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金晨:“放射性屏霸小花旦”

2017-03-13 15:57:21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11期作者:坤玉
[收藏]


金晨被各大媒体封了个犀利的称号,“放射性屏霸小花旦”,这个称号总给人一种“前方高能”的即视感。

得此称号,无非是因为2016年一开始她就以放射性的姿态,汹涌地霸占了各种热播剧集,《秦时明月》《女医·明妃传》《云之凡》《青丘狐传说》这些大制作里,全都能看得见她的身影。


跳舞是她自己的选择


金晨的爸爸是一名舞蹈老师,其实金晨的妈妈也是,父母都做这一行,于是两位家长决定绝不能让孩子再学跳舞。因为啥?苦啊!金晨有一个姐姐,大她8岁,虽然继承了爸妈的文艺天赋,但是远离跳舞学了古筝。所以到了金晨,爸妈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学什么都行,就是别学跳舞。

“我们开始没想让她学,但是金晨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人。”趁女儿化妆,金晨妈妈和记者扯着闲篇。“我们家一直住的是文工团大院,金晨从小和姐姐性格就差别很大,姐姐特文静,不爱说话,她却特别活跃,全院的人都认识她。从小就男孩子性格,很独立,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作决定,自己完成。比如小时候,我们家住在四楼,她每次都要自己独立下楼梯。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次,我怕她太累,就在一楼最后几个台阶的地方把她抱下去了,结果小人儿气哼哼地坐在台阶上不走了,最后又爬回四楼重新自己再走一次。”金晨妈妈回忆着女儿小时的趣事。

那时,金晨也知道爸妈的打算,但是她天生就对舞蹈感兴趣。“我记得当时我爸把我领到少年宫,什么班都可以报,就是不能选舞蹈。但是我对其他的都不感兴趣。每次我到了少年宫,都跑到舞蹈教室外,贴着窗户玻璃朝里看。我爸妈一看我这么喜欢,这么想跳,也没辙了。那时我特想要一双舞蹈鞋,买了之后到哪儿都穿着。爸妈觉得,那还是让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只要与舞有关说啥都听


爸爸算是金晨的舞蹈启蒙老师,从6岁开始,金晨就跟着爸爸学习跳舞。“金晨是天生适合跳舞的孩子,她的身体非常柔软。所以虽然我和她爸爸心疼她,怕她辛苦,但是看在她那么喜欢,还是顺从了她。”金晨妈妈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个决定还是对的。因为是亲爸教,本身作为舞蹈老师就懂得方式方法,加之更了解孩子的脾气,“我爸因为了解我,所以下手的轻重把持得很到位,但刚开始接触舞蹈时还是比较苦的。”

金晨自认为小时候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可调皮了,出门到处跟小朋友打闹,经常把院里小男孩揍了。我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有正义感的小孩,见不得别的小朋友受欺负,就老去打抱不平,所以揍的都是男孩!”但是,在学舞蹈这件事上,金晨还是很有分寸的,虽然也经常会有叛逆的念头,但是自从听说爸妈要让自己去考专业的舞蹈学校,不听话就考不进去,金晨还是都乖乖地练习。“其他事可能都不听爸妈的,但就这件事,比如你要是瘦不下来,或者你要是专业不过关,就考不上舞蹈学院,一听到这个,我那根神经就立刻绷紧了。”


压抑青春期因演戏释放


看着如今无比开朗的金晨,你很难想象,从10岁考到上海的舞蹈学院,到大学考来北京,这期间漫长的青春期岁月,她一直过得很压抑。“那么小的年纪,突然离家那么远,然后学跳舞又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以前是爸爸教,后来变成老师教,肯定要严厉一些,可能是因为那几年压力太大,所以性格一下就内向了。”金晨那段时间几乎没什么朋友,人也变得非常沉默。“但是我从不后悔那段时间吃过的苦,至少让我现在变得坚强,这个也算是我如今的一个优点吧。很多人都说当演员辛苦,但经历过学舞蹈的过程,现在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叫什么事儿。”

因为学跳舞,所以金晨很小就开始被要求减肥,“老师会不定期抽查宿舍,看我们有没有偷藏零食,搜出来就给扔了,或者老师直接拿走。”话语间,金晨流露出深深的惋惜和无奈。“那个时候其实也习惯了。也没想过放弃,包括现在做了演员,偶尔也会练练,因为已经成职业病了,很难放弃舞蹈。”

到了大学,由于地域和环境的改变,金晨仿佛又找回了小时候的活泼性格。而真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做了演员之后。凭借扎实的功底,2011年在《舞动奇迹》中拿了冠军的金晨,正式进军演艺圈。而对她来说剧组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大家都比较放得开,而且你也必须把自己放开。因为我没有学过表演,心里会很忐忑,没自信,所以我只能先把自己放开。我发现,慢慢地遇到一些事,没有那么爱钻牛角尖了。心大了,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在的感觉,非常舒服。”


面对“骂声”内心足够强大


金晨是幸运的,这个观点来源于《女医·明妃传》刚刚热播的时候,因为她在剧中饰演了一个刁蛮无理、心狠手辣的皇后,从郡主到皇后,这个角色一直不间断地跟刘诗诗抢黄轩。按说,这样的人物设定,容易招黑。但同时开播的《花样姐姐》中,她又成了大大咧咧的金晨,第一集就把观众萌得外焦里嫩,屋子乱糟糟的处女座女孩,刚出国就把箱子落在了国内酒店,这一切的一切显得格外真实。

“我接《女医·明妃传》时其实没想太多,就是按照剧本和自己的理解去演。最初的压力其实是担心自己演不出那股坏劲儿。结果该剧播出后,我的微博下面全都是骂我的,没一个人说我好。大家都说,‘看到你就想掐死你’‘看到你就觉得你特别坏,就觉得你本人也肯定是这样的’,上升为人身攻击了。我家一个远房亲戚也是,因为很久没见过了,老人家看完之后说金晨怎么变成这样了,然后她女儿还跟她解释说,这都是演戏。其实,我觉得这些挺好的。那个时候我已经接了《花样姐姐》,就是本色出演,结果微博上曾经骂过我的人渐渐喜欢上我了。《女医·明妃传》播到后期,我的另一部戏《青丘狐传说》又开播了,我在剧里饰演了一只很善良的狐狸,观众又纠结了,到底哪个是你。”金晨说即便微博上骂声一片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怎样,“我觉得我内心还是挺强大的,很少有人能比我强大了,有人在微博骂我,我都会觉得,这人骂我,挺好玩的。”

《女医·明妃传》让金晨结识了她“大舅”黄轩。刚进组时她跟大伙都不熟,最熟的就是黄轩,“因为他是我大师哥,我们一个学校的,但也没特别熟,跟别人就更不熟了。我跟别人的戏份很少,那个时候我没事就去爬爬山,我排解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爬山,然后在山上喊一喊,拍戏周围的山几乎都被我喊过了。”“为啥叫他‘大舅’?”“戏里他演我老公,我俩对手戏比较多,聊得也多。他人很好,让人感觉很随和,我跟他一起时总开玩笑,就觉得他是一个很容易亲近的人。跟他聊天是一件很轻松的事,虽然他总跟我聊一些我听不懂的,什么宇宙怎么样呀之类的,但是我还是挺愿意跟他聊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