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网络时代我们该怎样读书

2015-11-27 11:35:15来源:时代邮刊人物 2015年第8期作者:宾丝丝
[收藏]




网络时代的今天,写作不是问题,读什么才是大问题。我们不必担心没有作者,因为网络和自媒体的发达,让更多的人有了写作的可能和发表的机会,我们要担心的是读者的不在场,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的下降,光顾图书馆人数的减少,都说明读者的流失和空缺。那么读者去哪儿了?被“微阅读”包围,并深陷其中了。


“微阅读”是一种借短信、网文等短文体生存的阅读方式,被称为阅读领域的快餐,它从网络开始,繁荣于手机,遍及博客、微博、微信和各类APP,这种社交化阅读成为全新阅读趋势。不得不承认“微阅读”带来了诸多便利,但在受益的同时,也有很多缺失。其快餐式、跳跃式、碎片化的阅读体验并没能给读者带来高品质的精神享受,读者最终也只是沦为浮躁、浅薄的“知道分子”而已。由此可见,“微阅读”的迅猛发展所带来的,不只是传播工具变革带来的文化问题,还是一个需要认清的社会问题。


2015年的两会上,“书香社会”“全民阅读”成为热词。倡导“全民阅读”已经不止一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甚至在人大闭幕式上分享了自己的读书感受,并提议把阅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就政府而言,对阅读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见的。作为每一个读者,我们唯有克服浮躁之心,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如果人人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真正使“全民阅读”成为这个时代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精神追求,用阅读来修身律己、开阔视野、点亮“中国梦”的话,那么,中国的“书香社会”建设不仅是追求,也是现实。


主唱


阅读要有“深度”和“温度”


时下,越来越多的事物被冠以“微”的名号,从微博、微信、微小说到微电影等,我们悄然进入了一个“微时代”。粉丝、关注、评论、转发、点赞……这些“微时代”特有的关键词,形成一股巨大的“微力量”,推动着传统阅读方式的变革。


那么,“微时代”就不需要“深阅读”了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因为“微阅读”只是让人们在短暂的时间中能迅速获取片段的信息,展开即兴式的交流,很容易造成知识的碎片化和思考的表层化,本质上是“阅”而不是“读”。而读书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和过程。吸引我们的不仅仅是书本的内容,还有隐藏在其背后的人文气息,经过思想激荡后出现的心灵共鸣,是一种有温度的“阅读”,这是从各种冷冰冰的屏幕上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


有人曾形象比喻:现在的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工具就如同一个家庭的客厅,让人们天天周旋于各种客人之间;而阅读则像是书房或卧室,是人们用来面对自己、省悟自己的私人空间。现代人把大量时间花在了忙于接待客人、应付信息上,却越来越无暇照顾自己。因此,人们更加需要用阅读让自己扎根于深深的大地之中……在这间心灵的卧室里,我们可以静下心来,面对自己,与阅读来一场有“深度”和“温度”的对话。


当阅读遇上“网络时代”


网络时代,手机、电子阅读器和电脑改变着国人的阅读方式。表面上看起来这只是阅读方式的改变,而实则却渐渐改变着人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甚至是他们对于事物的认知与理解。


一位“手机控”说:“早晨起床刷,上班得空刷,下班途中刷,回家继续刷——每天至少要刷3小时。”事实上,当下年轻人刷微博、玩微信,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但凡有零散的时间,就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在这位“手机控”看来,微信的朋友圈就像一间会客室。大家沟通生活、交流琐事、传播八卦,甚是有趣;而微博、微信则像文化广场,可以看到许多“生活在别处”的人的生活态度、观念和理念。有专家说,一般看完一条微博用不到1分钟,这种随时随地的零碎化阅读,无疑是最吸引年轻人的地方。


