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今天你“点赞”了吗

2015-11-27 10:57:43来源:时代邮刊人物2015年第4期作者:易欢
[收藏]

“我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习近平主席2015年元旦的新年贺词一出,瞬间温暖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心,“为人民点赞”这一金句又获点赞无数。“点赞”这一网络词语也无疑是给亿万网民加了“冬天里的一把火”!

习主席借“点赞”昭显亲民魅力,我们身为一介凡夫,更未能免俗。微博、微信、人人网、QQ空间……只要你能想到的地方,都有“点赞”这个功能,单单腾讯QQ空间的统计,2015年元旦当天点赞数量就达到17亿次。在新浪微博上,虽然没有统计数据,只要你在微博上搜索“点赞族”,就能搜出47万余条微博。是的,你赞或者不赞,赞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今天,你“点赞”了吗?

主唱

你赞或者不赞,赞就在那里


不“点赞”,无生活


有个段子是这么调侃“点赞”的:早晨起床看微信、微博,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皇帝批阅奏章,君临天下的感觉。各种事情潮水般涌来,需要迅速作出各种判断,提出各种建议,作出各种批复,各种转发。各种忧国忧民,各种踌躇满志,各种醒世恒言,各种美容美事美方子……万物皆备于我,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披星戴月上朝堂的皇帝梦,微博、微信把人的这种情结激活了,点赞的意思是:朕知道了!

类似这些调侃“点赞”的段子还很多,对于点赞,多数时候,我们都没那么认真。认真,你就受伤了。每天在微信、微博上我们都在点赞,也收到同样的赞。有时候,赞是一种认同、认可,有时候代表一种支持,有时候是一种善意的调侃,有时候只是代表我在关注你,有的时候真是什么意义也没有。

对于闺蜜朋友的各种晒,我们会点赞。晒恩爱、晒幸福、晒品牌、晒萌娃、晒方向盘、晒美颜美体、晒美食、晒美景……还在晒新买的杀手包吗?《碟中谍5》都快出来了吧。Prada的质量已经被达人们吐槽成“不开线不掉色那么恭喜你买到A货了”好嘛!既然有朋友晒,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点个赞。好像是“赞”出了对那种美好状态的向往,又迎合了晒朋友圈的人极大的满足心理。虽然有的图片里很明显地显示着是各种角度的摆拍,和各种人工后期修图的痕迹,我们还是忍不住给他们点个赞。

对于朋友兄弟的状态也会点赞。不论他是宣布戒酒,还是声称喝光了一打啤酒加一斤茅台。喝完酒后或者喝酒之前,朋友圈总要晒一晒镜头里满目的酒瓶,然后附上比如“难逃此劫”或是“此后必戒酒”之类的豪言壮语,这时候我们会及时地、恰到好处地点一个“赞”,好像这一“赞”,赞出了一种“看你什么时候戒酒,我看你就戒不了酒”的意思。如果这时候别人评论一句:哥们咱干一杯!又好像赞出了一种朋友间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

对很久没有联系、却相互加了彼此的社交软件的朋友,也会有意无意地点个赞。几年不见难得聊一句的同学朋友机缘巧合加了微信也是相对无言,没关系,朋友圈里偶尔点个赞还能以示友好,万一哪天见面也不会因为完全没有交流而太过尴尬,虽然这个万一的几率也不太大但是点个赞又不耗费成本。

对于同事、上级发的朋友圈,我们也点赞。领导发个关于“天气雾霾”,还是“融合、进步、发展”的价值观,或者公司经营发展状况,总之,只要是领导发的,后面都会有人蜂拥点赞。或者领导哪天对哪条朋友圈点个赞,后面其他人也会陆续跟着领导排队点赞,颇有点手机办公室社交的意思。

对于亲人的状态,我们也点赞。亲戚之间,平常生活、学习不相干,各过各的,真有麻烦的时候却又免不了会要麻烦到。正因为平常很少见面,见面的时候还经常各自抱着手机,所以,手机上“点个赞”好像告诉对方,我想你了。这个赞,我们也少不了。

