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中国首富”为啥都“短命”

2018-12-05 16:47:37来源:2018年9月上半月刊作者:编辑部本部
[收藏]

策划人语


每年胡润百富榜出炉,对中国人来说,最引人关注的是除港澳台外的“中国首富”会花落谁家。2018胡润百富榜显示,中国新首富不再是恒大地产董事长许家印,取而代之的是腾讯集团CEO马化腾,他是胡润百富榜创立以来第14位“中国首富”。既然如此,那你还记得前年的“中国首富”是谁吗?再前一年的呢?

1999年,英国人胡润排出了第一份中国财富排行榜,其中胡润百富榜最引人注目。虽然这个榜单一直不乏争议,但还是有不少人以这个榜单作为重要参照来观察“中国首富”及中国富豪的变迁。在过去的19年间,胡润百富榜曾捧出过14位“首富”。与比尔·盖茨24年蝉联美国及全球首富,至今仍然傲视群雄不同,“中国首富”则变化很快,能够蝉连或累计5年以上的,竟一位都没有。

“中国首富”曾被看作一个时代的标志,这群人迥然不同的命运让“财富”这个词在中国有了更丰富的含义。然而,无论哪位富豪在“中国首富”的位置都坐不长久。这群富豪究竟是什么人?导致他们“短命”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延长他们的“寿命”呢?本期“独家策划”,我们大家一起来认真探讨一下其中的奥秘。(执笔/宾丝丝)



“中国首富”启示录:没有远见的富豪注定是“短命”的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实现了快速发展,是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的部分。民营企业家个人财富也以世界最快速度积累,一批亿万富豪在中国出现。从胡润百富榜的数据来看,“中国首富”的资产逐年大幅增长。1999年荣毅仁登顶胡润百富榜首富宝座时的财富数额只有80亿元,而2018年首富马化腾的财富数额则是2950亿元。19年时间,“中国首富”的财富增长了37倍。

几乎每个行业风口的到来,都会催生一个庞大的富人群体;而风口的变化,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不同年度首富的归属。尽管这种快速变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变化,却也为很多在市场中奋战的民营企业家提供了无数的机会。除了每年不同的首富诞生之外,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冲刺首富候选人。

未来的“中国首富”会是谁?我们谁也说不准,或许又是马云,或许是“黑马”雷军,还可能是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人。

诚然,即便能够成为首富,能够积累起巨大的财富,若其成长性和生命力不强,也极有可能成为“短命”首富。我们认为,中国富豪们未来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我们希望由此诞生的“中国首富”,能够成为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商业领袖,引领中国未来的市场形态和行业格局,成为引领社会变革的“长青首富”,我们更期待中国能出现像美国微软一样的价值长青公司!


那些“短命”的“中国首富”


胡润百富榜创立19年来,一共有过14位民营企业家问鼎首富。这些首富有着不同的致富经历,他们的财富故事精彩传奇,也激励着人们梦想像他们一样成为“财富英雄”。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他们的面孔几乎年年在变,一次次被后来者超越。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那些“短命”的“中国首富”——

1999年,胡润百富榜首次发布,荣毅仁家族以80亿元的财富数额成为“中国首富”。

2000年,荣毅仁家族第二次问鼎“中国首富”,一年间财富数额增长到150亿元。

2001年,“饲料大王”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家族成为“中国首富”,财富数额为83亿元。

2002年,荣毅仁之子、中信泰富集团主席荣智健成为“中国首富”,财富数额为70亿元。

2003年,网易创始人丁磊以75亿元的财富数额超越荣智健,成为新一年度的“中国首富”。丁磊也是第一个成为首富的互联网富豪。与之前首富不同的是,白手起家的丁磊在32岁就成为了中国最富有的人。

2004年,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以105亿元的财富数额成为“中国首富”。黄光裕自1986年开始创业,用了18年终于登上了中国财富的巅峰。

2005年,黄光裕蝉联“中国首富”,财富数额为140亿元。

2006年,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以财富数额270亿元成为“中国首富”,她也是中国第一位白手起家的女首富。

