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90后的故事比我们想象的更精彩

2017-02-10 11:07:37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11期作者:黄菲
[收藏]

当最大的90后都已经到了晚婚的年龄,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世界终究还是成为90后的了。

而他们的故事,比我们想象的更精彩。

“这就是我的人生”


爱小动物、爱运动、爱跟男朋友去邻居家蹭饭……声音甜美、外形柔弱的90后女生陈诣蓝,刚刚加入“拜客”两个月。她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二年级研究生,2016年1月从学校休学一年,开始了专职公益推广的工作。“我是一个有梦想然后愿意等待时机、实现梦想的人。2015年,到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交流,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于自行车的友好。而在广州,骑自行车却常常遭遇到各种困境。”陈诣蓝说。于是,当交流结束回到广州,她便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全职从事公益。“1月7日,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就下定决心要用一年的时间在‘拜客’工作,推动绿色出行。”

有人问:“做这事不觉得会耽误毕业,会影响前程吗?”

“这就是我的人生啊!我想要干净的空气,这是我的个人权益,我得从自身做起,从身边开始改变世界。活在这一刻让我觉得无比有意义。”陈诣蓝答道。

“我在这出生、长大,未来也将在这生活、工作。”谈到广州的未来,陈诣蓝眼中有期待,更多的是笃定,“我要用行动让这个城市变得更美。有人给90后贴上了自私标签,但我们知道事实并不如此。我们有责任感,有梦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好的改变。”

“90后关注的社会问题,往往是影响自己切身利益,或是亲自观察和体验过的,他们想成为身边社会问题的解决者。”广东省志愿者联合会秘书长黎元宇说,在广东志愿者信息管理服务平台注册的志愿者有600余万人,其中近一半是90后,90后行动力更强、更活跃,很多人把志愿活动当作一种社交方式,同时也是一种体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许多人的初衷是‘让有趣的事情变得更加有意义’。”(何璐)

“像是咱们‘90后’干的活”


济南大学大三学生李明在天猫商城上相中了一款斯米尔的鞋子,客服承诺鞋子是100%猪皮制作,李明下了订单。济南下了一场大雨,新鞋子进水,李明这才发现,商家承诺的猪皮鞋垫竟然是一张硬纸板。

对于学习法律的李明来说,这是一个维权的好机会。之前,他曾状告过学校附近的某大型超市,以获胜结案。按照天猫规定,李明将获得所购货物价格两倍或者三倍的赔偿,但前提是李明能证明鞋垫不是猪皮做的。

李明到济南市质监局做鉴定,结果显示,这双鞋子的鞋面、鞋底均不是猪皮,“只有鞋背上那一小块是猪皮”。天猫客服对此答复称,“要证明这双鞋是假鞋必须证明鞋子不含有一丁点猪皮。”天猫客服还表示,济南市质监局的质检结果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有到浙江当地的有关部门进行质检,才能被商家承认。

一怒之下,李明决心要和天猫斗争到底。他又花4000多元在天猫上买了39双同品牌鞋子,并在济南市市中区法院预约立案成功。

在李明出示的《民事起诉书》上,斯米尔鞋品牌所有商和浙江淘宝商城技术有限公司均被起诉,李明请求两被告同意自己的退货退款要求,并承担运费;要求判令两被告返还自己的购鞋款以及双倍赔偿金及各项费用共计8551.96元人民币;要求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此外,因为天猫商城恶劣的服务态度,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自己精神损失费一元。

斯米尔客服联系李明,之后双方进行了协商并达成一致。李明将40双斯米尔鞋子寄回,斯米尔在收到鞋子之后,将6000元现金打到李明的账户上。

除了天猫至今没有道歉,李明最初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他的做法被同学们称赞为“像是咱们‘90后’干的活”。在同学们看来,李明的维权成功不仅仅是对所学知识的活学活用,而且带来了经济利益。(张子森)


“我想做出自己的品牌”


有人说,90后更容易被实实在在的可感幸福吸引,而非“成功学”。在他们的流行语录里,有这么一个词——“小确幸”,指的是一种微小而确定的幸福。

郑小红的“小确幸”就是为父母“帮把手”。“前几年有一次干旱,花椒减产,家里就过得难一些。看到爸妈劳累的背影,鼻子一直发酸。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意识到,他们真的老了,需要我来帮把手。”这位22岁的重庆北碚区素心村姑娘,职高毕业后,回家成立了川心花椒种植股份合作社。同龄人踏入大学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我现在要生产花椒油,已申请了商标。我想做出自己的品牌。”回到农村,郑小红却并不打算像父母那样土里刨食,她告诉父母,要有品牌,才能有附加值,才能做大。“明年我就要扩大生产了,应该可以在重庆的大超市里上架销售。”

