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关注

“我接到了上帝的请柬”:毛泽东晚年的外交谋划

2016-11-14 14:44:27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9期作者:吴志菲
[收藏]

晚年的毛泽东体弱多病,身体状况时好时坏,因而他会见外宾的时间往往是根据身体情况临时决定的。尽管这样,但世界风云的变幻尽在毛泽东的眼中,中国外交如何发展,也尽在毛泽东的谋划之中。

“接到上帝请柬”之后的接见


1975年7月下旬,毛泽东在北京做过白内障手术后,虽然一只眼睛又可以看东西了,但为了保护视力,除重要文件外,平时要看的大量文件、书籍和报刊还是由身边工作人员读给他听。按毛泽东平时的习惯,除了开会和找人谈话外,他总是整天看文件、看书。

毛泽东的视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后,开始接见外宾。9月21日上午,他会见了来华的英国前首相希思。16个月前,希思曾以英国首相的身份访华,得到过毛泽东的接见。同一年前比,毛泽东显得更衰老、迟缓了,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得很慢。但他的思维清晰,关心的问题仍然广泛。周恩来因住院进行第四次手术没有参加这次会见,只有邓小平、汪东兴和英国新任驻华大使游德参加了。希思同毛泽东谈及他在访问期间看到中国经济形势的改善,毛泽东说,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但时间太少了。

会见结束时,希思再次夸赞中国所取得的成就,毛泽东则不以为然地说:“吹牛皮,你不要相信!中国现在还很穷。”希思离开后,毛泽东非常高兴,提出大家合影。于是,邓小平和汪东兴分坐在毛泽东左右侧,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站在沙发后合影。

3天后,即9月24日,毛泽东在邓小平的陪同下会见了时任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的黎笋。

10月21日,毛泽东会见第八次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

当天下午6时25分,基辛格一行10人被迎进游泳池会客厅。应基辛格请求,毛泽东与包括基辛格夫妇在内的代表团成员合影留念。毛泽东略带惊讶地看着个子比基辛格还高出10厘米的基辛格夫人,幽默地随口调侃:“东风压倒西风……”

基辛格关切地询问毛泽东的健康状况,毛泽东用手指着头部,说:“这个部分还行,我能吃能睡。”毛泽东又用手拍拍腿,说:“这些部分运转不行了,我走路时感觉无力。肺也有毛病。总之,我感到不行了。”接着,毛泽东开玩笑说:“我是供来访者参观的展览品。我不久要归天了,我已经接到了上帝的请柬。”基辛格说:“别接受得那么早呀!”毛泽东笑了:“好,我服从博士的命令。”

当天,毛泽东是在邓小平、黄华、乔冠华等陪同下接见基辛格的。1974年8月,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迫辞职,副总统福特继任总统,基辛格继续担任国务卿。基辛格此次来华的主要目的是为福特总统访华做准备。双方谈了整整100分钟。一个时期以来,毛泽东很少花这么长时间与外宾会谈了。

会谈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毛泽东给基辛格写条子。在当时,福特访华能否成功,能否得到隆重的礼遇,特别是能不能见上毛泽东,美国朝野上下极为关心。所以,基辛格在会见时提出了这个令他担心的问题。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可是,基辛格还不放心,空口无凭,不好交账,于是要毛泽东为他写个字据。毛泽东笑了,几乎未加思索就拿起案头的笔,毫不犹豫地写了张条子,递给了他。

9天后,即10月30日上午,邓小平正在与时任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会谈时,忽然接到通知:毛主席要立刻会见施密特。

于是,中国驻德大使王殊陪同施密特很快来到毛泽东在中南海的寓所,邓小平的座车也跟着来到。毛泽东尽管身体很虚弱,行走困难,连坐下都需要有人扶着,但他仍同施密特等德国客人们一一握手。施密特精通英语,双方的谈话通过英语翻译进行,而且从一开始就充满友好的气氛。毛泽东谈话有些气喘,有时发音也很困难,但令施密特吃惊的是毛泽东精神集中,思路清晰。