2007年,碧桂园董事局副主席杨惠妍以财富数额1300亿元在胡润百富榜上排名首位,这是中国富豪榜诞生将近10年后,地产商第一次成为首富。她也是胡润百富榜有史以来第一位身家超过1000亿元的富豪。杨惠妍的财富主要来源于她的父亲、碧桂园的创始人杨国强。

2008年,黄光裕以430亿元财富数额再次成为“中国首富”。他是唯一一位三次成为“中国首富”的人。

2009年,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成为“中国首富”,财富数额为350亿元。在王传福成为“中国首富”之前的2008年,“股神”巴菲特投资比亚迪令王传福声名大噪。

2010年,娃哈哈老板宗庆后家族以财富数额800亿元成为“中国首富”,这是“饮料大王”第一次成为首富。

2011年,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以财富数额700亿元成为“中国首富”。梁稳根用30年将一个小小的建筑设备制造企业打造成巨无霸企业三一集团。

2012年,“饮料大王”宗庆后家族以800亿元财富数额第二次成为“中国首富”,也是自胡润百富榜开创13年来,第2位能两次登上榜首的民营企业家。

2013年,“地产大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1350亿元财富数额首次成为“中国首富”,打破了杨惠妍在2007年创下的1300亿元的历史最高纪录,创历年新高。

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以1500亿元财富数额首次问鼎“中国首富”。

2015年,“新能源大王”汉能创始人李河君以1600亿元财富数额成为“中国首富”,毫不客气地从马云手中抢走了“中国首富”的宝座。

2016年,王健林及其家族以2150亿元财富数额第二次成为“中国首富”。这是胡润百富榜18年来第3位累计两次以上成为首富的民营企业家。

2017年,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以2900亿元财富数额首次登顶胡润百富榜,力压劲敌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

2018年,腾讯集团CEO马化腾以财富数额2950亿元成为第14位也是最新的“中国首富”。

纵观昔日“中国首富”,他们的平均“寿命”仅为1.3年;而全球首富格局则相对稳定。而近20年里,全球只出现过4位首富,他们是微软集团前总裁比尔·盖茨、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股神”沃伦·巴菲特以及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与“中国首富”的“短命”,形成鲜明的对照。



“中国首富”的“短命”原因


在过去的19年中,14位“中国首富”的平均“寿命”只有1.3岁,最长的3岁,11位都是1岁。如此“短命”,其原因错综复杂,除了宏观经济环境、产业结构调整、行业政策变化等等外部原因的重大影响外,我们着重从这些“中国首富”自己本身去观察,他们的“短命”似乎是必然的——

因为,他们没有一生追求的大目标。一些“中国首富”没有把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置于“长寿”的长远目标之下,他们看重的是利润最大化,而不是“远大理想”和“伟大梦想”。但凡每一位成功的富豪,都是一个怀有远见的“梦想家”,他们坚信伟大的梦想造就伟大的公司。微软前总裁比尔·盖茨儿时的梦想是:每个家庭的每张桌子上面都有一台个人的电脑,而这些电脑里面运行的是自己所编写的软件。在这一伟大梦想的催生下,美国微软公司诞生了。而中国“荒诞首富”牟其中却只顾眼前利益,因“罐头换飞机”成名后,牟其中对自己的“空手道理论”深信不疑,连续策划了一大堆听上去很吓人的项目:购买卫星,移民火星,宣布投资100亿元独家开发满洲里,建设“北方香港”;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口子,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干旱的西北地区,使之变成降雨区,炸平陕北地区的沟壑,使其成为“好江南”……“牛皮”越吹越大,大到已失去理智与常识。而“南德试验”的资金漏洞也越来越大,最终让牟其中身陷囹圄,从“首富”变成“首骗”。世界首富杰夫·贝佐斯在最初的20年里,他的亚马逊几乎从来没有实现过盈利,可他仍然坚持投资核心领域,最终成为这个核心领域里最成功的人。贝佐斯曾说:“把远大目标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出于他的‘未来情怀’——把精力放到这些不变的事物上,我们知道现在在上面投入的精力,会在10年里和10年后持续不断让我们获益。那么它就值得你将大量的精力倾注于此。”2016年,亚马逊市值达34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商,第二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Google。54岁的贝佐斯个人财富因此上涨71%,以902亿美元荣登2018年世界首富宝座。


