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家策划

落马官员的绰号都不是白叫的

2016-06-20 11:39:13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4期作者:黄菲
[收藏]

落马官员的绰号虽有戏谑之意,但并不是玩笑话,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他们用自己的言行品性累积起来的,看看这些有绰号的官员,个个都“实至名归”,老百姓可没有“抬举”他们。

“一斤八”: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


2015年6月19日,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认定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80万元。

陈安众在其私德领域刷新了公众对官员生活腐化堕落的想象。中纪委发布公告称陈安众道德败坏,腐化堕落。其中,“道德败坏,腐化堕落”直指其生活作风。按照中纪委工作人员的表述,官员“道德败坏”主要是指与其他人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3个及3个以上情妇(夫)。

在整个江西官场,陈安众也因“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而出名。陈安众的一位下属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晓得吃掉公家多少钱。”“陪他请客,随便吃个夜宵都要吃掉两万块”;通常一个晚上,陪着陈安众从吃晚饭到唱歌跳舞再到吃夜宵,至少得花掉七八万。“每天玩到一两点,在吃喝玩乐上花钱,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陈安众好酒,而且酒量相当好。“他晚饭的时候喝半斤八两,之后第二场来到歌舞厅,又半斤八两地喝,没几个顶得住他。”陈安众的很多下属都见过这样一个场面:陈在酒桌上喝多了,当场醉得吐了,他们劝他别喝了。“他说,‘别急,给我5分钟’,休息5分钟后,他又回到酒桌上,像重新换了一个人又继续喝。”

陈安众在萍乡担任市委书记6年。当地流传着关于他四个“一八”的段子:“一米八的个子、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斤八两的酒量、十八岁的姑娘。”陈安众好酒在萍乡早已不是秘密。他前往下面的县乡视察时,经常自带茅台、五粮液。而且,他习惯把茅台或五粮液装在普通的瓷瓶里,以免老百姓说闲话。据身边的人透露,陈安众酒量很惊人,不止“一斤八”。


“六百帝”:广东省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


2015年12月25日,因为被控受贿1亿1125万余元,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在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万庆良曾在2011年初主动找到媒体谈“房价飙升广州市民幸福吗”,说年轻人要转变观念,不应该一味要买房,租房也可以,又说自己“工作了20多年,还没有买房”,“还住在政府宿舍,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缴租600元,政府补贴一些”。网民查证,珠江帝景是广州高档豪华小区,房价每平米超过4万元,600元能租到130多平方简直是天方夜谭。万庆良此言一时成为民众笑谈,从此,万庆良被网民戏称为“六百帝”,并调侃说“何不食肉糜”,质问他:作为一个市长,缘何如此不接地气?

一位熟悉广州官场的媒体人士撰文称,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前,万庆良去外地考察,不仅要带齐四套班子主要领导,还要把各区区委书记、区长、各局局长都带上,这样大规模的党政考察团出行必定要包机。航空公司方面对于万书记的包机也格外“照顾”,挑选最漂亮的空姐服务,飞机餐准备得比较“豪华”。内部传闻,万庆良出行前,航空公司都会派人送去iPad,向其展示空姐照片,供其“挑选”。中央八项规定出来以后,万庆良还先后出入会所21次。在被调查的前几天,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万庆良落马后,有网友在微博上调侃道:“广州又损失了一个游泳健将,龙舟赛不能再见他矫健的身影,600元月租的房子,空虚地等待它的主人……”


“王坏种”: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


2003年底,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一审判处死刑。2004年1月1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对王怀忠的死刑判决。

王怀忠狂妄自大,自认为是“泽中蛟龙”,迟早要“终入大海作波涛”,实则是集各种恶习于一身的巨贪,被当地人称为“王坏种”,并广为流传着这样的预言:“只要反腐不放松,定能抓住王怀忠”。

