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我是个乡下人

2018-01-23 14:58:40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王跃文
[收藏]

有人认为,作家应抱持一种向个人内心退缩的写作姿态,尤其应该同当下现实保持一种疏离状态,方能创作出惊世之作。我觉得这是作家的软弱和妥协。作家倘若胸怀天下,有一种家国情怀,那是相当可贵的,也丝毫不会降低其文学品质。

不过,每个作家记者擅长的地方确实也是不尽相同的。譬如我,读者看到我写了很多都市题材的作品,如《国画》;其实我更中意的还是乡村题材的作品,如《漫水》。只是我的所谓官场小说浪得虚名,像《漫水》那种风格和面目的小说被遮蔽了。不管是《国画》还是《漫水》,都是立足现实土壤的写作,它们的相似之处也许都是对现实生活的观察、拷问,对美好的现实理想的渴望和沉思,也有自己内心的迷惘和失落。

乡村题材的小说我写了很多,也很早就开始写了,而且写起来底气足。譬如《漫水》,讲的是两位老人漫长的一辈子,他们生活当中一些细细小小的事情,是最日常的生活状态,最朴实的情感心理,这些都是最真实、最动人的。我觉得故事能不能打动人,不在于故事本身是否曲折,而是故事里面有没有情感力量。《漫水》这个小说,我觉得里面人物内心世界的情感变化反而要比外在的变化更精彩,更有意义。我在写完这部小说的时候把自己也感动了,整个人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经常因为某些情节弄得热泪盈眶。故事谈不上有原型,但小说中的生活元素在我小时候生活过的乡村里都有。生活在那里的人,都是以最朴实的人际关系和情感方式相处,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对死亡的通达都是乡村文化里面固有的东西。

一个作家,出生在乡村,身后有广阔的乡村作背景,这是件非常幸运的事。乡村故乡,往往就是作家的文学故乡。我一直为自己是个乡下人感到骄傲。乡村作为一种元气充沛的文化存在,它会给作家提供无限深广的文学资源。你想想中国这么广大的土地,几千年的农耕生活,乡村的传统、伦理、人情、风物,等等,反映出来的是中国人最本质的精神结构。某种意义上讲,谁写活了中国乡村的人,也就写活了中国。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