因为,他们习惯做跟风投机的事业。一些“中国首富”习惯于跟风,习惯于投机。他们没有对投资项目进行分析与考察,也没有长远的规划,只是看到别人鼓吹项目好要投资,就盲目跟着投,想坐等钱生钱;或受他人的观念影响,希望趁此时机大捞一把,一夜资产翻倍。所以多元化往往成为首富们的战略偏好,使得企业隔三岔五改变主业。2005年开始,资本市场被看作是一个快速暴富的场所,但也是隐藏最深的陷阱。黄光裕们搞了半辈子实业,突然发现资本市场来钱很快,于是走上了不归路。两届“首富”王健林家族,最初是靠旧城改造发家,接着从住宅开发到商业地产,再到收购大连足球队,从跨国并购到转型文化旅游产业,王健林的每次转型和扩张都像是一次“大冒险”。2012年11月,万达集团宣布成立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时,王健林曾说:“万达要做百年企业,就要拥有百年企业的物质基础,房地产无法产生长期、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所以必须向文化旅游转型。”5年后,王健林不得不将万达旗下的13个文旅项目和76家酒店转让给了融创,宣告转型失败。王健林家族的财富也因此缩减了500多亿元。如今,王健林“瘦身”的日子异常煎熬。我们发现,很少有中国首富看到自己的优势,只顾着跟风走。他们看到的只是成功者转型后的结果,而忽视了这些人在转型过程中花费的漫长等待,以及对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坚守。像欧美的杜邦、摩根、沃尔玛、大众、西门子等享誉全世界的百年家族企业,无一不是经受住了技术革新、产业变动的种种考验,至今才能屹立于世界财富的金字塔尖,坐拥着千亿美元的财富。


因为,他们缺少创新意识和进取心。一些“中国首富”创业的初衷绝大多数是为了谋求生存和追求财富。他们中一些人致富成功后不思进取,缺乏创新意识和进取精神,多少带有“小富即安”的思维。网络上流传着一则关于娃娃哈的段子:“老板,来瓶82年的拉菲!——没有。”“那就来瓶87年的AD钙奶吧!”这不仅是段子,更像娃哈哈矿泉水多年未曾换过代言人一样,这是30年娃哈哈的真实写照,很多年轻消费者开始抛弃这个“土得掉渣”的老品牌。娃哈哈多年不变背后的根源,是创始人宗庆后长期的墨守陈规和缺少创新。曾几何时,娃哈哈创造了让世界惊叹的“饮料帝国”,全国13亿人口中每消费8瓶饮料中就有一瓶娃哈哈,那时的娃哈哈不断向市场发起新冲击。每当市场上一旦出现其他公司的明星产品,娃哈哈就会有一款类似的产品出现。宗庆后硬是靠着卖一瓶一瓶饮料成为“中国首富”。可现如今,娃哈哈已经少有“爆款”产品,自2004年推出的营养快线,到现在仍然是支撑娃哈哈业绩的最重要单品。而同一时期的华润怡宝、农夫山泉、百岁山、恒大冰泉等品牌已经严重挤压了娃哈哈在包装饮用水的市场份额,留给娃哈哈的份额也越来越少了。早在2016年底,马云就曾隔空喊话宗庆后:“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是不愿意学习、自以为是让你淘汰。”但宗庆后仍旧很淡定。而蝉联24年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成功的奥秘则在于——创新、创新、再创新。每天windows跳出来的更新、补丁、修复信息,都是微软在不断追求完美的证据。微软在创新力方面的确做到了无人能敌。这都源于创始人比尔·盖茨一直将知识作为主要资本来从事生产,将研究与开发置于中心地位,保持持续不断的创新力。

