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跃文视点

“老爷”都有坏脾气

2014-01-01 00:00:00来源:时代邮刊 2014年第1期作者:王跃文
[收藏]



古之官员,坊间都唤作“老爷”。俗语就有“当官做老爷”之说。大凡做了“老爷”,就都有点坏脾气,即便是后世口碑不错的“老爷”。且说几例。


张之洞是晚清名臣,且是能干之臣。但他平常有个坏毛病,不管待客喝茶还是吃饭,他想睡觉想睡觉,说醒了就醒了。张之洞在巡抚任上,有回学政前来拜访,话没说上几句,他就呼呼大睡了。学政话又不敢说,辞又不敢辞,只好在花厅枯坐。这位学政既是张之洞的下属,又是他的门生,奈何不得。还有一回,张之洞刚到山西赴巡抚任,专门去拜会尚未离去的前任巡抚。前巡抚很讲礼数,鸣炮将张之洞的轿子迎入二堂。轿子停了,人却未见出来。揭开轿帘一看,张大人睡得正香。前巡抚忙命人抬来屏风,严严实实把张大人的轿子围了起来,任他继续酣睡。前巡抚身着礼服,同张大人的随从一起鹄立于庭。张之洞在轿里足足睡了大半天,醒来之后并无愧疚之意,仍旧笑谈自如。主人及侍从们又饿又困,有苦难言。张之洞这般作派,有人说是居官傲慢,有人说是魏晋风度,有人却问:张之洞晚年拜相入阁,见过他在皇上和慈禧太后面前想睡就睡?


封疆大吏,平日所见多为下属,免不了会拿拿架子。清咸道年间,某公任两广总督,凡属员跪拜,他都睡在胡床上,爱理不理的样子。有年,京城某部曹改捐县令,派到广东去任职,得拜见这位总督。有人告诉这位新县令,说总督如何的傲岸无礼。新县令不信天下有这种官,愿意拿一桌满汉全席赌输赢。不承想入府拜谒,那总督大人真的翘着脚睡在胡床上。新县令愤怒且屈辱,还将输掉满汉全席。此公是条汉子,寻思着定要让总督起身,就说:“卑职刚从京都来,有事要回面大人。”总督大人听了,以为必是皇上有旨,慌忙起身端坐。新县令说:“我没什么话说,只是敢问大人在京陛见皇上时,皇上举止如何?”总督听了这话,倒是吓着了。官不管做得如何威风,都是怕皇帝的。


东晋时候有个叫殷洪乔的官人,脾气也来得有些怪。此人曾在湖南做官,又去江西做官。调离江西的时候,很多人托他带书信回京城。他收下人家的信,走到半路却把书信百余封全部投入河中,高声大喊:“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我殷洪乔不能为你们做送信邮差!”魏晋世风颇变态,这种无信无义之事,居然被看作风雅放浪,不拘礼法,受人称道。殷洪乔就因做了这件无聊事,居然被写进《世说新语》,从此名垂千古。但是,殷洪乔真是这么个不懂礼法的人吗?他后来做了京官,有回晋元帝司马睿喜得皇子,赏赐大臣们。殷洪乔领了赏,满怀感激地谢恩:“皇子诞育,普天同庆!臣没有半点功劳,很惭愧得到这么丰厚的赍赏!”司马睿笑道:“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让你有功劳呢?”原来,殷洪乔不是不懂礼法,而是懂到了迂腐的地步。奴性到了愚蠢,才说出如此犯忌的话。幸好司马睿有雅量,开句玩笑就过去了,不然殷洪乔的脑袋就得搬家!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