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观察

雅也好俗也好,雅俗共赏会更好

2018-12-05 10:58:20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1月上半月作者:乔兆军
[收藏]

“俗”这个字很有意思,左边一个“人”,右边一个“谷”,人吃五谷杂粮即为俗。所以,只要是人,“俗”便难免。民以食为天,不吃饭就会饿死。《说文解字》说,俗,习也。它表示一种生活常态,是人们内心深处形成的一种自觉的认知、礼节、习惯等。

“俗”很接地气,也最接近人性的本真。柳永的词,语言俚俗家常,颇合市民阶层的口味。宋朝叶梦得《避暑录话》引用西夏归朝官语曰:“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可见其传诵之广。东汉时期,有一首诗《公无渡河》:“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短短四句诗十六个字,语言直白通俗,没有比喻、对仗、修饰等手法,却把一位妻子的追悔、懊丧和悲伤,表现得强烈、感人。

“俗”是四肢放平,身段放低,浮沉“俗”世,俯仰自得。《楚辞》里,渔父劝屈原:“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渔父只是莞尔而笑,不复与言。渔父不强人所难,在浊世中随遇而安,在随性自适中保持自我人格的独立。

滚滚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大多数是俗人,俗人也是好人,活得坦率、实在,不装腔作势,不装神弄鬼,不矫饰,不做作,过着庸常日子。如果没有了俗人,这个世界还真是俗了。然,俗不可太过,过了就失去了底线,进而坠入为粗俗、低俗、恶俗的泥潭。

夏天里,有袒胸赤膊者,喝酒划拳,旁若无人,瞧着不雅观,视觉受污染,显得粗俗;有的新人喜欢在自己婚礼上请一位主持人来助兴,然而,有的主持为了所谓的“热场”“调节气氛”,张口闭口就是黄段子、荤笑话,显得低俗,让人尴尬;有些教授学者按捺不住一颗“俗”心,借骂名人搏出位,骂得越玄乎或者越没谱,或许就越出名,甚或出大名,这可归为恶俗一类。

说到“俗”,不能不提到“雅”。优雅、典雅、儒雅、风雅……雅是一种令人向往、倾慕、欣赏的素养。我们说“俗”走向极端后,会变得庸俗不堪。其实雅也一样,过了就成了酸文假醋,附庸风雅,总之一个字,假。

魏晋时代,风流名士以清谈为风尚。西晋有个清谈家叫王衍,耻于谈钱,其妻将铜钱堆绕床前,他却叫仆人“举却阿堵物”。就是这样一个自命清高的“雅”人,官居“三公”高位,除了满肚子的废话,骨子里没有半点担当和勇气,还“狡兔三窟”,设法为自己在乱世中寻求财富和安全,最终为世人唾弃,被石勒活埋。

雅让人生精致、细腻;俗使人生热闹、生动。没有绝对的俗,也无绝对的雅,二者总是交相辉映,雅俗共赏。我有几位教师朋友,很雅的工作,却偏偏以“粗俗人”自诩,除了玩笑,还反映出一种淡定、自信的心态,很强。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