由此可以看出,当代中国富豪的“企业家含量”还很不够,中国富豪对于价值层面的思考还比较肤浅,这导致他们缺乏深刻的使命感和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也导致他们在创建伟大公司方面的动力严重不足,难以实现其快速获得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目标。



做出色的“中国企业家”


其实,就拥有财富数量而言,尽管“中国首富”都很“短命”,但这只是排位的变化而已,他们依然是中国最富有的一批人,当“中国首富”只是争个名头而已。其实,对全社会而言,谁是哪一年的“中国首富”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中国富豪如何摆脱“中国首富”的魔咒,全心全意去做出色的“中国企业家”。因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批出色的企业家,就无法令国家形成强大的经济核心竞争力。那么,怎样做出色的“中国企业家”呢?

一位出色的企业家,务必要在自己的企业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现代企业制度,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产权清晰、责任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企业制度。今天,中国经济能有奇迹般的变化,从一定意义上讲,是公司力量的释放,而公司兴起的背后,是全方位、多层次的制度变革。我国民营企业大都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的弊端,诸如高度集权、管理混乱、任人唯亲等等,不仅阻碍了家族企业的发展,更不利于优秀人才进入公司。不难看出,中国富豪中存有“帝王”心态的人不在少数,他们所奉行的原则是,对公司内部,所有人尽在掌控;对公司外部,凡事皆可用不正当手段搞定。结果是,前者导致接班人缺位,后者导致违法犯罪。另外,家族企业文化的缺失导致家族企业的短视行为,只会一味地追求眼前的利润和财富,这些短视行为必然带领公司走向死胡同。对于每一个向往成为价值长青公司的中国企业家来说,只有在自己的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才能拥有自我更新的主动意识,才能走向分享与开放式的管理模式,才能走上现代的可持续的发展之路。

一位出色的中国企业家,必须打造出自己所属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曾经说过这么一句名言:“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什么是成功的两大关键。”中国企业家只有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拥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我们所指的核心竞争力指中国企业家应具备战略决策能力,把握战略定位,才能掌舵前行方向。做事前,没有一套整体的规划是万万不行的。只有做出真正的战略,才不致于出现跟风投机行为,公司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其次,中国企业家还应具备全球化创新能力,移动互联新时代,所有旧的行为方式都不再是商业取胜的最佳方法,企业家需要做的就是随时随地地通过学习和观察找到创新的机遇。再次,中国企业家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透过文化的力量,增加正面信念,激励整个团队的人去做他们从未想象过的事情,创造具有市场竞争力和前瞻性的核心产品。我们认为,只有富有开拓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中国企业家,才能适应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才能引领中国未来的市场形态和行业格局。

一位出色的企业家,一定要具有“企业家精神”。习近平主席近年来反复强调“发扬企业家精神”。“爱岗敬业、遵纪守法、艰苦奋斗;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是一位出色的中国企业家所应该具备的精神特质。眼下,世界经济深度调整,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创新驱动成为国家战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重中之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需要中国企业家发挥创新驱动发展理念,激发公司的活力,进而激活整个经济,焕发新动能。企业家精神中的创新精神,也十分契合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要求,是中国经济结构优化和产业升级急需的精神资源。追求卓越是一种不甘落后、持续奋进的信念和意志,是一种求臻至善的精神和格局,永不自满、永不懈怠、永不停顿的价值追求,是中国企业家攻坚克难、基业长青的努力方向。中国富豪处于中国企业家的“领头羊”位置,如果不能充分发挥“头羊效应”,经济发展就会缺乏创造力和发展活力。因此,中国富豪必须胸怀理想,有一种不达卓越不罢休的坚定信念,带领公司不断突破过去、不断超越自我,努力向建成价值长青公司的目标前进。伟大的时代呼唤更多的中国富豪锤炼出企业家精神,成为出色的中国企业家。

毫无疑问,新时代是一个催人奋进的时代,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时代。以中国富豪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家群体当与新时代同频共振,通过创新为时代注入蓬勃动力,推动中国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有人曾这样描述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冲击:“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如今,迈入新时代,中国企业家群体早已超越“江河汇聚成川”的初始阶段,他们还将以“百川东流归海”的激情,为推动中国经济迈入高质量发展的轨道、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进程,作出自己重要而独特的新贡献!