由于毛泽东说话困难,有时需要把他的意思先译成通俗易懂的中文,然后再译成英文。当翻译没听懂时,有时几个人便商量一下,或请毛泽东再重复一遍,如重复后仍然听不懂,毛泽东就把他的话写在事先准备好的小纸条上。为了便于表达和翻译,毛泽东特别注意讲短句,说话不用华丽的词藻。整个会见气氛十分欢快,有时毛泽东一句笑话、一个形象的比喻,还引起女士们的哄笑。会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施密特也没有想到自己是毛泽东会见的最后一位来自欧洲的客人。


一次名副其实的“跨年度会见”


1975年深秋,特别是进入11月以后,毛泽东的病情再次出现反复。其主要症状是肺部感染、咳嗽,特别是尿量又一次出现了明显减少。他吞咽不畅和饮食的减少,无疑更加重了上述这些症状。这时,医生提出以加胃管的方法来加强营养,但是毛泽东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医疗组决定以静脉输入氨基酸来解决毛泽东体内养分不足的问题。很快,有关部门就从国外购进了多种氨基酸。经过医护人员的多方医治,大病初愈的毛泽东在入冬以后,身体已经开始康复。

这年12月2日,毛泽东果然在中南海会见了来访的美国总统福特。福特率基辛格、布什等10名美国政要来访,邓小平、汪东兴等人迎接他们进入游泳池会客厅。

双方就国际形势、中美关系等进行了广泛的交谈。当福特表示,中美两国为了共同利益而必须采取对应行动时,毛泽东以幽默的口气说:“我们能力不够,只能放空炮。就是骂娘,我们有点本钱。”毛泽东继续发挥他的幽默天性,对福特说:“你们的国务卿干涉我的‘内政’。他不要我去见上帝。上帝的命令他敢违抗啊!上帝请我,他说不让去。”

这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虽然不稳定,但他精神不错。毛泽东与美国客人进行了长达110分钟的交谈。交谈时间之长,涉及内容之丰富,都超过1972年与尼克松的那次会谈。

会见结束,当美国客人起身与毛泽东握手并道别时,毛泽东表示,他要送福特到外厅。在护士的搀扶下,毛泽东和福特走到外厅。基辛格说,他很高兴毛主席遵守他的“命令”,不去天堂。福特则说,他希望纠正一下基辛格的说法,这样毛主席就可以上天堂了。不过,他和基辛格都补充说,这件事不会很快进行,基辛格的“命令”继续有效。

这年12月26日,82岁的毛泽东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生日。这一天,朝鲜、越南、菲律宾等国友人送来了各自的礼品。其中,就有金日成送来的朝鲜的大苹果。苹果装在竹制的圆形果篮里,篮子的提手上缀着两条红色缎带,上面有金日成用朝文亲笔写的“祝毛泽东主席长寿”几个字。毛泽东见了老朋友送的礼物,自然高兴。他拿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端详片刻,然后对身边的人员说:“这苹果,留下两个,其他的你们分着吃吧。”

这一天,毛泽东的家乡湖南送来了包装精致的长寿面,这种面一根的长度足有10米,家乡人民还送来了礼花……一时间,游泳池热闹起来。除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平时很难有机会回家的李敏、李讷也回来为父亲祝寿。

虽然是生日,毛泽东的餐桌上还是很简单,只是比平时多了几样菜。吃了一小碗长寿面,他还喝了胖头鱼汤,并高兴地说:“胖头鱼汤好香噢!”他坚持自己用勺舀汤喝,显得格外高兴。

晚上10时,征得毛泽东同意后,陈长江等工作人员放起了礼花,五彩缤纷的礼花把天空照得绚丽多彩。此时,毛泽东半躺在床上,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向外望着那特意为他燃放的礼花。

这年最后一天,即12月31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住处破例会见了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她的丈夫戴维。戴维与朱莉一样,都是总统的后代,他的爷爷艾森豪威尔是第34任美国总统,1953年当选美国总统并于1957年蝉联。他们带来了尼克松给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信。遗憾的是,周恩来已到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无法同他们见面。