王怀忠在得知党组织在调查他的问题时,居然威胁那些给他行贿的人说:“反腐败抓源头就是抓你们这些行贿的人”,“我就是被关进十年也不会讲一个字,你们讲了我也不承认。”妄图构建牢不可破的“同盟军”,以此来对抗组织的调查,并筹资200多万元送到北京,妄想藉此“摆平”中央有关部门。对于王怀忠涉嫌腐败的问题,上级组织曾做过多次调查,但由于种种原因一时没能深入下去。这使得王怀忠的气焰更加嚣张,他曾在大会上狂称:“感谢纪委,查我一次提拔我一次,查我十八次提拔我十八次”。宣称“阜阳是王家的天下”。上级专案组进驻的消息传来,当地的老百姓奔走相告。经查,自1994年以来,王怀忠在任阜阳市主要领导和安徽省副省长期间,索取、收受贿赂共计517万余元人民币。共追缴王怀忠家庭财产总计人民币1059.64万元,首饰162件等物品。


“拆迁大佐”: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


2015年8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受贿一案,沈培平当庭认罪,受贿1615万,被控12年。

在沈培平主政云南普洱市的8年多时间里,拥有了“拆迁大佐”和“沈矿长”的绰号,其对主政之地的强力管控和资源垄断让当地人多有不满。当地市民对沈培平的评价大多是“贪得很,黑得很”。

主政普洱期间,沈培平强力推进拆迁改造,其强硬的做法还曾被《焦点访谈》等央视栏目曝光。2010年4月,沈培平成为普洱市委书记一把手仅4个月后,即启动“普洱市中心城区旧城改造工作方案”。沈在当月28日召开动员大会,要求涉及搬迁的1812户7月底签订搬迁协议,8月,这些土地将挂牌出售。沈培平主要是从拆迁各个政府部门办公大楼入手,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是想让政府带头,而是因为政府办公大楼可以不付拆迁费,位置好,卖给房地产商利润更高,而且,政府公务员归他直接管,不敢不服从。

快速、强硬的拆迁手法使沈培平在普洱市获得了“拆迁大佐”的称号。被拆迁的1812户中有不少离退休公务员,成了“沈大佐”拆迁激烈的反对者。拆迁中的普洱市委、市人大、市政协办公楼有不少是2004年才盖的,这次却被“一锅端”,而且改造补偿费用低于市场价。

按照沈培平在普洱市中心城区拆迁500亩(每亩667平方米)地计算,超过33万平方米,而卖给开发商每平方米至少价格1万元,拆迁卖地总共可以获得33亿元以上的收入。由于500亩地中80%属于政府机关,不需要拆迁补偿,只有大约80亩需要支付拆迁补偿,总费用不会超过7亿元。如此计算,沈培平通过拆迁卖地,可以在财政上拿到20亿元,这可以供他在盖新政府办公楼等项目上大肆挥霍。在被拆迁群众中沈培平还有“沈十亿”的绰号。


“许三多”: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


2012年,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因贪腐一审被判死刑,其涉案金额逾两亿元,轻松打破当时已宣判贪官的敛财纪录,堪称“新中国第一贪”,也是近年来落马高官中第一个被处极刑者。

许迈永绰号“许三多”:钱多、房产多、情妇多。

钱多:判决书上,许迈永量刑定罪的贪腐钱财超过2亿元。平均“年收入”1320万元。

房产多:杭州市民中早就流传他有十多套房产的说法。后来根据纪检部门查实,挂在许迈永夫妇及其亲戚名下的房产,有25套之多,其中包括一套别墅。牵涉许迈永案的14个单位或个人,几乎都与房地产项目有关。作为地产一线城市,杭州地价、房价之高,长期为全国所瞩目。在此背景下,许迈永谋取了惊人的不当利益,亦成为政府官员与房地产商勾结的范本。

情妇多:许迈永自己供认,与其有染的女干部、女公务员,多达两位数。据说,在他曾长期任职的西湖区,女干部们人人自危,不少有姿色的女干部都被纪委找去谈话,随后更有引致不少家庭破裂的传闻。杭州市民津津乐道于许迈永的女人们,而与他共事过的下属却对此感到愕然。因为许迈永一向以工作狂形象示人,仿佛根本没时间“玩女人”。一位与许迈永共事过的官员透露,许迈永通常会借加班之机与下属发生关系,往往是开着办公室的灯悄悄打车去酒店,然后再回到办公室继续加班。


“表哥”: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


2013年8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在2012年8月一场造成36人遇难的特大车祸现场,陕西一官员因面含微笑被人拍照上网,卷入争议漩涡。那个在照片中微笑的人,乃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

