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茶道的真谛

2019-03-05 10:08:18来源:作者:
[收藏]

洗漱,早餐,再好好泡一壶茶。我喝茶,喜欢用紫砂壶泡。

我现在用着的紫砂壶很普通,却有一段来历。杭州著名茶人寇丹老先生专门请宜兴名手为我订做此壶,上面有冠老题字:真言无价。为作家王跃文制。我很珍惜这把壶,就把它作为我的日常用壶了。

我同寇丹老先生是在一家茶楼里认识的。长沙有家茶楼叫“劳止亭”,请寇丹先生讲茶道,我应邀去凑热闹。寇丹先生说起茶道非常平实,颇合我心。他说,茶人的心,就是助人的心。这句看似平常的话,我却听到心里去了,自认这悟到了茶道的真谛。

茶是什么?解渴之外,身心舒服。怎么舒服,怎么随意,怎么享受,就怎么喝。但无论什么喝法,茶叶一定要好。

我对茶叶有些挑剔。喝茶最难受的,就是你十分渴茶的时候,家里能喝的茶已经断顿儿。我家茶叶从来不缺,只是来路复杂,有些茶虽然不差,却不对我的胃口。

我有一个好茶友,名叫简伯华。简伯华先生自号“茗颠子”,可见他嗜茶之深,当然更是茶叶专家。我最喜欢的是他给我推荐的野针王。

野针王生于武陵高山,本是野茶。武陵山层峦叠嶂,四季云雾缭绕,那里出产的茶叶钟灵毓秀,清出尘表,自不待言。野针王茶形平直匀齐,如群笋破土、短剑出鞘,茶味狂放芳冽,沉着悠长,森然可敬可爱而不可慢。我头次品味,心生怪念,觉得此茶应是茶中儒侠。

为什么说野针王不是一般的侠,而是儒侠呢?因为这茶虽带侠气,却并不粗鲁浅薄。从来绿茶以清活见佳,只是略嫌味薄。野针王却深重绵长,沉稳醇厚,雍容大气。

我年少时血气方刚,爱喝的是酒。喝起酒来曾有“三不论”的豪语,即所谓颜色不论深浅、度数不论高低、酒杯不论大小。人到中年后,转而嗜茶,大概是因为我身上的侠气日少,而慕隐之意渐盛。

我其实是一俗人,即使嗜茶,且嗜好茶,却雅不到哪儿去。周作人说,喝茶须得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这真是雅得很了。可半日好茶,便能抵过十年实实在在胼手胝足的辛苦日子,说得也太轻松了。我有时疲倦,想起人生漫漫长途,不知何时到岸,心中颇有些畏惧。喝上一杯好茶,也许能给自己鼓鼓往前走的劲头吧。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