对自己另一半发的状态,更是等着随时点赞。老婆或者老公转了条消息、新闻,我点个赞,表示关注另一半。对方发一条一天的状态,我们在下面点个赞,表示对对方的关心,好像告诉对方我就在你身边。

对于那群生活里几乎没有交集,而是通过社交网络上的人际关系网交错认识的“点赞之交”我们也点赞。一位男性朋友说他在朋友圈转发一条“事实证明,男人做家务容易痴呆”,接着就引来了后面一群男性朋友的点赞,不管是多久没有联系的,还是本不熟悉的男性都过来点赞,颇有一种男性统一战线的意味。这种情况你点个我朋友圈的赞,我点个你的赞,这个赞一来二去,也有时赞出了一段现实生活的友谊。

有时候我们还会来一个“高端黑”调侃一下。朋友圈里总会有些“今天出门忘了带钥匙”“堵车了马上迟到”等等这样的状态,这个时候狠狠地点上一赞,在善意的玩闹中表现了朋友间的一种亲密。那个心形的符号好像在说:凡事你也别太认真,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无解,也别忧伤了,你就认了吧!

当点赞变成娱乐化的一种手段,在一片“赞声”中,点赞也不是你随便赞,想赞就能赞的。就在那“手滑”一瞬,就有可能生出事端。作为公众人物的大S,看到姚贝娜去世新闻时,不小心按了赞,惨遭网友在微博痛批。大S对于网友的指控,在微博上道歉:“原本要恭喜范范生了宝宝的,手滑按了不该按的赞!”

看来,无论点赞者的真实意图如何,“点赞”都是乐此不疲的一件事。在网络社交的特殊语境里,“赞”已远远超出最初的符号意义。大多数“赞”所表达的态度,也都已超越“喜欢”的本意。在这里,我们点的不仅仅是赞,还是一种“手滑”和“身不由己”。


点的不是“赞”


“这条信息说得好,有道理,我点个赞。”“雪域高原、蓝天白云、山峰高耸,这照片令人心旷神怡,我点个赞。”“领导发朋友圈了,去点个赞。”“ 大家都点了,我也去点个。”……当越来越多人参与这场盛宴的时候,再也不仅仅是情到浓处才点赞了,“点赞”的意味也不再是本意那么简单了。

在“赞士”里有着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点的不是赞,有一种看见,叫做点赞。他们性格内向,在日常的人际关系中偏于被动,渴望却又羞于言语互动,不善于直接表达,无声的点赞就代表着他们内心人际互动的渴望。这样的点赞,一方面表达了内心的认同和与外界的交流,表示我在关心你,又不害怕会打扰到别人的生活,如同轻抿一口清茶,不需要解渴,香味也宜人。

有时候,我们点的不是赞,是我在关注你。做业务的陈丽说,她把“点赞”视为维系人际关系的重要工具。刚刚年过三十的陈丽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初中同学会,聚会结束后互相加了微信。陈丽说:“其实我们彼此的生活离得很远,我对他们发的朋友状态一点也不感兴趣,但也会点个赞。这样的话,下次大家见面也不至于因为完全没有交流而显得尴尬。”朋友圈里的朋友包括亲人、恋人、同事、同学、客户、陌生人……我们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有限,没法做到和每个人都保持高度密切的联系,但这些关系和资源也都是我们希望保持的。为了保持那些潜在联系,我们也得时不时地在你的朋友圈里点个“赞”,其内在的心理语言其实是“我记得你,我关心你”。有时候看着别人发了条状态,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开玩笑尺度有点大,还是觉得点个赞,表达我看到了你的近况,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其实是很关心你的,我的关心甚至不需要得到你的回应。

