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关注

互联网的江湖:微博微信的打开方式

2016-06-15 16:57:46来源:作者:蒋肖斌
[收藏]

曾经说“晚安”,是真的要睡了;现在说“晚安”,可能又刷了一个小时朋友圈。

根据腾讯公布的2015年业绩报告,微信每月的活跃用户已达5.49亿,微信已经成为重要的交流工具,接近一半活跃用户拥有超过100位微信好友。几家欢乐几家愁。另一个消息是,《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5年微博的用户规模为2.04亿人,网民使用率为30.6%,而在2014年,微博的用户规模为2.48亿人,网民使用率为38.4%。

在微博与微信同时存在的江湖,什么是两者正确的打开方式呢?


私人生活发微信,公共话题看微博


在微博诞生之初,80后的媒体工作者王翔每天至少要发一条,而且要刷N遍,但自从有了微信,他就很少在微博里发言,转以围观为主。“微信朋友圈里99%都是自己原创的内容,记录的是自己的生活。”王翔说。

王翔大概是很多微博与微信双料用户的缩影。据腾讯公布的统计,微信用户平均年龄26岁,97.7%的用户在50岁以下,86.2%的用户在18岁到36岁之间。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宋振韶博士说:“微博是一个开放的平台,而微信是朋友的圈子,两者个性鲜明。”

王翔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关心国家大事的爸爸喜欢用微博,而经营家族关系的妈妈喜欢用朋友圈。

宋振韶认为,在传播内容上,微博是公共话题的发酵,比如打拐、反腐;而朋友圈里多是私人生活,去哪儿玩了、吃了什么,如果发寻人启事就没什么意义。在传播方式上,微博偏向于单向的信息发布,或许也有互动的功能,如评论、点赞等,但更多的还是一个人的分享;而朋友圈是双向的,如果你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有得到任何反馈,会感到很失落。

宋振韶介绍,心理学上有一个“群体极化”的概念,比如一个群体的平均倾向偏于保守,内部互动越密切,保守倾向就越强烈。“微博相对匿名,极端情绪的泛滥会更普遍,微博上也更容易出现群体极化的现象,比如粉丝互掐。微信相对不太会出现极端言论,毕竟大家比较熟悉,极端化不如微博。”宋振韶说。

王翔说:“微博的问题在于,大家主要是去看名人、大V说了什么,给一般用户留下的空间不大,我们就逐渐沦为看客。就跟炒股里面的散户似的,最后只会跟风,无法掌握话语权。”


当朋友圈里混入了其他人


身为媒体工作者,王翔的朋友圈里有好几百人,且在持续上升中。这样,朋友圈里就不仅仅是朋友了,还有不少是一面之交的陌生人。王翔坦言:“这些人加的时候就对他们设置了朋友圈不可见。”

一份权威媒体的调查显示,“42.6%的受访者会对一些人屏蔽朋友圈,屏蔽对象除了陌生人(44.0%),主要还集中在上级领导(27.7%)、普通同学同事(18.8%)和父母亲人(11.6%)等周围人身上”。而自从微信有了好友分组功能,屏蔽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有了分类可见的温和版,据说必备分类就是领导和家人。

在母亲节时,朋友圈被各种对伟大母亲的爱与祝福刷屏,有人吐槽:“一群把妈妈拉进朋友圈黑名单的人在朋友圈里疯狂地刷着母亲节快乐。”“你在朋友圈里这么孝顺,你妈妈知道吗?”

一篇调侃文章写道:“自从妈妈加了儿子的微信后,儿子的朋友圈都变得特别励志。”比如“放假3天,在图书馆,远离生活的烦扰,沉浸在书与知识的海洋,感觉很充实”;比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经常锻炼可以保证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健康,一起跑步吧”……

还有一篇文章描绘了老板与员工进入朋友圈后,圈里的“画风”都为之一变。来看几组对比:在加老板微信之前,员工的朋友圈是这样的:“什么公司啊!不想干了!天天加班,头发都白了!”而之后,是这样的:“午夜的办公室是那么安静、美好,对于写报告来说真是一剂良药,加油!今天争取4点到家!”

宋振韶说:“微信好友分组与人们的需求相关,有的话题适宜真正的朋友之间谈,而有的是全民可见。”

前面提到的那份调查还显示,70.7%的受访者表示微信朋友圈就是自己的“朋友生活圈”,但也有人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已变味儿成其他圈了。最明显的几个就是,新闻信息圈(36.8%)、心灵鸡汤圈(35.5%)、修身养性圈(34.3%)、广告代购圈(20.7%)和疯狂自拍圈(18.5%)等。

王翔说:“朋友圈可能让人‘友尽’。本来没觉得这个人那么讨厌,结果看他天天发,不是养生就是鸡汤,不是代购就是广告,你就想把他拉黑了。”

在2014年云南省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时,朋友圈还出现了“我叫×××,我是第×××位为灾区祈福的人……”这样的为灾区祈福信息,引发大量转载。然而,该链接实际上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诱导用户分享,换来自己的商业利益。


当微博和微信界线变得模糊

微博刚出现时,以其反腐、寻人、监督等功能让宋振韶振奋不已,认为这是能改变社会的一个工具。之后朋友圈的异军突起,分流了很大一部分人到微信。腾讯的调查显示,25%的微信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30次。55.2%的微信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10次。微信重度用户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一,他们每天打开微信的平均次数超过30次。

“在这个摇摆过程中,微博和微信要找到自己的定位。”不过,让宋振韶担心的是,如果朋友圈继续向微博的方向发展,成为微博2.0,失去原来的特色,人们也会慢慢感到厌烦。“微信现在‘高大全’,什么都有,商业气氛也越来越重。”

2015年的有段时间,很多人都收到过这样一条微信:“打开微信设置,通用,群发助手,全选,把我发的信息粘贴一下,发送,就知道谁把你删了,方便你清人。”发送失败的就意味着你已经被移除了对方的朋友圈。宋振韶觉得,清理朋友圈,其实清理的是那些互动低的、不太熟的关系。

宋振韶认为,微博和微信现在面临着界线混乱的困扰。“分不清公私,你不是公众人物,你在微博上发晚饭吃了什么,就不如发在微信上;分不清情感和工作,家人、同事、密友、普通朋友,在朋友圈里乱成一团。”

王翔认为,微博的开放平台对隐私的保障不够,经常被垃圾账号骚扰。不过,现在他发现微信朋友圈也有沦陷的趋势,“很多刷屏式的转发,很多都是微博老段子拿出来炒炒,标题党多,什么‘群里的妈妈都注意了’‘删一次我转一百次’等等。”

王翔说:“校内网时代没有微博,微博时代没有微信,微信时代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平台在变,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现代人需要这样的平台来刷存在感。既然都是展现自己的平台,我在微信上得到的反馈比在微博上多,那我为什么还在微博上说话?”

看来,在互联网的江湖,微博微信的打开方式虽然是有所不同的,但纠结也是同时存在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