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王跃文:贴在我身上的狗皮膏药

2016-06-21 16:33:18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5期作者:王跃文
[收藏]

有媒体记者问我,写了那么多官场小说,为什么没有了当初《国画》那种爆炸性的影响?

所谓官场小说,我一直以为是媒体贴在我身上的狗皮膏药。《现代汉语词典》对官场的解释是:指官吏阶层及其活动范围,贬义,强调其虚伪、倾轧、逢迎、欺诈等特点。《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时,在“贬义”前面加了“多含”二字。原因也许因为官场这个词在现实生活中使用得越来越多了,而从道理上讲又不方便把官场都看得贬义。这是词典编辑们遇到的现实尴尬吧。事实上,某些官场中人的确是把自己“贬义”了。因为“官场”二字的词性之故,我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小说叫做官场小说。这是其一。其二,对作家及其作品任何类型化的描述,都是贬损。我不同意。

《国画》之后,我出版过《梅次故事》《朝夕之间》《苍黄》等好几部小说,都是畅销且长销的。我的任何小说集、杂文随笔集也是畅销且长销的。没有像《国画》那样爆炸性的影响,一则是读者对我作品有了平和的接受态度,二则是我的作品长期没有得到堂而皇之的宣传和评介。影响在民间,读者是判官。所幸,我的所有小说现在都在正常出版。

我这样说,或许有人又觉得我在写作中,是不是心里有某种表达的障碍,是不是有意在规避很多东西?

我只能说,这些人想多了。我没有表达的障碍。我的写作是自由的,率真的。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写去。如果有人觉得有的文字有什么出格之处,肯定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生活本身的问题,而是某些人自己目光有问题。自古固然有写坏书的人,但作家们整体上讲都是有职业道德的。

作家反映现实生活,其笔触永远达不到现实的真实程度。现实的复杂和严酷,大大超过作家的想象能力。即便如此,作家手中的笔稍有不慎,就会背上给现实抹黑的名声。客观存在的某些黑,作家有能力把它抹白吗?白的抹不黑,黑的抹不白,这是起码的常识。但是,我也并不主张作家的创作要同生活比复杂、比厚黑、比残酷。作家的才智是比不过现实的荒诞的,文学也未必非得如此。

也许是年龄的原因,我的创作心态越来越平和了。同年轻时的郁愤悲凉相比,内心多了些温暖、理解、宽容。但是,这并不等于我认同现实中存在的消极和负面。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