还有时候的“赞”也是一种交换。别人老给你点赞,所谓礼尚往来,作为礼貌,有时候也得给别人点点赞。朋友刘军出差去了趟青海,在当地结识了很多天南地北的陌生人。青海之旅结束后,加了很多刚刚结识的朋友。刘军说,之后问题就来了,刘军发现他每发一条朋友圈信息,那几个保持联系的“青海好友”就会给他点个赞。“赞”点多了,刘军心里也有了微妙的变化,“按说我跟这几个朋友真不算多熟悉,见着面也说不上多少话,但是频繁收到点赞后,我就也会偶尔给他们回一个赞,这种心理也说不好为什么。”

有时候“点赞”也是一种随大流的“身不由己”。“领导发朋友圈,是最难办的。”一位入职近两年的基层公务员小刘自称还没有领悟“给领导点赞”的精髓,“如果写评论,语气拿捏不准,会落下‘拍马屁’或‘不懂事’的嫌疑,不如点赞来得轻松容易。”所以一般情况是这样的,不管领导在朋友圈发任何状态,接着后面总是有着一群跟着点赞的,这个时候你不点赞,嘿,人家还会觉得你不合群了,你还成了个另类。

说了那么多,当然也有着很多目的纯粹的“赞士”。被某一个朋友的心灵鸡汤真的打动了,比较认同某人的评论观点,对某人的生活态度比较赞赏,我们都忍不住点个赞。设计师徐伟说,他只会在意信息是不是合自己的胃口,“有个朋友发的每句话都特别对我的路,我就忍不住总给他点赞,时间一长,我俩都发现对方跟自己的爱好兴趣审美几乎完全一样,甚至最近哪个电影好看、哪个不好都惊人的一致。于是我们从很泛泛的朋友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

朋友圈还有一种“点赞”叫调侃。在微博上疯传的一个桥段:一个美国人上厕所忘带手纸,只好通过facebook求救,10多分钟后20多位好心人送来手纸。一个中国人上厕所忘带手纸,通过微信朋友圈求助,10多分钟后收到20多个赞。当然这种“一方有难,八方点赞”的情况也仅仅用在非常要好的朋友之间才会起到相互调侃的意味。刚刚大学毕业的李秋明说他对非常熟悉的朋友就是这么调侃的:“死党那就互相损呗,那还赞啊?互相埋汰,当然都是善意的,开玩笑很轻松,反而能维持亲密的关系。”

除了以上几种之外,每个人的朋友圈,肯定还有着这样一种“点赞手”,他们所经之处必有“赞”。身边有一同事小王一年之内点赞超过10万,他称“用点赞表达善意”,“赞士”小王所到之处可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朋友圈每条消息下必有他一赞,有的引起共鸣的消息甚至还要“手动再赞”,根本停不下来。

面对那么多的“赞士”,也有人选择一直保持沉默的。与其每天点赞,不如什么都不点。“赞”掩盖了很多,我们在意的,珍重的,关心的,然而我们还是需要“点赞”生活。但是我们更希望是一种“小啜一口”的轻交往方式来社交,那些“赞不绝口”的“赞士”们点的恐怕就不是赞了。


做真诚的“赞士”


“赞士”很多,可是赞着赞着就赞变了味。并不是你赞越多,就越受欢迎。网友吴小姐说:“平时赞一赞无所谓,但如果赶上心情低落或者遇到坏事时被人赞,非常让人恼火。”我们朋友圈大概都有吴小姐朋友圈这样的“赞士”,不管在微博、微信上分享什么新鲜事,写下什么心情,他们都会“点赞”,贴出寻物启事的人万分着急,点赞者也“蜻蜓点水”地点个赞。随便转发一条新闻资讯,下面也点个赞,几张无意义的图也点个赞……甚至还引申出“签到”功能,这么久而久之,哪怕的确出于真心许可的赞许,也只能淹没于这些没有价值缺乏内涵的形式之中。点赞者“随心所欲”,受赞者也会被“赞”得麻木。真情实意便这样被稀释,淡化。爱与关怀,似乎都集于“弹指间”而白白流失。

