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标准答案”的非标准吐槽

2016-11-09 17:32:48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8期作者:宾丝丝
[收藏]

每一个接受过教育的人,在从小到大的学习中,都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评判标准,那就是“标准答案”,即使是像语文这样的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对所谓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写作特点”等等都有“标准答案”。

一个人的早期经历和从小所受的教育将会影响其终身创造力。当我们的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逐渐丰富后,再回过头来用质疑和批判精神来审视“标准答案”时,也许会猛然感到:那些所谓的“标准答案”其实是对我们思维模式的一种禁锢,不知不觉地将我们变成了一问一答的“机器人”。其实,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没有形态、没有颜色、没有气味的宝贝,那就是智慧。在你充满美好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中,你能感受到思想所碰撞出的朵朵智慧的火花,更重要的是,智慧永远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匪夷所思的“标准答案”


在我们的基础教育中,使用“标准答案”,有时候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收获》编辑叶开说,女儿在读小学三年级时,就曾遇到过这样一道语文题目:“三国故事里谁最有智慧?”刚看完《三国演义》彩图本的女儿,很流畅地写下自己的答案“孔明和庞统”,不料教师却给了她一个大红叉,因为标准答案是“诸葛亮”,而写下“孔明”就是错误,何况还上了庞统。

无独有偶,另一所重点小学一年级语文题目是:蜜蜂、小鸟、兔子和熊猫四种动物,请从中找出一种跟其他三种不同的动物。孩子们众说纷坛,有人认为是小鸟,因为只有鸟有羽毛、还会飞;有人认为是蜜蜂,因为唯有它是昆虫,而且只有它尾部有刺;更有人认为是兔子,因为只有兔子长着长耳,它还是其中唯一进入十二生肖的一位;可最终老师给出的“标准答案”是——熊猫,其理由为,它是唯一需由动物园饲养的国宝级动物。

此类“脑筋急转弯式”的命题,本来具有良好的益智和启迪功能,如果出题人让孩子做出自由回答,并给出理由,只要言之有理,符合逻辑,没有偏离常识,教师应判为正确,是值得推广的好题,而一旦遭到“唯一标准答案”的限定,它便迅速沦为一道臭题、愚题和滑稽之题。

更有意思的是,“标准答案问题”根深蒂固,面广量大。比如“雪融化之后不是春天而是水”“π不是圆周率”“齐心协力不是共同协力”“如果你是孔融,就必须让梨”等等的“标准答案”,把一些原本可以多元回答的问题“标准”起来后,别说让孩子来答,就是让专家教授来答也难免会犯晕。作家王蒙在孙子的语文考试不及格后,拿起试卷做了起来,一道试题是这样的:“在我的窗外长着一棵杨树。”下边有三个选择:“A、有一棵杨树长在我的窗外;B、隔窗望去有一棵杨树;C、我看到窗外有一棵杨树。”要求在这三个选项里挑一个最符合原意的句子。王蒙一看,觉得几个都符合。于是,发挥自己最大的智慧,选了一个。结果,孙子一查“标准答案”,说:“错,零分!”在语文教育的标准化、程式化评价标准面前,连大作家都要甘拜下风。不只是小学生困惑于“标准答案”,甚至连学龄前幼儿也吃尽了“标准答案”的苦头。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父母只想早点让孩子掌握更多的知识,便让他们从小就接受早期教育。结果呢?孩子看到圆圈,只会说它是数字“0”或英语字母“O”,却再也不能说出“太阳”“鸡蛋”“气球”“肥皂泡泡”之类的富有创造力的答案了。至此,孩子的好奇心也随之被扼杀了。

这些简单粗暴规定一个“标准答案”的情况其实还有很多,不仅在基础教育中存在,在中学甚至大学也屡有发生。

一份初中二年级语文试卷中有这样两道题:一个春天的夜晚,一个久别家乡的人,望着皎洁的月光思念起了故乡,于是吟起一首诗──标准答案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孩子却答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自然是错;《匆匆》这篇课文,是现代著名作家朱自清先生写的,考卷要求学生把课文中自己最喜欢的一句写下来,孩子写了“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自然又是错,因为标准答案是:“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这样的“标准答案”着实让人扼腕叹息,该学生回答得多么漂亮啊,却被判错,“标准答案”摧毁了孩子们的创新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一些大学里,老师讲授课程照本宣科。虽然教学计划中有实验操作课,但学生很少有机会亲自动手做,不少学生看到的都是印在教科书上的理论知识;而对于本应该自己从实践中得出的结论,学生只能按照老师讲授的“标准答案”死记硬背,以求考试过关。由此可看出,大学课堂授课方式已然“模式化”,缺少创新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教育已经成为制约中国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瓶颈”。

