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工作着,快乐着

2018-02-05 10:05:27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黄菲
[收藏]


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有43.6%的被访者的生活重心为工作,远远超过以配偶为重心(8.8%)和以父母为重心(4.7%)的,可见,在当今的生活中,以工作为主体的“工作文化”相对以家庭为主体的“家庭文化”已经处于强势地位。工作,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此重要,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精力、我们的智慧都献给了工作,甚至我们的社交圈朋友圈也多数围绕工作而存在。在工作中感受快乐,创造快乐,变得无比重要。


快乐工作是一种刚需


你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做什么?对于绝大部分成年人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两个字:“工作”。

90后钟小米是一家连锁甜品店的糕点师。从早上9点到晚上6点,她都在甜品店度过,有时候接到急单还要加班;80后郑佳奇是一家文化公司的设计师,他的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半。客户临时有要求,领导临时有任务,晚上加班到10点也是常事;70后公务员翁昊的工作时间更长,因为他生活在上海,买的房子离单位远,他每天花在通勤上的时间就需要将近三小时。

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人,工作正在成为我们生活的重心和中心。从1月到12月,从周一到周五,从被闹钟唤醒的早晨到天光暗淡倦鸟归巢的黄昏,甚至夜晚和周末,我们都在围着工作转。工作占用了我们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时间,最多的时间。如果我们不能从工作中发现快乐,享受快乐,创造快乐,就意味着,我们一天中最多的时间,是和快乐无缘的。

你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做什么?问题的答案,还是工作。

60后的谭大宇,24岁大学毕业后就成了中国邮政的一名员工,到今年已经工作了32个年头。他从普通员工做到了一个地级市邮政分公司的总经理,也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做到了一个两鬓微霜的中年人;70后的顾微微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入职20年,青春少女成了中年妇人,实习医生成了主任医生,同科室的同事,关系亲密堪比家人;50后的赵伯轩退休前是一名老记者,单位为他举行的退休仪式,颁给他一枚特质奖章,感激他在新闻战线上工作了36年。

从20多岁到60岁,我们都处于工作中,工作贯穿了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我们心智最成熟、身体最健康、精力最丰沛的年龄——简而言之,我们人生中的黄金时代,都在工作。我们和工作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超过了父母,超过了爱人,超过了子女。如果不能从工作中感受快乐,就意味着,我们一生中那些最好的时光,是被荒废和虚掷的。

我们说快乐工作是一种刚需,是因为工作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主题,最主要的活动,是伴随我们一生最长的行为。我们要拥有充满快乐和活力的一生,要令生命保持丰富明亮的色调,要对生活满怀爱意和希望,就必须在工作中发掘快乐,体验快乐,创造快乐。视工作如牢笼,我们一生便如囚徒;视工作如重荷,我们一生便如苦力;视工作如畏途,我们一生便如惶惶然的丧家之犬,没有归宿。高尔基说:工作是一种乐趣时,生活是一种享受;工作是一种义务时,生活则是一种苦役。一个人的工作状态折射出他的人生状态,一个人的工作观折射出他的人生观。我们是充满怨气、戾气和不平之气地度过一生,还是充满感激、庆幸、喜悦之情地度过一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以怎样的心态看待工作,取决于我们能否从工作中得到快乐。

我们说快乐工作是一种刚需,也因为快乐的工作是更高效的工作,更高质量的工作,更能创造价值的工作。快乐,才能热爱,而热爱是最大的生产力。仅仅为了谋生而工作,这是最低级状态的工作;为了得到认可、为了进入某个阶层而工作,工作也只是一块功利的敲门砖,只会念念于结果,而忽略过程中的滋味。而出于热爱去工作,内心有着爱与喜悦的源头,生机、活力、乐趣、创造力就会汩汩滔滔地奔涌。能将工作做得出色、出新、出彩的,必定是那些能以快乐之心热爱之情对待工作的人。能否成为一个更优秀更卓越的工作者,能否在职场上有一番作为,创一番成就,在很大程度也取决于我们能否快乐地工作,因为唯有快乐,才能主动,才能投入,才能孜孜以求全情投入。

快乐工作不仅是个人生活和发展的刚需,也是新时代的刚需。今天这个时代,不是一个粗放型的时代,一个匮乏型的时代,而是一个物质极大丰富、文化日趋多元、人们的物质文化需要升级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的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更强调效率,更追求质量,更注重“体验感”,更需要精细化、优质化、个性化、创新化的社会产品和社会服务,因此对工作者必然也提出更高的要求——他必须是洋溢着快乐的,乐于担当,乐于挑战,乐于创造,乐于参与,乐于奉献。一个不快乐的工作者,对工作是敷衍的,被动的,麻木的,内心对工作没有喜悦感,没有超越的雄心,没有挑战的勇气,没有创造的激情,他的状态永远是“要我做”而不是“我要做”。这不是一个符合新时代要求的工作者,一定会被社会边缘化,被时代冷落。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大幕初启,量子通讯崭露头角,数据算法推陈出新,新型材料不断涌现……我们不能想象,一个无法在工作中得到快乐的人,如何胜任这些极具挑战性、极需创造力的工作。