七个富豪的“短命”时光


包括“中国首富”在内的很多中国富豪,在这个榜那个榜上的排名总是变幻莫测,他们的财富时而猛涨时而大减,过山车一般。下面我们盘点出来的这7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富豪,在某一位置上的“荣耀时光”都很短暂,由此可以加深我们对“中国首富”为啥“短命”的认识和理解。


李河君: 20分钟丢掉“中国首富”位置


中国首富20分钟内丢掉首富位置,历经人生喜悲。2015年5月20日上午,因为旗下子公司股价暴跌,中国首富李河君在20分钟内丢掉了首富位子。

汉能是一家民营企业,成立于1994年。他创造的一个奇迹是建成金安桥水力发电站。此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中游,是国家特大型水电站,装机容量达到300万千瓦,其规模盖过当年名震一时的葛洲坝水电站。葛洲坝水电站的总装机容量是271万千瓦,建造时国家动用了5.5万人,历时16年。而汉能以民企身份,花了10年时间完成。

李河君曾说:“水电站就是印钞机,年年有几十亿元现金流。”这也是他投300亿元进军光伏的底气所在。然而港股明星汉能却以“断崖式”跳水震惊香港、内地两地资本市场,47%的跌幅使得李河君身家蒸发千亿元,告别“中国首富”宝座。

不过,纵观李河君的创业之路不难发现,他是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要撞破的人,不仅能在短短20分钟内,身价暴跌千亿元,更能在短短一日内净赚1000万元,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收获近3亿元,甚至一年内财富增长超过862%。

李河君和汉能经历凤凰涅槃之后,企业实现了脱胎换骨般的改造,已经高调复出了。现在的他希望可以利用自己拥有的世界最尖端的薄膜太阳能技术,帮助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领先一把”。


黄光裕:三届首富的荣耀已随风而去


从广东汕头农村的无名小子,到富甲天下的中国首富,再到锒铛入狱的经济罪犯。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经历就像一部香港老电影,充满教父式的传奇色彩。

1986年,17岁的黄光裕跟着哥哥黄俊钦,揣着在内蒙古攒下的4000元,又借了3万元,在北京前门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一个100平方米的门面——这就是国美电器连锁店的发端。1988、1990、1993和1999年,国美电器经过4次调整扩张后,步入快速成长期。

1999年更走出北京,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到2004年底,国美电器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及东南亚区的主要城市,拥有30多个分公司,190家门店。

2004年6月,国美电器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在海外上市的家电连锁企业。该年10月,黄光裕以105亿元的财富数额首次问鼎中国首富,成为中国白手起家的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2005年,黄光裕与其兄黄俊钦共同投资20亿元打造国美家电工业园,并进军房地产行业;2006年,国美电器并购永乐电器;2007年,成功收购蜂星电器,全面托管大中电器;2008年,以三联商社第一大股东身份,控股三联商社。

短短的10多年间,国美以凶猛的价格战迅速打开各地市场,所到之处刮起阵阵价格旋风。目前,国美电器已发展为全国最大的家电零售连锁企业之一。旗下门店总数达1223家,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

三届“中国首富”光环让他内心膨胀,他将国美的具体工作托给了职业经理人陈晓打理,自己却开始了一场场豪赌:豪赌房地产,豪赌资本市场,豪赌人生每一时刻。

膨胀中的黄光裕偏离正轨,走向极端。2008年黄光裕被拘,涉及非法经营、内幕交易、单位行贿多项罪行。黄光裕的人生由此急转直下,跌入谷底。



兰世立:草根首富沦为阶下囚


从草根崛起到湖北首富,转而为阶下囚,再到复出申冤,兰世立经历了过山车似的跌宕人生。这些戏剧性的变化,既缘于兰世立强烈的欲望和张扬的个性,也刻着这个时代的印迹。

兰世立是个谜一样的人物。他是典型的湖北小个子,但他身上蕴含的能量却非常惊人。

一般人很难说清,兰世立的主业是什么。在过去的10多年,他插足过电脑、餐饮、房地产、广告、交通、投资、旅游、航空、电信等20多个行业——几乎涉及了所有不同时期的热闹行当。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为什么要有主业,当一个行业还没有起步的时候,我介入,等把它做到一定的高度,我就会把资金撤出来,盈利就可以了。”