长期以来,“标准答案”已经成了教育教学的固有模式,老师喜欢按照“标准答案”出题改卷,各种各样的教辅读物也往往随附一份“标准答案”作为参考。导致孩子们所接受的教育则是:只有“标准答案”是对的,其他答案都是不对的,只需要记住“标准答案”就行,没必要去思考是否还有其他答案。当然,在这种“死记硬背”的教育模式下成长起来的学生基本功不可谓不扎实,但创新能力的缺失也显而易见。

这就无怪乎几年前,一个国际评估组织对全球21个国家的中小学生进行调查,结果出现,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象力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的尴尬。

每年,中国学子有2000多人拿到美国大学的博士学位,但获得的一致评价却是“中国学生的想象力贫乏”。有网友直言不讳地表示:“简直把孩子统统要变成‘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标准件’,标准化但是毫无思想。”长此以往,怎能不让人忧心忡忡呢?

“标准答案”造成了哪些后果


建立创新型国家,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综合国力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竞争。谁先拥有人才上的优势,最后就会拥有实力上的优势。走创新发展之路,首先要重视集聚创新人才,但它却时常面临着应试教育的戏剧性挑战。答题是否符合“标准”,成为个人能力判断的唯一尺度。无数事例表明,固守唯一“标准答案”是多么愚蠢,多么荒谬。不仅否决了创新型人才在社会中的竞争优势,而且也断送他们在就学、就业和事业发展的生存空间。“标准答案”究竟造成了哪些后果?

缺乏“质疑精神”。生活中,有些人很爱问问题,很爱挑毛病,有些人则提不出问题。这种思维习惯的形成不在成年期。人的许多品质,包括性格、思维方式、语音、习性等等,都是在幼儿、少年时期养成的。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回答问题时也曾千奇百怪,可是在老师的不断“纠正”中,我们最终死记了“标准答案”,不需要证明,不需要推理。这造成了我们习惯沿着一个固定的思维方式去寻求结果,从而使很多人丧失了迸发创造性思维火花的可能,逐渐失去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不敢向人提任何质疑,循规蹈矩,唯唯诺诺。从幼儿园到小学,老师的话就是“圣旨”,甚至比爸妈的话还有权威性。到了中学,问题更加严肃而凝重。因为分数就是学生的“命根”。任何不符合教科书上“标准答案”的念头动一下就挂科。在养成各种习性的少年时期,在长期的这种教育模式下培养出来的学生,怎么能有质疑精神?北京一家事业单位的干部黄先生就直吐苦水,他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照理说,辅导小学孩子的功课黄先生不在话下,但和“标准答案”比起来,他却感觉非常乏力。“老师让孩子用‘活泼’造句,他让女儿写‘鱼儿在水里游,水很活泼’,结果女儿却反驳道,老师说标准答案是‘鱼在水里游,鱼很活泼’。这样教下去,孩子迟早会被切成豆腐块。”

