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枕头的故事

2019-02-15 16:01:00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王跃文
[收藏]


我睡眠不好,常常同枕头搏斗通宵。枕头是永远不称心的,不是硬了就是软了,不是高了就是矮了。

有回听说一种药枕,枕芯里灌满各色中药材,据说能安神健脑,治失眠最是见效。我立即跑去买了一个。当晚,我闻着淡淡的药香,很快就庄周梦蝶了。我相信自己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可是不到半个月,夜里又是辗转反侧了。我疑心药枕是有期限的,用久了就会失效,便又去买了一个。果然,初用几日,睡得安稳,过不多久又失眠了。如此换了三四个药枕之后,再也感觉不到它的催眠效果。于是,药枕被我舍弃。

我开始怀念小时候用过的荞壳枕头。家乡老式的荞壳枕头,枕衣是青色土布缝的。不用枕芯,荞壳直接灌进枕衣里。那枕头不似现在流行的扁平状,而像一小段圆柱子,长约两尺。睡这种荞壳枕头,大可以由着自己喜好,随意调整形状或高低。你想叫它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

可是,我的家乡早已没人用这种枕头了。我在一本书里,写到了自己对荞壳枕头的怀念。不料我的爸爸妈妈看了我的书,真当回事了,满村子去找荞壳。家乡已经没人种荞子,荞壳自然罕见。有乡亲就把多年前用过的荞壳找出来,送到我家里。难得乡亲们的好意,妈妈便把这些荞壳洗干净,再一碗一碗地放进消毒柜里消毒。老人家事先并没有告诉我这些故事,我只是有天突然就收到了家里寄来的荞壳枕头。那天黄昏,我坐在阳台上陪家人聊天,怀里抱着这个荞壳枕头不肯放下。

睡上荞壳枕头,我真的不再失眠了。可是枕头的故事却继续发生着。有天,一位旅居北京的湖南朋友打来电话,说荞壳枕头在长沙就有卖的。他细细告诉我在哪家商店,哪个货柜。真是有心人。还有一位开茶馆的朋友专门给我做了个枕头,枕芯用的是铁观音的梗子。她相信茶叶能够安神,便忽发此等奇想。我枕着一大袋铁观音睡觉,实在太奢侈了。我后来细细一问,方知那袋铁观音梗子,来得实在太不容易。原来,她需将铁观音的叶子一片片扯掉,非常费时费力。

感谢这些朋友,我真是个幸福的人。我舍不得荞壳枕头,也舍不得铁观音枕头,便索性二者各取若干,再掺些薰衣草和玫瑰花,做了个“五湖四海如意枕”。我不得不说出一个秘密:这枕头真的棒!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