尽管这张照片只是现场一个片段,不能说明真实情况,但杨达才还是遭到大量批评。网友关注的焦点也从微笑转移到了他的腕表上。有网友搜集了有关杨达才出席各种活动和会议的公开报道,将这些图片对比发现,杨在出席不同的活动时,经常更换自己的手表,至少有5块不同的表。

奢侈品业内专家在微博上鉴定,这5块表分别为6.5万左右的蚝式恒动系列劳力士;3.5万-4万之间的欧米茄;江诗丹顿18K玫瑰金表壳,而且是机械的,市场估价在20万-40万;欧米茄,价格三万多到四万;雷达全陶瓷,市值估计3万。

鉴于陕西省安监局党组书记、局长杨达才在“8.26”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现场“笑脸”的不当行为和佩戴多块名表等问题,陕西省纪委高度关注,及时进行了认真调查。调查表明,杨达才存在严重违纪问题。


“教父”:江西省萍乡市原政协主席贺维林


2014年6月19日上午,从萍乡市政协主席位置退下的贺维林被江西省纪委从萍乡家中带走。次日中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萍乡市原政协主席贺维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贺维林虽级别不高,但却深耕萍乡官场42年,在当地实力雄厚,以至于被称为官场“教父”。贺维林身高1.6米左右,大腹便便、气场十足,“当他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时,活脱儿就是一个威风八面的弥勒佛”。即便是不苟言笑、难以接近,但贺维林在当地声望颇高。

2004年,贺维林在任职萍乡市常务副市长时已是风光无限,一次为其父庆贺80岁大寿,前来贺寿的官员队伍浩浩荡荡,仅车队就在其老家公路上绵延数公里。这位从萍乡官场起步的本地人,从公社党委书记一直升到萍乡市常委副市长、萍乡市政协主席、萍乡市委巡视员,后于2013年正式退休。

由他打招呼上调职位或者解决编制之人多达数百,其中仅处级干部就有百人左右,当地不少人仰其鼻息。影响官场的同时,贺维林的家族产业同样庞大。据不完全统计,其弟贺维章旗下公司在萍乡开发的6个楼盘均位于市区黄金地块,另有多宗地块尚且囤在手中。当地煤矿、电瓷等诸多领域中,无一不有他的身影。贺维章因此获得了一个不无夸张的称号——“贺半城”,意指“萍乡半座城市均为其所有”。


“采花大盗”:重庆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张小川


2005年7月13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重庆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张小川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及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

张小川在重庆广电系统内有“采花大盗”之称。有人指出,张小川仅在广电系统内的情人就有30余位;还有人说,张小川的情人多达70余人。而且,他的这些情人,还被他调到局里比较关键的位置上。张的情人董某,成为重庆有线电视台的女主播,后被调到有线电视台广告部当副主任;广电局幼儿园教师彭某,成为张的情人后,被调到有线网络公司任人事处处长;某大型医院的一个护士,成为张的情人后,直接从护士的位置上调到有线电视台文艺部当主任。

但在任时夜夜笙歌的张小川并未非万事如意。张小川的儿子原在重庆电视台工作,染上了吸毒的坏毛病,每当他无钱买毒品的时候,就会在广电局大院里大骂父亲,“你这个贪官,不给我几十万,我就把你的事情都说出去。”张小川的儿子吸毒后屡戒屡犯,最后因儿子对钱财的索取无度,他委托一广告公司老总买通杀手将其儿子杀死。张小川雇杀手杀死吸毒儿子的消息,虽然未得到重庆警方的证实,但张小川出事后,此事在重庆的广电系统已是人人皆知。

除了女色之外,张小川生性好赌,经常赴澳门,每次输赢都在数千万元人民币。张小川在澳门豪赌时,还多次把上司、宣传部长张宗海邀约到澳门。至案发前,他们共动用两亿多元公款,在澳门葡京赌场贵宾厅一掷千金,共输掉一亿多元。

对张小川的贪污腐败,重庆广电系统的人士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张小川弄了那么多女人,不到处弄钱行吗?这些女人要房的要房,要钱的要钱,要官的要官,他张某人哪里顾得过来。”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