喜欢在同好论坛里写古代言情小文的“青花悬想”每天泡在微博上的时间大概超过四五个小时,对古代历史、生活感兴趣的她主要看各大博物馆的官博,对汉唐文化感兴趣的她是@森林鹿皮围脖的忠实粉丝,每到周末,她还会蹲守在自己喜欢的作家唐七公子的微博前,等着她更新小说《枕上书》的最新内容。她对微博的评价是:通过微博信息,可以追踪到很多感兴趣的课程资源;搜寻急需的学术文献资料,也可在微博上实现。对于这一类读者而言,微博像是资料库,能随时阅取信息,这里有电视、报刊上看不到的“好东西”。


“没有界限,好玩”是“微阅读”被大家认可的原因之一。2013年,当QQ手机版推出“阅读中心”时,这一功能被视为其在阅读变革之路上所做的一大延伸。不少热爱阅读的年轻人对“QQ阅读中心”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家庭主妇徐莉莉就是一位忠实粉丝,只要一有空,她就会去里面遛遛。不难看出,网络的迅速发展降低了阅读的门槛,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平台。


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硕士生陈晓深刻地体会到“微”化的影响,在微博出现之前他手写了至少4年的读书笔记,每写一篇要花费他两三天的时间。如今,他事无巨细都依靠微博来了解和掌握,时不时地还和文友们交流写作心得和探讨热门话题。“微阅读”某种程度上暗合了人们的“功利心态”——以最小的时间成本换取足够用来“参与”和“炫耀”的谈资。


微信朋友圈用户“倒立行走的喵星人”则是另一种需求,他主要是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因为朋友们常会更新状态——自己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与谁在一起。朋友圈就像是“放大镜”和“望远镜”,让我们看到朋友的生活细节。但这位“微信控”也表示,这种阅读基本是无效阅读,往往只是满足好奇,与世界建立联系,舒解孤独感。


微信订阅号渐渐增多,使很多人陷入了一种“选择”的焦虑,“读什么”成了一个难题。公众账号的提供者们,精准地掌握着读者的口味,从而不断满足甚至迎合着读者的阅读偏好。将这个新兴的阅读市场打造得越来越像一个提供廉价商品的“大超市”。读者的阅读趣味乃至知识水平,决定了他们想看的必然是他们喜欢的,抛弃的可能是有价值的。这就形成了一种固化的欣赏口味与阅读取向,这种舒适的阅读,让人无法“突破”,甚至原地踏步。


“微阅读”的流行,使得当今社会被笼罩在一种表面的阅读盛况中。人们在自己感兴趣的主题微信公众号里了解到相关的知识或信息,可以在微博里分享他人读书的经验和书摘,甚至可以在微博里进行一个作家的新作试读。它确实能够让人们摆脱许多生活中的“垃圾时间”,可以随时随地营造只属于一个人的阅读空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时间读书看报,却能够利用几分钟的时间,阅读一点新闻,了解一点国家大事,掌握一点时事评论,这样的阅读,看起来比不阅读要强多了。但是,也带来了许多“后遗症”,人人爱八卦,高谈阔论种种内幕、秘闻的内容就增多;个个爱鸡汤,则励志类、成功学、创业经难免泛滥……这样的分享,说者未必懂,而听者也未必信,不过是在寻求饭局上的谈资。这样的阅读状况,难免不让人担心背后日渐失血的心灵。


“微阅读”带来的困惑


当我们的阅读习惯已经完全被这种无处不在的“微阅读”绑架时,我们真正的文化被淹没,我们的思想被束缚,我们的想象力被制约,剩下的仅仅只是一堆文化泡沫,和一群“提线木偶”。当然,这种无处不在、见缝穿针的“微阅读”就本身来说并不是一颗“恶性肿瘤”,只是它带给我们更多的选择,而这无处的不在的选择,最终让我们“被选择”。人们逐渐变得浮躁,变得肤浅,甚至越来越粗鄙。如此下去,“微阅读”便成了这个时代的趋势亦是这个时代的恐惧。