缺乏“试错精神”。我们注意到,应试教育无形中都在培养一个“权威”式的“标准答案”。对于正在接受教育的孩子来说,“标准答案”历来只有线性的、非黑即白的,缺乏一个值得探讨和商榷的知识与创造性空间。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就曾在《我的奋斗》一书中披露,在自己三年级时,仅仅因为一次与老师的正常争论,他在课后就遭到该老师正在读高一的儿子暴打。罗永浩戏称他所在的教育时期为“教育恐怖主义”,他还列举了中学语文的垃圾题目,例如:“鲁迅先生在第二自然段为什么要有这样一句话?”鲁迅没有说过,学生怎么会知道?但诡异的是,这样的题目居然有一个全国性的“标准答案”,不按照这个“标准答题”休想过关。一位优秀小学语文老师的公开课上,在教学到引导学生理解一首古诗《题西林壁》诗意这一环节时,教师向学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现在谁能说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这一句诗的意思呢?”老师话音刚落,马上有一个学生站了起来,说:“老师,这句诗的意思就是说‘横着看成了山岭而侧着看却成了山峰……’”“你是说‘横看’的意思是‘是横着看’吗?”学生还待往下说,却被老师当即否定说:“不对!”学生便满面疑惑地坐下了。接下来老师便这样引导学生:“你们在读课文的时候眼睛是从哪一边向哪一边看呢?”学生答道:“老师,是从左向右看。”老师说:“这就对了,如果把这种看法运用到诗中,你说诗人是怎样看的呢?”学生马上做出了反应:“老师,是从左向右看。”老师对学生的回答也当即做出了信息反馈:“对,‘横看’的意思应该是‘从左向右看’才对……”教师把“从左向右看”看作是“横看”的“标准化”答案,这无疑抹杀了学生的发散性思维,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教师的引导不但没有“功”,相反是有“过”的。这种所谓单一“标准答案”,在无形中禁锢了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而独立思考,正是创新的必要前提。以美国大学开学前夕选修课程为例,当学生拿不准时,总会有教授说“先试试看”,这就是对“试错精神”的一种鼓励。

缺乏“批判精神”。在中国大学的课堂上,“有问无答”现象十分普遍。老师抛出问题,学生没有反应或反应淡漠;老师请学生提问,学生沉默不语,似乎没有问题,无需答疑。缺乏激烈的观点交锋、活跃的思维碰撞、真诚的情感互动。批判性思维不在于学生们所掌握的知识信息量的差异,而在于他们思维能力的差异。换言之,考试考察批判性思维实际上是考量学生驾驭知识与信息的思维能力,解决问题“钥匙”的成色。长期以来,以知识教育为主,应试教育为指挥捧的人才培养模式,事实上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做了知识的奴隶,知识的厚度体现不出能力的深度,因此,出现了常说的“高分低能”现象。更重要的是,应试教育的“标准答案”模式,不仅让批判性思维的训练缺失,反而从某种程度上抑制了孩子们理智挑战与反思等多元思维的积极性,给孩子们掘出一口“思维陷阱”。而大量错误的“标准答案”,更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以“常识”的面目植入幼儿的心灵,其祸害往往延伸到数代人之后。此外,还有部分家长通常会给出自身的不同答案,而孩子们对此会变得无所适从,最终在家长和学校之间形成双重标准和双重人格,在人际交往中则出现对自己用一套标准、对别人则用另外一套标准的怪现象。

我们说,真正的教育不止是传授知识,其重在点燃智慧,启发思维,培养思维方式。特别是在人文社会类科学方面的教育,思想性则更为明显,它教的是思想,是思维方式,是对人生和社会问题的思考,是对人性的思考和回答,是生活的态度,是对社会和人生的理解,也是对人对事的处理方法。其实就是创造力,就是社会的活力。而这些东西,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必须终结“标准答案时代”


我们或许不敢要求我们的教育制度做到尽善尽美,但评价体系必须转变思路。一个工具型人才只能锦上添花,而一个工匠型的人才却能另辟蹊径。批判、试错、质疑,是创新机制形成的精神基础,而一个无法容忍、欣赏和接纳这些精神的民族,是没有创造力可言的。因此,终结“标准答案时代”刻不容缓。