然而在2005年进入航空业之后,兰世立的噩梦开始了。东星航空在随后5年中成了一个大包袱,兰世立的资金链绷紧了。10年前,他荣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70名。在2005年进入航空业之后,兰世立的噩梦开始了。他旗下的东星航空因陷于破产而遭遇4度被抓,其所涉官司震惊海内外。顶着“破产”帽子身陷囹圄4年的他,曾从监牢里传出一封绝笔信。如今他二次创业,一边打官司,一边东山再起。在出狱仅仅两年后,他旗下公司资产已逾百亿。他是一个传奇,未解之谜。


施正荣:昔日“中国首富”如今身无分文


他曾是国际顶尖学者,中国光伏产业领导者,仅用5年时间,公司成为全球光伏企业前三强,他也成为十几亿人羡慕的首富。曾花20万美元包机去开会,能给自己买10辆豪车,能和美国副总统吃饭,能和英国王子谈合作,傲视群雄鲜有人能敌。然而,又用了7年时间,就赔光了186亿元财富,跌下神坛,他是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创始人施正荣。

2005年12月14日尚德电力在纽交所上市,当日收盘时每股达到34.02美元,施正荣以186亿美元的财富数额成为2006年中国首富。施正荣被国际光伏科学与工程大会授予“特别贡献奖”,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环保英雄”和“可以拯救地球的50人”等,尚德电力更被称为“光伏界的微软”。

尚德电力的成功,让许多企业和地方政府眼红,大家争相模仿,一拥而上。一时之间,中国的光伏产业空前昌盛,全球前十的光伏企业里有5家是中国的。这样导致的结果是竞争激烈、产能过剩、利润降低。尚德电力是在政府的关爱下发展起来的,从最初的提供场地,引入资金,在银行担保贷款,到后来的私有化上市,都有地方政府助力的身影。这样就导致一个在政府的襁褓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很难承受暴风雨的侵袭。从一开始,光伏产业就在畸形发展。有媒体报道:光伏企业是黑了中国的环境帮欧美国家实现绿色。

他一直说自己是个科学家,不是企业家。施正荣成功过,也失败过,但今天不以成败论英雄,从海外回国创业,从科学家到商人,他在一步步改变了自己,就算跌得再痛,也书写了中国光伏产业的传奇,毕竟是他让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提前了15年。


沈文荣:“钢铁沙皇”只做了10小时“中国首富 ”


在中国民营钢铁企业乃至其他行业民营企业家心目中,沈文荣总是被视为“传奇式的英雄”,他一手将沙钢从45万元起家的钢铁小作坊培育为年销售收入2075亿元位列世界500强的民营钢铁龙头企业,以200亿元财富数额位列200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榜首,成为首次问鼎“中国首富”宝座的传统制造业富人。

作为沙钢的掌舵人,沈文荣是“钢痴”,是“钢铁沙皇”,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版米塔尔”。多年来全身心扎入炼钢事业,靠着痴心,他成就了第一个把民营企业带入世界500强的“妄想”。他说:“如果你没有在本行业做到全国第一、世界第一,就不要做其他事情。”

正是沈文荣这种难以言明的强悍基因,促成了沙钢的野蛮成长,造就了业界惊叹的“沙钢速度”。自2005年开始,沈文荣就开始从世界各地收购矿山以保证开采量,从而使沙钢逐渐坐拥10亿余吨铁矿石储量,悄无声息地成为国内拥有海外铁矿石数量最多的民营钢企。如今,沙钢位于世界500强第318位,总资产1800亿元,年销售额高达2075亿元,未来将冲刺世界第一。