我们恐惧网络可能导致消解深度阅读和思考能力的“浅阅读”。传统的阅读是纯文本的阅读,是单一、线性思维模式,容易进行稳重、理性的深度思考。“微阅读”则是跳跃性、碎片化的快速浏览,海量信息、图像、视频和无限多的链接,满足的只是人们的猎奇心理。很难让人们静下心来沉思冥想,容易让人们陷入“信息越多、思考越少”的“浅阅读”困境,不但难以形成思想上的启发,反而造成依赖网络、学识浅薄的问题。大家是否有过这样的体会:刚刷了5分钟微短文,就被弹出的新闻链接吸引了注意力;这一分钟还在为某一公共事件激愤不已,下一分钟可能就因为某个段子开怀大笑;一天下来,头昏眼花之余只留下遗忘的碎片。根本不知道读了多少字,也没记住什么内容,慢慢变成了“碎片低能者”。由于缺乏深度的内心体验,网络时代读者的精神气质开始变得雷同。如果说在传统的阅读模式下,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在“微阅读”模式下,一个段子在一千个人口中只会有一种说法。更具有反讽意味的是,有人煞有介事地统计过,当今一名中学生一天的阅读量,包括文字、图片、影像、广告等,大约在20万字左右,倘按此推算,一年就是7300万字,十年二十年下来,中国学生个个都成了饱学之士。可事实正与此相反,学生们的实际阅读和写作水平每况愈下,成为名副其实的“睁眼瞎”。


我们恐惧网络容易传播负面信息,形成误导价值观的“偏阅读”。传统读书方式相对单一、封闭,信息预先过滤的可靠性相对较高。网络信息发布具有很大的开放性、随意性和自由性,其过滤也相对松散,信息良莠不齐,各种灾难事故、贪腐丑闻、暴力谣言、色情信息蜂拥而来。而在“流量为王”的理念指导下,有些网络媒体也愿意炒作、发布各种负面新闻,影响并引导阅读选择,还能够轻易以图像、音视频等多样化手段创造看似真实的感知环境,刺激人们的感知系统,使人们不知不觉地接受。经常阅读网上负面信息,容易导致人们认知混乱、价值观扭曲,一些人还会因此对社会前途、国家未来产生怀疑甚至悲观情绪。现在的人们看上去懂得更多,甚至不需要再思考细节,但却离真相越来越远。比如,云南导游陈春燕骂人事件经网络传播后,云南旅游执法总队吊销了其导游证,并责令旅行社停业整顿,网络上一片叫好之声。但随着案情调查的不断深入,特别是在曝出游客是参加一元购物团却不履行购买合同后,网友们又对上传视频的游客提出了质问。公众的态度随着案情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之前的结论也在不断地被推翻,而在事实还未澄清以前,公众一边倒的态势一度让案件当事人无所适从。2015年4月24日,一段时长7秒的“广东清远交警打人”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一名身穿制服的交警扇了一位抱孩子女子的耳光,网友一致谴责交警“暴力执法”。随后完整视频流出,又引发了网友们对“交警还手正当性”的讨论。近年来,在官方与群众发生冲突时,老百姓总是不自觉地指责官方。诚然,社会确实存在着暴力执法、存在着“临时工现象”、存在着为大众所诟病的贪官……但对官方全盘否定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我们恐惧网络容易造成满足私欲、异化人格的“伪阅读”。网络具有自由性和隐匿性,在网络上,人们可以随意更改自己的身份、年龄、性别,甚至干脆简单虚拟为个性化数字或符号。这种虚拟性和匿名性,使得网络世界中的道德自律和传统熟人社会中的道德他律在相当程度上失去了作用,读者摘下社会面具,显露人性中一些本能的需要和欲望。同时,网络也为人们轻易获得各种所需读物提供了有效平台,在这个平台,任何人为的阅读障碍都不存在,网民几乎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阅读各种信息。于是,诸如网络色情、暴力、窥私、八卦等低俗阅读成为读者难以回避的重大诱惑与挑战。这种阅读,不仅无助于个人思想境界的提升、人格的修养,反而容易导致畸形心理的产生与道德人格的异化,给人们身心健康带来危害。在这样的时代,你只要有手机、电脑,有些许的时间上网,就似乎什么都知道。所以,当年轻人发现年长者的信息量跟他差不多,甚至不如他时,就开始不屑了,你比我强不到哪去,你知道哪里着火了,哪里干旱了,我也知道……一个大腹便便的农民企业家,拿着港版水货4G版iPad,研究了半天好不容易学会了收看新闻,于是,底气足了,从南海军演、美国石油战略,到德国大众汽车的新节能技术等,侃侃而谈。这些杂乱的信息伪装成知识将我们撑成了胖墩,人们变得越来越无知。