工作带来无与伦比的快乐


工作不是为了抵达快乐,工作本身就是“快乐”的一个源头,是一个蕴藏着快乐的过程。工作带来的快乐,是更确定、更可期、更可持续的快乐。

如果将“快乐”按人的需求分成五个层次,我们会发现,工作在每一个层次的“快乐”中都扮演着无比重要的角色。

工作带来了生存需求被满足的快乐,在今天的语境下,我们可以理解为,物质丰富的快乐,“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被满足的快乐。“财务自由”是这些年的一个热词,尤其受到年轻人的欢迎,而实现财务自由最可靠的途径,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就是工作。一位哲学家说,“真正的自由属于那些自食其力,并且在自己的工作中有所作为的人。”正是如此。

工作带来了安全感被满足的快乐。我们具有工作的能力,能够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可以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不管发生怎样的变故,不管身处怎样的境地,只要能工作,我们就有了做人的底气。工作是我们行走于人世的最可靠最可信赖的伙伴。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即使嫁入富庶之家,在物质上完全有条件做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仍然选择去工作,我一个闺蜜的话或许能代表她们的某种心声:“工作是我的安全感,手心向上去要,不如撸起袖子去挣来得踏实可靠。”

工作带来了情感和归属感被满足的快乐。引申来说,是“抱团”的快乐,社交的快乐,互动的快乐,被需要的快乐。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从事的都是平凡的工作。文员、设计师、教师、程序员、快递员、收银员、餐饮服务员……正是因为这些平凡工作的存在,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加丰富。这意味着我们几乎可以在任何组织、任何社会角色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义和位置。每个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都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每天所做的事情虽然微小,却也是有意义的。世界的进步并不单单靠英雄们有力的臂膀向前推动,每一个诚实工作着的人都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同时,工作还为我们打造有意义的关系。没有人可以活成一个孤岛。作为社会的一员,需要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互动,需要群体的归属感。工作能够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联结,使某“个人”成为团队中的一员,成为集体中的一份子。工作给了我们理由和机会去建立与他人的关系。人生短暂,要想过得充实、美好、快乐,需要很多友善、强健的关系来支撑。和同事一起熬夜加班赶项目固然辛苦,但这辛苦中岂不也有一种与铁血战友背靠背互相支撑去战斗的快乐?在工作中互相支持,互相关照,互相鼓劲,这种与队友合作带来的温暖和快乐又是何等的令人依恋。

工作带来了被尊重的快乐。我们都希望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能力和成就得到认可。我们都希望确认自己有实力、能胜任、受信赖、充满信心和力量。唯有这样,我们才能感知自己是一个有尊严的人。湖南和湖北的方言中将那些没个正经工作的人称为“打流”,认为他们无所事事,不务正业,不可信,不可靠,好人家的姑娘绝不会找这样的人做对象,正常人也不会将钱借给这样的人。而那些踏踏实实工作的人,即使从事的是收入不高的工作,也会被认为是值得尊重和交往的人。我们常常说,工作着是美丽的。这说明我们的社会有这样一种共识:工作着是值得尊敬的。能体会到这种被尊重的快乐,工作中的那一点辛苦谁说不是值得的呢?

工作带来了实现自我的快乐。工作是一个施展自己才能的领地。我们寒窗苦读得来的知识,我们的应变力,我们的决断力,我们的创造力,我们的领导力……都能在这个领地得到施展。除了工作,没有哪项活动能提供如此高浓度的充实感、成就感、使命感,没有哪项活动能提供如此充分的自我表达自我实现的机会。陆杰是一位高中数学老师,他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在课堂上讲解关键的知识难点后,看到学生的脸上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播知识,激发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求之心,这种快乐真不是薪水可以相提并论的。”正是这样一种强烈的快乐感,促使他尽量使自己的每堂课都讲得深入浅出,生动活泼。手艺精湛的工匠,制造出赏心悦目的产品时,会感到快乐。医术高超的医生,实施手术救治病人时,会感到快乐。记者写出了一个引起反响的报道时会感到快乐,编辑在街头看到自己出版的杂志时会感到快乐,广告人签下一个合约时会感到快乐,程序员开发了一个软件时会感到快乐……因为他们在工作的过程中尽情运用了自己最高的技艺,施展了自己平生所长,实现了自我价值。自我价值实现是人生的最高目标,而人又是社会人,工作正好搭起了人与社会之间的桥梁。因为“我”的工作,这热火朝天的社会中,“我”不是一个无所事事者,不是一个袖手旁观者,而是一个参与者,一个建设者,一个有用的人,一个被需要的人,一个发光发热的人。这样充满了自我认同和荣誉感的快乐,是人生至高无上的快乐。