于是,我们越来越感觉到“赞”点得越来越多,问候却越来越少了。在省城某银行工作的于娟前段时间失恋了,在朋友圈分享了自己的感情经历,没想到安慰的少,点赞的多。“以前逢年过节,亲朋好友常常见面,或者打打电话、发发信息,从去年开始,只要有一个朋友更新状态,大家最多是点个赞,就结束了。”

在太原生活了近10年的郭文凯,全年他只送出了66个赞,收到了28个赞。“我不是吝啬,就是觉得想加深大家之间的感情,还是打电话、写信、聚会更好,微信私聊不能面对面,即使是视频聊天也不如当面问候的好。我很怀念大学思念收到信件时的感觉。现在,大家都在一个朋友圈里,为图省事,啥事都点赞,看似在关注对方,但感情反倒不如以前那么深了。”郭文凯说。确实,赞许、赞扬,在字典里可都是称赞的意思。试想一下,被别人竖大拇指的画面,那是有多掏心窝子的暖啊,这样高规格的许可不是“手抖一下”就可以表达的。

我们不得不承认,社交手段简约化的同时,情分也确实跟着在缩水。日复一日的赞,让很多好朋友都赞成了“点赞之交”。一位作家朋友就曾跟我抱怨,以前他发了文章,大家都会聊几句心得,好与不好,彼此之间愿意说心里的想法,着实有点“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意思。现在贴出文章之后,收到的除了“恭喜”就是“祝贺”的表情,或者干脆点个赞,像是完成一种仪式,再也没有以前一起谈笑交流的快乐了。这种关注的层次无疑比以前更容易浅薄了。在很多场合,点赞成了一种礼节性的表达,网络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碎片化、模糊化,它并不一定能转化为现实中的人际联结。

如今,在遥远的他乡,你的“赞”是否能代替托信的鸿雁,你的朋友是否还能从“赞”中感受到你文字的款款深情?在当下的身边,你的“赞”是否能代替热乎的寒暄,你的亲人是否还能在“赞”中感受到你言语里的家长里短?面对网络信息,我们还是需要理性点赞,不被浩如烟海的信息“牵着鼻子走”,保持独立自主的思考能力,如果要表达对朋友发的状态的喜欢、偏爱、赞成,最好看完了再点赞,有针对性、选择性地点赞,这是我们最真实的反映,要么就干脆“闭嘴”。

点赞或许会给对方以关注感、赞许感,有拉近感情的可能,然而,这并不是维系人际关系的最佳手段,习惯性、随意性点赞,这种时间和情感成本极低的点赞方式有时候还会影响人们真正有效的情感交流,没有实质性的作用。我们不妨换个思路,在点赞后加以评论,真心表达赞许的理由,让点赞真正发挥作用,成为情感传递的桥梁。正如赠人玫瑰是因为玫瑰本身高贵典雅、芳香四溢,有价值的、真诚的点赞才能使人温暖,才让赠予者手有余香。

做个真诚的点赞者,点赞当有赞意,与人相交,贵乎真诚,所以还是让“赞”回归本意吧,让它表达对人的赞赏和欢喜。人与人之间有不一样的思维,持不一样的观点,但真诚二字是彼此交流的前提,真诚之下,再大的分歧也能“潜移默化,自然似之”,因此。我们要少一点无意义的点赞,多一点热忱相待的情意。很多时候,我们只有先予以你的真心,才能赢得别人的真心。


盘点

『赞士』的苦辣酸甜

如今,“点赞”成为了一种时尚,也成为大家必不可少的招牌动作,然而,我们在屏幕上的轻轻一点,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赞美,还是小小的一个恶搞,又或是无意为之?“赞士”们有着他们的故事。


 手一滑的“错赞”

