,不开展批评,不让人批评,甚至压制批评;

八是贪图享受、奢侈浪费,追求低级趣味,热衷于个人享乐,大吃大喝,大手大脚,铺张浪费;

九是以权谋私、与民争利,干工作不是先考虑群众利益,而是先考虑小团体、本部门、本单位利益,乱收费、乱集资、乱摊派,侵害群众利益,甚至中饱私囊;

十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对群众安危冷暖漠不关心,工作方式简单粗暴,甚至肆意欺压群众。


谈首次“胡连会”:“两岸之间什么问题都好商量,但要搞‘台独'就没法商量”


2005年4月29日15时整,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胡锦涛与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会面,两人紧紧握手。这是国共两党主要领导人相隔60年的首次握手。

记者注意到,文选中摘发了胡锦涛与连战这次会谈讲话的主要部分。

“我知道,从确定来访到最终成行,你们面临着巨大压力,遇到了不少阻碍。我在出访期间,从电视画面里也看到你们出发的时候受到干扰和阻挠的情况。”胡锦涛说,“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连主席和国民党中央毅然决定如期来访,这确实难能可贵。”

胡锦涛表示,两岸经济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两岸可以联手共同发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族伟大复兴。同时谈到了对两岸关系的忧虑:“我注意看你们的大选,每次一到大选,就有人挑起所谓的两岸关系问题、所谓‘独统’的问题,掀起民众对立。这样会给台湾带来什么好处呢?还不是某些人为了一党一己的私利吗?”

胡锦涛强调:“两岸之间什么问题都好商量,但要搞‘台独’就没法商量。因为我们不能做历史的罪人啊!中华民族从秦代开始,两千多年国家一统,形成今天这样的格局。到我们这一代人,如果国家被肢解了,我们对得起我们的祖宗、对得起我们的先人、对得起我们的后人吗?”


谈十七大主题:“要明确回答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2007年10月15日,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上作了《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的报告。

记者注意到,文选中,摘发了胡锦涛在十七大文件起草组第四次全体会议上的部分讲话,讲话中胡锦涛回顾了十五大的主题、十六大的主题,并谈到关于十七大的主题问题。

他表示,十五大的主题是“针对当时邓小平同志逝世不久、党内国内外对我们党和国家发展方向高度关注的情况提出来的,也是针对当时人类社会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历史背景提出来的”。

十六大的主题是“针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进入新世纪新阶段的情况提出来的,也是针对我们党确定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提出来的”。

对党的十七大,“党内外、国内外关注的焦点仍然是我们党今后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他强调,十七大要鲜明回答党遵循什么样的发展思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朝着什么样的发展目标,继续开拓奋进的问题。


谈北京奥运:“严密防范敌对势力的捣乱破坏”


文选披露,在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前一年,胡锦涛还专门对防范敌对势力对奥运会的捣乱破坏有过指示。

2007年12月25日,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代表和全国大法官、大检察官座谈会上,胡锦涛讲话时强调了五个“高度警惕”。胡锦涛说,要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等手段进行文化渗透和煽动闹事,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敌对势力窃取我国国家秘密的间谍情报活动,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境外一些组织对我国基层进行渗透,同我们争夺群众。“尤其要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境内外敌对势力打着‘维权’旗号插手人民内部矛盾,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渗透和非法传教活动。”

他还提到:“明年,我国将举办北京奥运会,我们要高度警惕和严密防范敌对势力针对奥运会进行的捣乱破坏活动。”


谈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要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唯恐天下不乱”


记者注意到,文选中还首次披露了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后,胡锦涛对此事件的紧急处理指示。

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由境外分裂势力、敌对势力勾联策动的有预谋有组织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1800多人受伤。

事件发生3天后,7月8日,正在意大利访问的胡锦涛提前回国,并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部署新疆工作。

会上,胡锦涛强调了10个问题,深刻认识问题的严重性、正确把握问题的性质、尽快平息乌鲁木齐的事态等,强调做好应对最坏情况准备,“根据控制事态发展、维护稳定的需要,可以考虑在乌鲁木齐实行严格的交通管制,对敏感地区、重点部位、交通要道实行控制。军队、武警部队要根据形势需要及时调集兵力。”

他同时强调全力防止事态扩散:“既要防止事态向新疆其他地市特别是南疆地区扩散,也要防止事态向内地蔓延,特别是要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唯恐天下不乱,浑水摸鱼,利用一些地方存在的不稳定苗头挑起事端。”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