从小一起在村里长大的小伙伴们,留在村里务农的,只有郑小红一个。但她并不失落,“有时候也羡慕小伙伴们能自己去飞。但是他们也有羡慕我的地方,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事业了。”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唐丹认为,“回到农村、留在农村,对于90后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小众的选择。这群人的初衷也有分化,有些是为了在农村的天地里实现理想,有些是在照顾父母的同时找到了自己的事业。他们有不一样的人生设计,他们会改变农村的面貌。”(叶琦)


“既要玩得酷,也要靠得住”


2007年入学,2009年毅然辍学参军;2011年,重回大学校园,为纪念当兵经历,骑行940公里退伍回乡;之后数次骑行,并在2014年8月写下遗书,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初次听到这些故事,谁的脑中都会浮现出一个特立独行甚至有些“不靠谱”的人,与眼前这位朴实腼腆甚至有些害羞的大男孩相差甚远。刘尧,1990年9月生,安徽宿州人,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研究生一年级学生。“在别人眼中,我可能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独立,有个性,会不顾一切去做喜欢的事情。但其实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宅男。也可能就是比别人多了点冒险精神,显得格外不一样。”刘尧说。

对于90后“不大靠谱”的说法,刘尧很不赞同。“谁说我们90后靠不住?虽然我坚持冒险精神大于理性,但有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坚持做一个讲原则和重规则的人。”在校期间,刘尧曾先后获得优秀志愿者、自动化系优秀共产党员、“清华大学自强之星”等荣誉,参军入伍期间,荣立三等功一次。回到学校后,刘尧除了继续学业,还担任了国防班的辅导员。对于未来,他也有着清晰的设计,“既要玩得酷,也要靠得住。”刘尧说,“毕业以后,我想先找一份IT行业的工作,然后再创业,把在校所学与个人事业发展结合起来。”(蒋云龙)


“豁出去,脚软永远赢不了别人”


2002年,朱戴维12岁,朱胡安10岁。父亲朱志军带着哥俩来到北京通州的郊区,发现一个卡丁车场,于是就进去玩。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2004年暑假,朱戴维14岁,朱胡安12岁,第一次参加全国卡丁车锦标赛。他们是抱着一种玩的心态去参加这项刺激的暑假娱乐活动。这次活动改变了兄弟俩的人生,并让两人在2009年的中国赛车界被称为中国的舒马赫兄弟。

在第一次比赛中,新手朱戴维在排位赛中只是倒数第三,在预赛和决赛中,朱戴维不断超越,最后成为年度第三。在另一个组别,弟弟朱胡安也拿到了同样的年度第三。哥哥说:“不断地超,感觉超车很刺激。”2006年,在福特康巴斯方程式赛场上,朱戴维获得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排位赛第九,预选赛第六,决赛时下雨。“雨天很滑,一打转就会落后好几位,所以前面的车开得比较保守。”朱戴维豁了出去,刹车比别人晚,过弯道比别人快,在第二圈就抢到了第一位,并一直保持到最后。他说:“脚软的话永远赢不了别人,如果你没有求胜的欲望,你永远只能在后边跑。”

弟弟也在雨中赢来第一个全国卡丁车冠军。排位赛成绩不佳,只在第十一位发车。“我妈说这次不行了,我就不信!”弟弟说,“我从来不服输,不放弃。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能超上去。”朱胡安从第十一位见人过人,逢车过车,最后超了十个人、十辆车,拿到了冠军。

朱戴维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到国外赛车的90后。即使高考时,朱戴维的比赛也没停。但赛车没有影响朱戴维考上了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我不是体育生,因为赛车并不是奥运项目,不会在高考时加分。”朱戴维郑重地说。朱胡安也尽量不让比赛影响功课,很多时候,国外比赛一完,他就马上坐飞机回京,“第二天甚至当天就去上学了”。(邝新华)


“要不断提升抗压能力”


毕业一年多,90后黄潇已换了三份工作。

黄潇大四时进入了一家知名的公关公司实习。因为有了这段非常不错的实习经历,大学毕业后,她顺利进入了另一家公关公司工作。然而,真正踏入社会,黄潇发现工作节奏、压力和强度远远高于实习期间,经常要跟着自己的上司从早干到晚,频繁加班:从订餐到订机票,从复印到文案,几乎无所不干,连双休日也被“侵占”。如此快节奏、高压力的工作,换来的是高收入。虽然刚毕业,黄潇的月收入已达7000元,但她叹息没了个人时间。

一个偶然的机会,黄潇的上司被猎头看中跳槽了,她也跟随上司换了一家新公司。没想到的是,新公司压力更大,令她难以招架。看到频频曝出的“白领压力过大猝死”的新闻,黄潇萌生退意。她家境很好,不过父母还是希望女儿能坚持工作,珍惜职业发展。然而,黄潇还是递交了辞呈。