28岁的张琳琳是济南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她曾亲身经历一场“点赞”风波。张琳琳说,最近,她的单位有个岗位空缺,三位来自不同部门的同事为此成为竞争关系。张琳琳与其中一位同事共属一部门,工作日经常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因为都是单身,两人周末也时常约着逛街看电影,微信朋友圈互动更是频繁。只要那位同事在朋友圈里晒刚买的衣服、化妆品,出游的自拍、生活的感悟,或是一些不知道从哪里转来的“养生秘籍”,张琳琳肯定争取在第一时间为之“点赞”,不管自己喜不喜欢,认不认同。在张琳琳看来,这是她维持友情的一种重要方式。张琳琳与竞争岗位的另外两位同事并不熟,平时工作也没什么交集。对于这次岗位竞争,其实张琳琳心里并没有特别要支持谁、反对谁,即使是本部门的那位同事,张琳琳也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优势能胜任。

这天,同事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充满暗示的微信,大意是说另外两位竞争者背后送礼找关系,而她则要靠自己的真本事竞争上岗。虽然没有说具体的名字,也没有讲具体的事情,但是知道他们之间这种竞争关系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张琳琳觉得,这个时候,她应该以“点赞”的方式表达她对同事的情谊,右手拇指点了一下那条微信内容之下的心形小按钮。完成任务的张琳琳继续刷着朋友圈,可等她刷了一圈再刷回自己刚刚点赞的那条微博,傻眼了:其中内容涉及的其他部门的竞争者竟然为自辩而留言了,这意味着人家也能看见她的“点赞”。张琳琳拼命地回想了一下,手机刚刚安装微信的时候,她好像照着单位的通讯录加了一圈的好友。只是其他部门的那位竞争者平时不在朋友圈里发内容,竟让张琳琳忘了这位“共同好友”的存在。

“点赞”失误这件事让张琳琳意识到,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其实也不尽然都是“朋友”,有不是很熟的同事,还有其他在工作期间偶尔打过交道的陌生人。


习惯性地点赞

在株洲上班的小蒋喜欢玩微信。在过去一年中,他送出了一千多个“赞”,收获的“赞”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对于我来说,刷朋友圈、点个赞,就是向发信息的人表示,我已经看过了。看到一些好朋友的状态,是真心替他们高兴而点赞的。但是,对其他人点的赞,是顺手而已,成了习惯了。至于微信朋友里做代购的,每天在朋友圈发重复的产品图片刷屏,我就把他们屏蔽了。”

“我很少发自己的状态,不管是QQ空间还是朋友圈,但每天都刷社交圈,给好友点赞。至少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吧。”和小蒋这样习惯性点赞的人群一样,但晓玫不是株洲人,由于工作比较忙,她只偶尔在社交圈里转发一些新闻或者评论。2014年,她送出了973个“赞”,收获了178个。“我会为朋友的变化而感到开心。”晓玫表示,由于平日里和好友的联系少,点赞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交流方式。


点赞成了一种负担

同事梅姐最近午休都显得很忙,不是趴在电脑前,就是拿着手机。大伙问她怎么中午也不休息,她说她要赞。这话搞得我们莫名其妙,经过解释才明白,她加了女儿同学的妈妈们,她们晒的图片要赞,女儿的老师们写的微博要赞,女儿爸爸的同事转发的趣事乐事要赞……一番赞下来,不知不觉就到点了,要忙碌下午的工作了。

刚来的小李子说:“午休事大,点赞事小。睡眠好了容颜才赞啊!”梅姐一声叹息道:“这不都是为了家人吗?跟女儿相关的人发动态我点赞,说明我关心和关注她的老师同学,希望他们平常能多关照关照我女儿。他爸要考职称要评先,我也想他与同事们和和睦睦相处。”梅姐一番苦心,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日子长了,大家便给了梅姐一个“梅赞士”的雅号。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梅姐突然说:“我不想再瞎点赞了,如果图片和事件有趣有意义,真心点赞还行,但写下评论好像才够真诚,也不至于弄得迷失自我。”

小李子第一个表示赞同:“点赞就得有自己的态度,不巴结不盲从不起哄,朋友同事亲友间在网上发动态,我们有空就细心看看,给个中肯和诚实的评论,不要随便应付点赞才好。”小李子的话,引得大家一致认同。


