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观察

中年男人是一个多么奇怪的群体

2015-11-22 19:07:49来源:时代邮刊 2015年11期作者:韩浩月
[收藏]

这辈子怎么都没想到我也会跳广场舞,当幼儿园新学年演出活动组委会传来中班爸爸家长们要集体跳小苹果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排斥,开什么玩笑?我那天有会没时间去参加演出。

可抵不住女儿祈求的眼光,事实上还没等她开口跟我急我就妥协了,不就跳个小苹果吗?于是,老老实实跟着幼儿园老师排练,硬着头皮往中间站,混了个领舞的位置,和十几位五大三粗的家长跳得不亦乐乎。正式表演那天,爸爸们理所当然跳得一团糟,可那又怎样,把全体家长和孩子们逗笑了就是成功。


每个年龄段都有这样一个清单: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这份清单上的列表,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一项项地划掉。十几年前绝对接受不了当众出丑,现在,出会议室时脑门撞在透明的玻璃门上,一点儿也不觉得糗,还学会了自嘲“碰坏了脑袋算工伤啊”。


在公交车上手握一本杂志朗诵诗歌,喝酒打赌输了,绕院子一周高喊“我是个读书人”……回想那些年干过的傻事,内心也不禁感叹,那个内向、拘谨、经常手足无措的少年彻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几乎没了耻感的中年男人。许多人都说,奋斗多年,我终于成了自己曾讨厌的那个人。这句话我不敢说,怕说了之后,一语成谶。


耻感弱了有许多好处,最显而易见的好处是,不会觉得那么尴尬了。这个世界你会遇到很多尴尬的事情,比如遇到一个牛皮吹得震天响的人,以往你会觉得尴尬,讨厌这个场合,恨不得起身离去,现在好了,你会觉得,总是替别人感到尴尬是一种病,当你面对一个口水四溅的人已经无动于衷的时候,就会觉得内心粗糙一点是多么好的事情。


耻感的消失,让拒绝别人成为家常便饭。以前会觉得,拒绝别人是个挺让人难为情的事,经常搞了一堆自己不想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在身上,一方面讨厌别人的得寸进尺,一方面恨自己不够决绝。现在好了,耻感没了,拒绝别人的时候理直气壮,那种畅快感,会鼓励你的内心更粗糙些,对自己的要求再低些,然后就会觉得,去勇敢地打击那些压迫你的人所带来的快感,是可以上瘾的。


耻感的消失,不等于可以去做无耻的事。前者是一种自我感觉的调整,后者也是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不去突破。是有很多人耻感消失之后,加入了无耻之人的队伍,可这样的人同时也丧失了内心的平静以及快乐的能力。有科学数据表明,人在做无耻的有损品格的事情时,身体内部会产生毒素,久而久之,这个人的面孔就会扭曲变形。


抛弃大多数的耻感,但要保留敏感的感受力。当我们在一个没有耻感的成人社会里穿行,很容易被同化成行尸走肉,而敏感会弥补耻感缺失后的心灵空洞。尽可能去敏感地体会生活里的细节之美,敏感地发现艺术之美,敏感地沉浸于情感之美,敏感可以修复那些被时间带走的美好的东西。


中年男人是一个多么奇怪的群体,难怪那么多年轻人把这个群体的人形容为“怪叔叔”,这是一个不珍惜自己身体把自己吃得大腹便便的群体,也是一个不珍惜灵魂把自己的内心搞得污浊不堪的群体。为了生存这群男人抛弃了耻感拼命往上爬,单纯指责他们是没有用的,把他们逼到这个分儿上,是有诸多原因的。


一个中年男人的恸哭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同情的声音,那是他在寻找消失的耻感,回忆自己曾经单纯的年代。没有耻感的男人不应被等同为无耻的男人,而耻感不过是时刻压低这底线的重量不一的秤砣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中年男人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