快乐是一种好的工作观


我们习惯将工作和责任联系在一起,和“努力”联系在一起,和“艰苦”联系在一起,和“付出”“奉献”“牺牲”“奋斗”……这些庄重、严肃、高大上的词语联系在一起,却很少将它和“快乐”联系在一起。实际上,快乐工作,是一种好的工作观,尤其在今天这样的时代,快乐是一种生产力,一种明亮、向上的社会气质。新时代给了我们更大的择业空间和自由度,工作选择正在越来越多元化。这是时代的巨大红利,使快乐工作成为一种更大的可能性。

然而就个体而言,要在工作中得到快乐,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世上没有唾手可得的快乐。快乐是工作者收获的最甜蜜的果实,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收获这果实。那些轻慢工作、敷衍工作、对工作没有敬畏之心热爱之心感激之心的人,无法得到这幸福的回报。

要快乐工作,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工作”的意义。任时代如何变化,工作是一切成功的必由之路,也是一切梦想的坚实底座。崇尚工作、尊重工作者,就能“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汇聚强大正能量”。“劳动是人类的本质活动,劳动光荣、创造伟大是对人类文明进步规律的重要诠释。”劳动精神,应成为每个人的精神原色。通过工作,我们收获满足感、快乐感、尊严感,正是这些让我们拥有丰盈的精神世界。无论是对于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还是每一个个体,面对“你将如何存在”的问题,工作都是最好的回答。1835年,一个年轻人在他的大学毕业论文中写道,“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过得完美。”这个年轻人叫卡尔·马克思,至今我们还在从他的思想里汲取向上向前的养分。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诠释“工作”于我们的意义:工作着是高尚的,工作着是美丽的,工作着是幸运的,我们与工作相互成全,我们通过工作,与社会、与时代、与国家、与世界,相互成全。那些找到了工作意义的人,工作于他们是一种快乐。因为他们视工作为使命,视工作为幸运,工作承载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渴望,他们对自身的期待,为他们搭建了一个充分施展才华、实现价值的平台。

那些专注于工作,将工作做到极致的人,工作于他们是一种快乐。看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会发现那些修文物的师傅的脸上,都有一种沉静的喜悦,一种从容的快乐。因为他们长期专注于工作,掌握了精湛的技艺,并且在工作中运用了自己平生所学。不难发现,那些有一技之长的人,更容易在工作中取得成绩,也更容易在工作中得到快乐。无他,做自己擅长的事,更自如,更自信,更有成就感,当然也会因此而更快乐。而这“擅长”,来自于全身心地投入。正如习总书记所说,“一切劳动者,只要肯学肯干肯钻研,练就一身真本领,掌握一手好技术,就能立足岗位成长成才,就都能在劳动中发现广阔的天地,在劳动中体现价值、展现风采、感受快乐。”将工作做到极致,就是我们所倡导的“工匠精神”。这个词语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既是契合供给侧改革的需要,鼓励企业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更是决策层在倡导一种内心充满定力、凡事精益求精的时代气质,一个工作者,应涵养这种时代气质,令自己的工作因卓越而快乐。

那些喜欢工作的人,工作于他们是一种快乐。大多数人初出茅庐,只能从“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开始。但如果抱着勉强接受、不得不干的消极态度,总是感到不满意,怪话连篇、牢骚满腹,这样下去,本来潜力无限的人生只会白白虚度。不管在怎样的公司,基础工作都很重要。做不好单调工作的人,也做不好有难度的工作;不了解实际微观状态的人,也无法做出宏观的判断。如果不肯抛弃“工作是别人要我做的”这种意识,就无法从工作的“苦难”中解脱出来。与其寻找自己喜欢的工作,不如先喜欢上已有的工作,脚踏实地,从眼前开始。只要喜欢了,就能不辞辛劳,埋头工作。只要一心一意埋头工作,自然而然就能获得力量。有了力量,就一定能做出成果。有了成果,就会更加喜欢工作。这是一个与工作共赢的良性循环,也是一个与工作共同成长“两情相悦”“彼此成全”的美好过程。

那些有创新精神的人,工作于他们是一种快乐。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一样注重创新,需要创新,鼓励创新,给创新这么大的舞台。21世纪的经济是创造力经济,中国要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国家号召创新,企业鼓励创新,一个有创新精神的人,必将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一个有创新精神的人,有求知欲望,有对新事物的好奇心,有对世界的热情,有挑战的勇气,有冒险精神,工作于他们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充满惊喜和乐趣。这样的人不仅能感受到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带来的快感,超凡脱俗的创造力带来的成就感,还有恰逢其时正好“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幸福感。

“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新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愿每一位工作者,都能成为一个快乐的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