打破“思维标准化”的僵局。“标准答案”教育下的孩子思维功能固化、迷信权威、思维惰性。而这一切都可谓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从考卷上的答案可看出我们孩子思维越来越趋同,想象力越来越枯萎,满脑子装的尽是“标准答案”。这种知识传授的僵化成了思维标准化的罪魁祸首。在教学中我们测评学生的目的不应该仅仅是鉴定学生学习的效果,而是要站在“育人”的角度去看。教师的教学方式、教学理念从根本上影响着学生的发展,教师的教学要想真正变得“有声有色”从而取得“育人”的实效,绝不能用“标准化”答案来指导教学,更不能用它来测评教学效果。没了想象力与问题意识,哪里来的知识的创新与进步?因此,我们的教师应当想方设法在教学中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使学生们的知识增长不以牺牲想象力为代价。优秀的国外教育与我们的根本不同在于:从小学就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和批判思维。例如,中国人讲辛亥革命,必然是讲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意义等,到头来要求学生像流水账一样记下这一切;而美国人讲独立战争,就会要求学生做小组研究,探讨其发生或不发生的原因,到头来连独立战争是否应当发生都成为一个可以探讨的问题。要打破“思维标准化”的僵局,我们的教育只有多加强多元思维与批判意识的培养。同时,也要改变知识无活力化的窘境,这种现状导致学生对于知识的获取“见树不见林,学不致用”。许多学生甚至认为,中学乃至大学的学习都是基础学习,学过的知识现在用不上,将来会用上,所以不必强调学用结合。很多学生一直都没弄清什么是学习的终极目标:究竟是拿到一个好成绩,还是将学过的知识活学活用?而知识的活力化就是要有学习的觉悟,当一个人没有觉悟时,学习永远是被动的,当开始了觉悟,知识就会变得主动起来,也更早能实现其价值。所以,知识的学习会使人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主动,反之,则自卑、被动。

开创培养“发散性思维能力”的新局面。任何能力都是可以培养起来的。聚合思维以逻辑思维为基础,强调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追求问题解决的唯一正确的答案;而发散思维则以形象思维为基础,不强调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例如,在聚合思维中,1加1只能等于2;但在发散思维中1加1可以有各种答案,如等于3(如夫妻结婚生子),等于1(两个人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等于0(两个人闹矛盾,互相拆台)。凡此种种都是发散思维或想象力的表现。诚然,我们在这里指的主要是人文社会科学,适用于那些适合“发散性思维”的事物。可惜在当今的教育实践中,聚合思维发展往往是以牺牲发散思维为代价的。换句话说,一个人在入学后,随着他逻辑思维能力的不断提高,他的想象力也在日益下降。这种情况到了高中阶段可谓达致登峰造极!它使得学生在思考问题时,怎么简单怎么来,怎么省事怎么做,对世间万物形成了大量的心理定势与功能固化,从而使学生的思维训练中缺乏聚合思维和发散思维的互补,无法使创新思维得到发展。发散思维能够克服教学模式中固定化和权威化的弊病,冲破陈旧的思维模式,把思维从狭窄、封闭、陈旧相因的体系中解放出来。它有益于启迪和挖掘学生的潜在智力,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在生活中,我们可以有意识地鼓励孩子拓宽思维,让他从多角度思考问题,不必搞“标准答案”。比如,我们可以和孩子做游戏,以此发散孩子的思维,培养他的想象力。在孩子做数学题的时候,会遇到“一题多解”的情况,我们也要鼓励他尝试通过多种途径解决问题。

倡导“创造力认知非凡化”的创新理念。中国人对创造力的认知一向受到“非凡论”观点的影响,容易将创造力与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和发明联系起来,认为创造力是少数天才人物的专长,是特殊能力的表现。在很多国人的眼里,只有哥白尼发现日地运转规律,创立日心说;巴斯德发现狂犬病疫苗;达尔文发现生物进化规律,创立进化论这样的发现才能算得上创造性。如果这样看创造力,我们普通人这辈子永远也出不了头,因为我们几乎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这些人的水准。我们要走出创造力认知的“非凡论”的误区,大力倡导“平凡论”观点,将创造力与日常生活的革新变化结合起来,把创造力当作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需要不断加以开发和利用。其实,创造力是多元化的、生活化的,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所以,老师在教育过程中,要帮助学生摆脱对学术权威的顶礼膜拜,通过教育实践来提高学生的自信,发现平凡创造力的种种表现。要不断加强学习的觉悟,想方设法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出来。比如“案例教学法”,则可避免老师的“满堂灌”而倡导学生主动思考。主动做一些训练批判性思维的习题,以此来让自己实现思维的活力化,碰撞出无数智慧的火花。

经济社会的竞争最终是创新的竞争,创新的竞争最终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竞争最终是教育的竞争。“标准答案时代”已经严重损害了我国教育的更好发展和人才的更好培养,也从一个方面严重制约了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增强,影响着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我们必须下狠心终结“标准答案时代”,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要求下,将全社会的创新激情迸发出来,汇聚成排山倒海、沛然莫之能御的能量,为我国的改革、发展和进步,为我们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提供不竭的力量源泉!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