中国商业史上总有一些巧合的事情发生。

在沈文荣成为200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的“中国首富”后,仅仅过了10个小时,随着同一榜单中的忠旺集团成功在香港上市,忠旺集团董事长刘忠田的财富数额立马超过沈文荣,成为这个榜单的新晋首富,从而让沈文荣仅仅体验了10个小时的“中国首富”时光。


陈天桥:中国最年轻首富的传奇不再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有这样一个年轻人,用50万元的创业资金,在短短5年时间内,登顶《新财富》所评的“中国首富”,当时,他年仅31岁,截至目前,依然是中国最年轻首富纪录的保持者。这个年轻人就是陈天桥,盛大网络的创始人兼CEO。

1999年11月,陈天桥放弃高薪和稳定的工作,把炒股所得的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招了20多个人,成立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盛大创立之初,网络游戏中国还是一片空白区,几个月后,盛大拥有了100万名注册用户。2000年前后,在经历了绝大多数公司都未能幸免的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陈天桥捕捉到了“网络游戏”——这个日后让盛大一鸣惊人的机会。2002年,《传奇》游戏为盛大带来约6亿元的收入,超过国内三大门户网站的收入总和。陈天桥的个人财富,也是从那时起爆炸式地积累起来,到2004年,盛大网络赴纳斯达克上市,31岁的陈天桥以150亿元的财富数额成为“中国首富”。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首富,风头丝毫不逊今日的“二马”。然而,在经历了《传奇》的辉煌之后,陈天桥品尝到更多失败的滋味。

公司上市后,陈天桥开始着手盛大的转型:从软件运营商,转变为软件+硬件供应商,以硬件为入口,靠内容来盈利。遗憾的是,这次转型成为陈天桥不可言说的痛点。2008年,陈天桥对文学内容有了更大野心,成立盛大文学。但盛大文学一直没有走出转型失败的阴影。陈天桥第二次短暂的光辉时刻是在2009年,盛大在端游领域的市场份额仅次于腾讯,盛大游戏也得以独立上市。而后的三年中,盛大网络股价持续低迷,并于2012年从纳斯达克退市。而盛大游戏,于2014年被陈天桥出售,并先后经历7次易主,陷入各方利益的矛盾斗争中。至此,盛大集团剩下的只有投资业务,再度归来,曾经在互联网兴起时代里呼风唤雨的盛大网络已经风光不再。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陈天桥夫妇以102.6亿元居238位,并常年远居国外。


梁稳根:曾经的“中国首富”面临着巨大考验


自1995年三一重工的第一台混凝土拖泵下线后,此后十几年间,梁稳根和他的“梁家军”不断创造奇迹。梁稳根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声名鹊起是2005年。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以高票获得通过,并由此成为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第一股,永久地被载入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史册。

而把三一重工推向巅峰的,则是2008年政府实施的4万亿元投资拉动计划。在这次计划的刺激下,全国各地大兴土建,市场对工程机械的火爆需求成就了所有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当年销售额突破200亿元,成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龙头。2010年,三一重工净利润暴增186%,股价2010年涨幅高达85.5%,为梁稳根带来巨额的财富增值。2011年,梁稳根以700亿元的财富数额问鼎中国首富。

可惜的是,市场的拐点在第二年就出现了。国内固定资产投资需求下降,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政策收紧,双重作用使工程机械业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寒冬。一大批中小公司宣布死亡,残留一线生机的行业巨头们也集体休克。三一重工面临的还远不止这些。早在2009年,其就陷入与中联重科的“间谍门”旋涡。“间谍门”成为三一集团将总部搬离湖南长沙的导火索。2012年,三一集团将总部迁往北京。

2012年以后,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机械销售额下降80%,净利润缩减至56.86亿元;2013年继续萎缩,净利润较上一年减少48.96%;2014年,净利润仅为7亿元;这之后,梁稳根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的位置,也渐行渐远。2017胡润百富榜,梁稳根以278亿元的财富数额,仅排在第54位。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