点赞让大家熟起来

点赞也未必全都是让人感到是一种负担的。山西师范大学大一学生李志刚放假在家闲来无事,躺在床上刷屏。“还是有微信方便,放假回到家,几个人可以群聊,一个班也能群聊,这还得感谢班长组建的班级微信群,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了朋友。”李志刚说,大家在一起上课的时间有限,很多同学回到宿舍后就不怎么联系了。“现在有了朋友圈,你赞我,我赞你,一来二去就混熟了。而且还能从校友群里,找到周围和自己兴趣爱好相似的校友。我喜欢骑行,正好学校有骑行协会,我就加入到这个微信群了,有空的时候可以三五成群地去户外骑行,感觉很不错。”

在朋友圈,李志刚2014年一共点了1000多个赞。对于点赞,李志刚说,男人之间很少能当面夸对方,“还不如点赞。”

网友“@一叶知秋”也喜欢点赞。她有一家微店,生意还算不错,有空的时候,她会和顾客用微信交流。“现在好多人都屏蔽我们这些微店主,对于没有屏蔽的顾客,我会主动进去转转,点几个赞,我认为这是和他们交流的最好方式。除了点赞还可以聊聊售后满意不满意,看看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微信真的很方便。”


点个赞,给共同好友看

有的人点赞,是给朋友看。有的人点赞,却是给共同朋友看。为啥?以表自己是圈内活跃分子,与谁都交情甚好,并不“边缘”。

小倩的朋友圈里就有这么一个人,在每个共同好友的消息里,都能看到她的“赞”。无论那些朋友的消息是一大早发的,还是凌晨发的,都能在评论栏里,看到她的头像。看多了小倩就有点儿纳闷:“他们没那么熟啊……”小倩说,这人是她的同事,在单位里的人际关系并不好,属于“边缘化人物”。而所谓的共同朋友,也都是有工作往来的客户。“很多人和她只有几面之交,为了工作方便加的微信。结果每个人发的她都去点赞,搞得客户也一头雾水,甚至有客户都不知道她是谁。”而她还是乐此不疲,成为小倩朋友圈里名副其实的点赞党。

有人曾笑称,微博、微信出现的点赞功能,让那些边缘化的人,也找到了存在感。


点个赞来还人情

网友李浩经常“点赞”,却完全不喜欢“赞”这个东西。在他的使用习惯中,“点赞”的情况通常是——无聊、不美、实在说不出什么好话……“有些人经常主动来我的朋友圈留言,出于礼貌我也得互动一下吧。但他们发的那些东西天天都很……我又不愿意‘昧着良心’说什么‘风景美’‘人漂亮’之类的话,时间长了,就点个赞还个人情吧。”

不知从何时起,怀着“保持沟通和联系的目的”给对方留下评论时,网友洪云楠常常翻来覆去地想:“对方会不会回?不回的话,我会觉得失落;回的话,是否出自对方真心?”他也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可“谁让我们都是渴望保持联系又缺乏勇气害怕尴尬的成年人呢?”直到他熟练地运用起“赞”,并意识到它对自己而言再合适不过了。“我看到你发的内容了,我在关注着你哦,hello,和你打个招呼”,这正是洪云楠希望传递的信息。


真心赞,无声的支持

对小伙伴豁达人生态度的赞,对精彩评论的赞,对优美文笔的赞,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赞,对朋友高超厨艺的赞,对好消息的赞……社交网络本来就是属于朋友们的天地,“我很关注美食,每当有这方面的动态我都会细细看,有时候那些讯息真的很不错,我就会毫不犹豫地赞。”某大学人文学院2013级的苏明明常常转发一些关于“吃”和“游”“好煮艺”“美食美客DIY”“DIY私房菜”“粽粽粽粽粽粽粽”等她常关注的微博,也是她最爱赞的博主。