1972年尼克松在访华时曾表示,如果他连任,将在第二个任期内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尽管因“水门事件”尼克松被迫辞职,但毛泽东却不以为然,几次通过来访的外国要人传话,邀请尼克松访华。在尼克松不能立即动身访问中国的情况下,中国邀请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她的丈夫戴维先期访华,毛泽东还破天荒地接见了他们。

当朱莉和戴维来到毛泽东面前时,82岁高龄的毛泽东在两位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费力地站起来。他独自站稳之后,同朱莉和戴维握手表示欢迎。时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和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主任黄镇等参加会见。一个多小时会见后,时钟敲响午夜12时,1976年元旦来临,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跨午夜会见”和“跨年度会见”。


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1976年,毛泽东83岁高龄,垂暮之年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是永不服输的他即使在最后日子里,还是坚持做他觉得应该做的工作,包括会见外宾。只要秘书转告他,外宾请求接见,毛泽东从不拒绝。

1976年5月12日,毛泽东会见了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会见时,毛泽东由他的贴身秘书张玉凤和孟锦云搀扶着,走到接见大厅坐在沙发上。当李光耀来到大厅,张玉凤和孟锦云把主席扶起来,她俩赶紧隐退到屏风后面。毛泽东刚站起来与李光耀握完手,就“扑通”一声坐下了,小张和小孟在屏风后看得清清楚楚,惊讶得差点喊出声来。她俩最清楚毛泽东的病情,经常两腿发软,无法站立,这次突然坐下,是主席实在无法支撑,不由自主坐下的。毛泽东接见李光耀,仅寒暄几句,前后只有几分钟就迅速结束。

距会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之后仅半个月,毛泽东又硬支撑着病老衰弱的身体会见了巴基斯坦总理布托。

原来,1976年的5月下旬,巴基斯坦总理布托来访中国,提出要会见毛泽东,当时布托已经来中国好几天了,一直等待毛泽东的会见,但由于毛泽东身体状况不允许,所以一直没有安排。因为自进入1976年以来毛泽东显得越来越苍老、憔悴。由于长年累月地躺卧在床上办公、看书,特别是晚年活动量减少,导致身上的肌肉都有所萎缩,两条腿膝关节不能伸直。如果没有人搀扶,站起来是相当困难的,走路就更不用说了。不仅行动不便,说话也很费劲,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词语。肺心病不时地困扰他,常常处于严重缺氧状态。

5月27日,布托即将离开中国而再次提出见毛泽东时,毛泽东的秘书便不得不把这种要求向毛泽东报告。当时,毛泽东刚吃了安眠药,但依旧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安排接见。

摄影师杜修贤走进毛泽东的书房,只见毛泽东坐在沙发里,头无力地靠在沙发背上。面容憔悴,双目微睁,缺乏表情,嘴微微地张着,似乎都能听见他艰难的喘息声。杜修贤一见,心里又凉了半截,今天保准又拍不到好镜头了。

布托笑容满面由华国锋陪同走进毛泽东的书房,毛泽东前两年和他见过,这次相逢,毛泽东好像比以前精神些。

毛泽东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已明显地行动不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因此只能坐着与布托会面、握手。

毛泽东的双手被布托的双手紧紧地握住,面部略带微笑,显得和蔼可亲,古铜色的肤色显得光洁。

就在毛泽东用双手紧紧握住布托的双手的一刹那间,脸上浮现了慈和的笑容。

杜修贤被这难得的表情激动坏了。成败在此一瞬,他连忙按下快门。当照片冲洗出来,连杜修贤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会拍出这么好的镜头!毛泽东和布托紧紧地握着手,他面如满月,显得光亮、健康。

这时,杜修贤意识到他捕捉到了这不可多得的一瞬间,是为毛泽东留下的最后一张、也是非常成功的照片。

毛泽东问布托:“你好吗?”布托回答说:“我很好,谢谢你。”毛泽东说:“我不大好,腿不大好,讲话也不好。”布托说:“主席创造了伟大的历史,你高举着人民革命的斗争旗帜。”毛泽东谦虚地说:“没有做出多少成绩。”

毛泽东会见布托,前后不过几分钟,然而,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会见外宾。此后,中国政府对外发布公告,宣布毛泽东今后不再在外交场合露面。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享年83岁。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