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观察 > 个性表达

与俗世温暖相拥

2017-10-31 15:03:40来源:《时代邮刊》下半月2017年第6期作者:马亚伟
[收藏]



记得学生时代,我和一个好友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我为她读里尔克的诗:“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朋友突然说:“你这个人呢,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清高。”我知道这是很中肯的评价,但并不在意。我总以为,人就要“清高”地活着,活得高雅不俗,活得卓尔不凡。那时候年轻,觉得生命就该如莲花般绽放,超脱于俗世之上,保持永远的洁净。


毕业后的几年里,我一直提醒自己:与俗世保持应有的距离,不要淹没在琐碎平庸中。那年,姑姑的几个姐妹来找她玩,她们在房间里大声聊天,我在隔壁房间看书。她们的谈话声不时传来,我听到她们说,西红柿涨了一毛钱,孩子的奶瓶如何清洗,白菜和土豆哪个更好吃,如何管住男人,怎样与婆婆斗智斗勇,如此等等,那几个俗气的女人像几万只鸭子,大声“嘎嘎”地说着、笑着,快要把房顶掀起来。我终于忍无可忍,冲到她们面前说:“你们有完没完,婆婆妈妈,鸡毛蒜皮,简直俗不可耐。”她们瞪大眼睛看着我,像看着一个天外来客。其中一个人对我说:“丫头,你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呀?过不了几年,你也会和我们一样,俗不可耐!”大家都哈哈大笑,我气呼呼地说:“我一辈子也不会这么俗气!”


谁曾想到,几年后,我结了婚,做了妈妈,真的就一头扎进烟火人间,成了十足的“俗人”。有时我会想,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这个过程好像是悄无声息的,有点类似“温水煮青蛙”的过程,潜移默化,在不知不觉中,整个人慢慢蜕变。真是佩服环境对人的同化作用,周围的环境仿佛某一种气息,一点点侵入人体,让人彻底融入其中。


我渐渐满足于自己的俗世生活。清晨,我早早起来,在厨房里准备早餐,锅碗瓢盆的轻响,好像一曲动听的音乐,让我乐此不疲。我享受着这种平凡而有创意的生活。有时想起来感觉很有趣,几棵蔬菜,一点油盐,在我的手中三两下就变成一道美味。有兴致的时候,再来点“新意”,把饭菜做出不同的花样。俗世生活如此亲切、踏实。下班后,我去菜市场买菜,货比三家,还为一毛钱与小贩讨价还价,原来我不屑的“市井之气”也变得生动有趣。尤其是作为妈妈,我事无巨细,为孩子安排好吃穿,几乎每件事都千叮咛万嘱咐,孩子有时会说:“妈妈真能唠叨!”我笑了,什么时候,我变成这样了?


那次,几个闺蜜来家里玩,我们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说孩子老公,说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好不热闹。闺蜜们走后,丈夫对我说:“你们女人可真够俗气的,鸡毛蒜皮的事,说起来没完没了。”我突然想起我“怒斥”姑姑她们“俗不可耐”的一幕,不觉笑出声来。


我终于明白,与俗世温暖相拥是一种幸福。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我们拒绝平凡平庸,以为自己想要的是所谓的超凡脱俗,卓尔不群,可兜兜转转一圈后,又回到原点。这时才发现,真正属于我们的幸福就在身边,触手可及。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