平时,苏明明热衷于在Instagram、微博、朋友圈、贴吧等社交网站点赞。在她看来,“点赞”的意义在于“无声的支持”,一个赞表示的是一种态度。“点赞是一种鼓励。如果有朋友发自拍照片,大家多给一些赞的话,她就会更自信大方。如果没人搭理她这条动态,她下次可能就不会再发。”苏明明在微博上已经累计点赞14378个,在她心目中,她的赞是一种“博爱”的赞,无论博主熟悉与否,她都会很“慷慨”地竖起她的大拇指。

作为回报,在苏明明更新动态时,她常常也会收到很多的“赞”。而这种“互赞”互利也是众多“点赞狂魔”所追求的效益之一。一个“赞”可以让你出现在朋友的动态中,表达的是“我记得你,我关心你”,这使得朋友之间联系起来,将生疏的朋友拉入自己的“赞人脉”,成为一种“点赞之交”。从这个角度来看,“点赞”通过降低人们的沟通成本,促进了人们的社交。


无原则点赞让人恼火

市民阿亮在朋友圈发表了一条心情:“骑摩托车不小心摔了一跤,痛……”本来想求点安慰,想不到却陆续收到了一大批的“赞”,让他心情倍感失落。眼下在微博、微信、QQ空间等各种网络社交平台中,一些人无论见到什么内容的分享,都会立即“点赞”,这些人就是网友口中的“点赞族”。心理医生认为,“点赞”虽然轻而易举,但是随便点赞会影响正常的人际交往。

像阿亮一样,市民阿美也有过相同的遭遇。阿美说,有一次,她患了重感冒到医院打点滴,当时随手发了一条微信。没想到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除了几个好朋友留言表示关心外,她还收到了不少个“赞”。“本来心情就很郁闷了,发一些话在朋友圈想宣泄一下,但是却给我那条心情‘点赞’,熟络的朋友倒是清楚在开玩笑,但是更多的‘赞’却让我觉得他们是为了围过来看热闹的。”阿美说,当时的心情除了低落,更多的还是气愤,对于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地“点赞”让人觉得很无奈,搞不清对方是什么心态,恨不得把那些成天只知道“点赞”的朋友全部删了。


伴唱

“赞”还是“不赞”,这是个问题

点“赞”的行为无伤大雅,只是个人理解不同而已,但是“赞”太多,容易审美疲劳,还容易让人误解为偷懒和敷衍。

——银行柜台人员沈杭


“点赞族”的催生,源于网络“快文化”的特点。在真实社交中,我们不好用语言回应的时候,我们会选择肢体或者面部表情表达关注。但在网络中,我们必须要找到替代品,最好的方法当然是用文字,但文字的门槛太高,在现代讲究方便快捷的氛围下,许多人就会选择简单的办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以前QQ里流行的“呵呵”、论坛里的“火钳刘明”“挽尊”之类短语,就是“点赞族”的原始形态,点一个赞既传递了关怀,又不会因词不达意带来分歧,更不需要担心语言逻辑,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


点“赞”对我来说,算是一种习惯。在微信朋友圈里,我基本很少时间发状态啥的,也很少去评论,每次看到微信好友发的新状态,先点个“赞”,不过点“赞”的内容绝大部分是针对朋友开心的事。当然偶尔给朋友的倒霉事点“赞”也绝无恶意,其实就是用调侃让对方放松心态,希望告诉他这都不是个事儿。

——白领李超凡


有一种人缺乏自我存在感,于是他们对近距离关系非常渴求。一旦受到冷落,就像一个不牢靠的房子那样分崩离析了。也就是说,他们的存在感建立在别人身上,别人稍稍疏远,都会感到手足无措。网络中出现的一批“点赞族”,就是典型的“缺乏自我存在感”的人,他们渴望通过点赞与人保持联系、维护关系,用频繁地点亮图标,来证明自己存在着。

——北京安定医院心理咨询科主治医师韩海英


“点赞之交”是新媒体时代下人们互动需求的一种体现,点赞表现出一种正向的态度,点赞的人心态是渴望与朋友交流的。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今天   “点赞”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