重新找工作,黄潇并不担心,果然前一段的工作履历,让她很快又找到了新工作。

这份新工作相比之前,公司的影响、个人的收入都要差一些,但符合黄潇的个人兴趣,看起来工作量也适宜,她感到满意。但是在新岗位上做了不久,她又开始抱怨:怎么每份工作都是这样压力大、节奏快?黄潇的父母发现了女儿的问题:遇到一点压力,就想放弃。他们后悔一直以来对独生女太娇惯,鼓励女儿一定要坚持做下去。

黄潇坦言,其实自己也不想频繁换工作,毕竟每次面对一份新工作,需要重新与上司、同事进行沟通和磨合。在职业的选择上,黄潇说,我更倾向于内心体验,不太在乎赚多赚少,只要自己开心就好。父母也都有自己的收入,所以尊重她的选择,只是希望孩子能有好的职业发展前景。在职场中有了些经历的黄潇似乎比以前安定了许多,“喜欢这个行业,也就认定了这是自己未来想要做的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能学到许多新技能,也可以不断提升个人抗压能力。”(许沁)


“我更想和同龄人分享的两个字是‘坚持’”


“乱”,乃网络超人气作者,其代表作《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已成为创世中文网、QQ阅读等阅读平台上最受欢迎的英雄联盟电竞小说之一。他曾以第八位的成绩登上网络作家富豪榜。

1990年12月,“乱”出生于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的一个普通家庭,初一便开始与网络小说结缘。大学在福建师范大学念信息工程专业,但这位理科生却从进校伊始就走上了文学路。

90后写作的网络文学和70后、80后的作品有什么不同?“乱”这么回答:90后的孩子成长在网络的环境之下,他们对电子产品、互联网都不陌生。也正因如此,他们更富创造力、创新性。在《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广受欢迎之前,还没有多少作者涉足电竞小说这一领域,“我们更愿意发展新的类别、创造新的题材。”70后、80后都是看着金庸、古龙的作品长大的,在网络文学作品上,他们更倾向于创作武侠类、东方玄幻类的小说,而90后视野更开阔,接触来自全世界的元素,把它们糅杂在一起,创作出视角更为宏大的作品。

谈到从事这样一份在寻常人眼光中不那么稳当的职业,“乱”笑称,“当然有人会觉得不靠谱。前几天,大学辅导员打电话给我,聊了几句,问我这个‘学渣’是不是还在写小说,我说是啊,一直都有写,正想分享自己的小成绩时,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你要换个工作,不能一直这样……”

“好在我爸妈一直挺支持我的,不过,他们没想到写作能给我带来那么高的收入。对他们来说,在网上能挣到这么多钱简直难以置信。”

和同龄人相比,“乱”可以算是少年得志,但他只是说很庆幸自己选择了网络作家这个职业,“网络创作除了能带来丰厚收入,本身还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乱”直言,选择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作为职业对90后很重要,但他更想和同龄人分享的是“坚持”两字。他说,人人都能看到他的成绩,但却看不到他每天要码字6000个以上,没有这份坚持,他走不到今天。(陆绮雯)


“我看中的是全球市场”


方玲就读“学霸”云集的复旦大学,还没到毕业季,手上就已经拿了4张企业录取书。相比其他90后,方玲的经历略微有点特殊。大一时,她加入了学校的社团“远征社”。远征社的主要活动是公益。大一暑假,她随社团12个人一起去云南支教。此后,方玲成为了远征社社长,与公益活动结下不解之缘。另一个不同寻常的经历是在大三时,方玲获得了学校的交流生名额,用一年时间去日本早稻田大学就读政治学。

大四时,有一家人才中介公司邀请100名学生集体赴日本直接参加几家日企的面试。方玲拿到了赴日的面试机会。她发现面试中,公益和留学为自己加分不少。面试官的问题,大部分都很常规,比如:大学时代最努力做的是哪件事,最能体现领导力的是哪件事,最难忘的是哪件事等。对方玲而言,公益的经历、留学的经历,每一件讲起来都足够精彩。

方玲渐渐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生在上海,如果不离开,未来怎样我几乎都能想得到。然而出去后,未知的广阔的天地里,我会遇到更有趣、更精彩的人和事。这让我很期待。”方玲说。

对于孩子到海外就业,父母有点担心。可是方玲却认为很寻常。她告诉父母,她看中的就业空间,其实是“全球市场”。“我未必会在日本呆很久。或许过几年,公司还会派我到其他国家的分部去。我特别喜欢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与不同的人一起工作。”这样的“全球视角”,大概是90后这一代的特点。从小耳闻目染的媒介大多是全球化的,出国旅游坐飞机,几乎是伴随着他们成长的寻常事。(龚丹韵)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