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几件好玩的煞风景事

2016-11-14 11:59:17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9期作者:王跃文
[收藏]

禅家有道:日日是好日。可有些事情,尴尬的,无奈的,好笑的,的确也煞风景,却都风过双肩,不曾挂怀。忽然想起,莞尔而已。记录几件,只为好玩。

某大学男生爱慕女生YOUYOU,谋划了一个很有创意的示爱方式。他打算在YOUYOU生日那天晚上,利用男生宿舍楼窗户灯光的变化,一吐心曲:YOUYOU,I  LOVE  YOU。他挨个宿舍去说服,制定了周详的方案。是日,宿舍楼下聚集了很多学生,都想目睹这罗曼蒂克之一幕。怎生料得,学校管理人员闻知,如临大敌,火速制止。劝说无效,便强行拉了学生宿舍电闸。

昔时厕身某机关混前程,每日头道功课就是打扫卫生。先是打扫室内,再去打扫室外。室外是水泥坪,周边栽着些樟树。每见树下青草长起来了,我就高兴。可头儿总要带头拔草,非得树下只剩光溜溜的泥土才算满意。头儿还喜欢念叨:堂堂政府机关,怎能容得杂草?威严之态俨然也。晚秋落叶飘零,满地金黄,很是情致,也非要扫得干干净净!

当年同某官员一块儿出差。遇火车误点,三个小时没法打发。百无聊赖,钻进车站附近小电影院消磨时间。看的什么片子,早就忘了。只记得暴露镜头颇多,拍得也还唯美。每每见着女人的乳房或大腿,领导总得啧啧几声:思想性太差了!我充耳不闻,并不搭理。可他老是啧啧个不停,听着真是烦躁。其实我明白他的意思:同下级一道看这种电影(他以为是黄片),情有不堪,不啧啧几声,有失领导之尊。可待电影放完,灯火通明,我见他满脸通红,额上热汗涔涔。心想:可把他激动坏了。他却有些恋恋不舍,又说不出口,只道:艺术性还不错。

去北方某市签名售书,宣传部长盛情款待。当地鸿儒齐聚,谈吐风雅,每有高论。融融乎,欣欣然。说到盗版书,皆愤然。宣传部长高屋建瓴,说盗版书侵害的不光是作家利益,更有甚者它破坏了市场公正、经济秩序、民族形象,小视不得。闻者点头称许,都说公仆们倘若都像此公头脑清楚,哪有盗版容身之地?部长颔首而笑,突然说:盗版书太便宜了,我去年搬新房子,花一万多块钱,买了满满一墙书,通通三折!

广州某单位邀请我参加一文化活动,电话打了无数,说他们如何如何希望我出席,并说买了我的大作若干,要我签名赠送与会嘉宾。我并不是个拿架子的人,实在是手头事情正急,抽不开身。可又实在盛情难却,便拨冗前往。吃饭时,受邀嘉宾齐聚一桌,举办方声言马上拿我的书过来,请我当场签名。客人们不管知不知道我是何人,都表现得高兴。不多时,书拿来了,竟是《国风》等若干种,全是冒名之作。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