今天的国人,尤其是年轻人,不是不阅读,而是阅读习惯和阅读方式以及阅读内容都已经因网络时代的改造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们忧虑的不是人们不阅读了,而是不再像传统阅读那样的“深阅读”了,我们怕的是丢失了“深阅读”背后的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和理性的独立人格。因此,仍然保持一份对传统书籍和传统阅读习惯的尊重与遵循,让“微阅读”和“深阅读”能够相得益彰、互为补充地根植于我们的阅读习惯中,就显得尤为重要。


“书香中国”呼唤“深阅读”


余秋雨曾说:只有阅读,才能把辽阔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浇灌给你,能把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信号传递给你,能把无数的智慧和美好对比着愚昧和丑陋一起呈现给你。网络时代,“微阅读”可以快速获得有用信息,扩大知识面,紧跟时代步伐,其存在当然是必然的,也是合理的。但这只应是阅读方式之一,不应该成为习惯。如果只注重“微阅读”,就会让人失去学习、思考的自觉性、主动性,久而久之,形成懒惰、钝化的“浅思维”。众所周知,阅读影响着一个民族思维的深度和高度,对文化传承、国家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一个浅薄、浮躁的民族是无法强大和发展的。如果仅仅满足于“浅阅读”,或者过分热衷于“微阅读”,对于国家和民族将是灾难性的。在数字化浪潮中,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察觉到了这个危险,因而更强调传统式阅读。美国提出了“美国阅读挑战”“阅读优先”等计划;英国设定“阅读年”,要打造一个“读书人”的国度。世界很多国家都把提倡阅读风气、提升阅读能力列为教育改革的重点,通过实施这些措施重新唤起“深阅读”。特别是在阅读已呈大众化、通俗化甚至娱乐化的今天,我们更需要深度阅读、深度思维,不能满足于“我在读,这就够了”。因为,读书不仅要“深度”,更要“温度”。


这就需要我们有鉴别性地“读好书”。读几本“好书”能帮人提升素质。我们生活的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类书籍层出不穷,社会也有文化快餐化的现象。今天书市很繁荣,品种繁多,但有思想性、原创性、启迪性的好书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就要求我们针对提升自身的业务和修养有鉴别性地“读好书”。应该认认真真读那些经历了时间的检阅而依然华光粲然的经典著作。读者自在地徜徉于美好的经典世界,漫步于辉煌的精神家园,享受愉悦,怡养性情。通过与先贤对话,与智者神交,从中感悟人类思想的深度、温度、力度和厚度,领略历代硕儒的闳博哲思和学理旨趣,体味谦谦君子的人生情怀和胸襟气象,修得个体生命的丰盈圆融。


这就需要我们有选择性地“善读书”。“善读书”除了要善于选择优秀的图书和读物,还要注意读书的方法,讲求学习的效率和效果。其实,读书就是将古今中外名人的经验、智慧转化为自己的经验和智慧的过程。读书需要想象力,需要慢慢读,用心去感受,用大脑去思考,这样,才能消化吸收,才能举一反三,为我所用。利用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来指导实践,是从理性认识到感性认识的一个环节,用的过程也是对我们从书本上学来的知识进行检验的过程,读和用是加强我们政治修养、道德修养、作风修养、知识修养及能力修养的有效途径,“读”而不“用”等于没读,读以致用,才能有新创造和新发明,才能体会到学有所获的快乐,才能不断地进步。


书中自有“千钟粟”和“黄金屋”,自有“车马簇”和“颜如玉”,更有“意义世界”和“价值空间”。期待“全民阅读”在中国蔚然成风,人人成为阅读的践行者,共同建设“书香社会”,共圆“中国梦”,使中华民族以神韵高尚、气质优雅,思想博大、精神高贵的卓然形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