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时代观察

没有表情包,你还会说话吗?

2017-10-26 16:39:53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6期作者:马克琦
[收藏]



表情包胜过千言万语。


时至今日,表情包已经改朝换代了好几回。2015年,人们还津津有味地用苹果创作的emoji,用脑洞给“笑cry”表情赋予了丰富的内涵。2016年,低像素的人脸表情包走红。2017年初,网民的新宠儿又变成了能歌善舞的小胖子“谢飞机”,独特的游戏术语“皮皮虾”。就像流量爆点一样,表情包诞生的规律让人摸不着头脑:处心积虑的事件营销,都比不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蓝瘦香菇”。


表情包的最大特点是快速、幽默、真实,借助魔性的形象,配上个性直白的文字,成为独一无二的创作。网聊阉割了面对面交流的表情、肢体,只剩语言,让一些微小的,意义含混的深意无法传达,表情包的出现就补足了这一点。以往绞尽脑汁也无法回应的话语、难以化解的尴尬,有了戏谑的表情包,能处理得得心应手。


中国人的人际交往,话语之中,表情之间,总有留有余地的暧昧。是非真假,人们不习惯表达彻底。而表情包,正是掩盖暧昧的套路,运用娴熟,就能在社交活动中如鱼得水。


表情包是娱乐化的产物。


年轻人对特立独行有谜一般的情结。多年前,火星文一夜爆红,正是年轻人制造的狂欢。他们热爱网络,要对主流文字进行改造,形成自我的体系,在小圈子里自说自话,才算自由。看得懂的人,就是知音,看不懂的人,自动屏蔽。然而,火星文太让人费解了,终归是小众文化。相反,表情包通俗易懂,融娱乐八卦、影视热点、搞笑段子于一炉,是彰显幽默的不二之选。像素低、烂画质的表情包,是年轻人的宠儿。语言直白,形象贱萌,不仅活跃气氛,还能勾引妹子(汉子)。毕竟,他们的择偶观、爱情观都被各大营销号承包,时下流行的是“有趣才能成为清流”。可悲的是,在泛娱乐化时代,年轻人对好笑的东西无法自拔,却不思考为什么发笑。有趣,可不是钱锺书式的睿智,不是林语堂的幽默,而是知乎上的抖机灵,是群聊里的污语刷屏。


中老年人则不然,他们是一群热爱粉饰自我的人。心灵鸡汤不仅是朋友圈标配,也是表情包的主旋律。自从教会了爸妈玩微信,最尴尬的是每天给你发滚动播放的“早安”,动不动来朵“玫瑰”。他们对表情的想象空间相对狭窄,不会读出“微笑”背后的深意,更不会知道“再见”意味着友尽。名利场上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讳莫如深。表情包既是交流利器,也是隔开不同种群的“暗号”。


表情包正在瓦解理性讨论的空间。


赫胥黎曾谈及过度娱乐化带来的悲剧性后果:人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不会意识到媒介正在无情地操控着人类的思维形态。面对巨大的危险,人们会严阵以待。但对于人畜无害的事物,很少人能察觉到背后的杀机。


在流行语横行霸道的今日,正规、认真的语言运用被认为是冗长无聊的,那些哗众取宠的词句却能被贴上新潮的标签。当初“火星文”横空出世,却因实用度极低而被抛弃。可是,表情包却迎合大众口味,尽管陈词滥调,却是放大情绪的好工具。问题在于,表情包不再是“私家货”,俨然成了说话的潮流,甚至在公共网络空间,也瓦解着理性讨论的空间。这种境况,让人心生隐忧。


《中国诗词大会》被观众捧为光复传统文学的良心节目,这说明,人们还希望文字拥有别具一格的美,起码能够传情达意,展开更多的想象。可悲的是,我们只有形式主义的怀古,没有切实可行的改变:一边鞭策着孩子要背诵诗词,陶冶情操,一边却让表情包泛滥成灾,丝毫没有阻止粗陋图像反噬文字的危机感。今天,日常交流被表情包重重包围,语言的使用变得越来越单调乏味。如果人类的语言逐渐被精简,我们的精神生活将会越来越萎缩,最后只剩下表情包在抖着小机灵,遥遥地呼应着原始粗鄙的象形符号时代。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