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他们令父母的生活多姿多彩

[收藏]

“我忘了父母也有一颗年轻的心”


我刚刚给暖暖姥姥买智能手机的时候,她就连iPhone最方便的指纹解锁都不太会用。每次按得太用力,被跳出来的Siri语音吓一大跳。就光是学着怎么下载软件、玩微信、看新闻就花了好几天。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以后暖暖姥姥竟然自己摸索着下载了好几个购物APP,给我展示她在网上买的新衣服时,我诧异地问她:“你连支付宝都没有,怎么付款的啊?”她一脸骄傲地说自己研究了半天,发现可以用货到付款,很方便。

真的难以想象她捧着手机买东西,小心翼翼研究的样子。原来父母其实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正在努力着不被时代潮流无声吞没。

曾经是“智能机小白”的暖暖姥姥,还自己组建了两个微信群,和身边的老姐妹一起研究茶道,研究插花,研究菜谱,还时不时开展线下聚会,颇有当初引领广场舞潮流的姿态。

原来,我们的父母,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我们靠拢。

这种感觉就像我和暖暖玩耍时,她突然说了几个我不懂的名词。我赶紧拿了手机查意思,才知道是她在幼儿园里看的绘本故事。试想当我们老去时,听不懂孩子嘴里的新鲜词汇、玩不转最新的电子产品时,那种跃跃欲试和手忙脚乱有多么心酸。

我们习惯性地抱怨父母添乱,却忽略了他们那颗一往无前的年轻的心。我们的父母不懂电商、不懂网红,也不懂热搜和大数据,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体验现代的生活方式。周末带着暖暖姥姥和姥爷看电影,很少进电影院的他们一直在悄悄研究3D眼镜。看完电影回家,一边对电影和特效赞不绝口,一边美滋滋地发了好几条朋友圈,还颇有兴趣地转发并点评了几篇影评。我们以为的老年生活是种花逗鸟、遛弯带娃,也许父母想要的是更多:学会在线支付、享受淘宝挑货、使用网络热词、了解热门新闻。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一直在努力尝试消除两代人之间的代沟。

 


“手把手教爸妈”

 

我爸妈节约了一辈子,什么时候都舍不得花钱。记得第一次带我妈妈出去玩,出门前她老人家特高兴,衣服都换了几套。到了景区看到价目表就怎么都不肯进去。最后我硬拉着她进去。她一路都在唉声叹气地心疼钱,哪里有心情欣赏美景。

一家人出去吃饭,爸妈也总是不愿意,说这样太浪费,在家吃多划算。后来,先生想出一个绝招,哪天想要去外面吃,就提前把家里的自来水给关掉。“停水”了不出去吃不行,爸妈即使有点心疼也不会有埋怨。

带他们出去玩,远的地方就先报团再跟他们说,钱已经给了不去也得去。近的地方,我和孩子先陪着他们在景区外面转,先生就趁机把票买好。

“老婆,这次报团正好抢到打折的,老便宜了,一大家子出去,坐飞机住酒店才一千多块,想想都赚翻了。”“老妈,你看这件衣服怎样,今天正好超市打折,才八十块钱一件,是不是赚大了。”出去玩、吃饭,或者买东西给我爸妈,我和先生总会保持默契,不动声色地说给他们听。没有心理负担,老人家慢慢就玩得安心了。

如今,爸爸妈妈的思想也在慢慢改变,买衣服要自己挑,出去玩会打扮得很时尚。去年,我们又教爸妈玩微信、淘宝、美图秀秀、滴滴打车,六十多岁的他们自从学会了这些,每天都玩得不亦乐乎。

舍不得花钱是父母那代人的通病,要想改变老人家的观念,首先要让他们的思想跟上这个时代。要相信人人都爱美,人人都有好奇心。往往他们抵触的不是时代,而是对这个时代的恐惧,害怕学不会没面子。手把手多点耐心教他们,就像小时候他们一遍又一遍教我们一样。

 


“爸妈很潮,我很自豪”


大学毕业后,我就跟着父母做起了服装批发的生意。这些年,由淘宝掀起的网购风潮,也影响到做批发的父母。父母的门店是在批发市场里,以前为了打发时间,爸妈就学会了上网,后来又在淘宝上开了个网店。这都归功于父母有学技术的动力和接受能力,紧跟时代,也弯得下腰来跟小辈学习。

现在,我父母一人一台电脑,一人一部智能机,一人一个微信号,玩得比年轻人还要好。我主要是帮着父母经营网店的生意。眼下,我们家的生意已经从淘宝网扩展到了微信圈。我本来也不看好微商,但父母觉得不错,他们不仅在自己的微信圈里做生意,还怂恿我也参与。没想到效果还不错,虽然生意比不上淘宝店,但是至少多了个推广的渠道。我常常和朋友感慨,自己这个年轻人都不如老爸老妈开明。

我一直感到自豪的是我的爸妈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潮爸潮妈,别人家的父母是打电话,我爸妈是直接在三个人的微信群里给我留言。我们每天都会看看对方的微信,一家三口都在朋友圈里,互相点个赞是常有的事。 

不过,这样的父母,有时还会让我有点小负担,每天干了什么吃了什么,跟朋友去哪了,父母一看微信圈全知道了。如今,我到了适婚年龄,父母就更在意了,在我微信圈里看到个女孩子,就会问是不是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回家看看。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出去玩,照片发了朋友圈,里面有两个女孩,我爸第一时间点赞并留言:“嘿,这姑娘不错。我跟你妈都是很开明的,找女朋友,只要你喜欢就好。”



“我快乐着母亲的快乐”


我和母亲住在广州最大的花园小区,相处融洽。只是我一度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会那么热衷于参加社区长者会的活动,要知道,一向节俭的母亲还不惜交纳了每年360元的会费。我只知道母亲好像比我这个部门经理还要忙,一大早去湖边跳老年迪斯科,然后和几个老太太一起去市场买菜,有时候约着一起喝早茶或午茶,甚至还有长者会的老头儿请她们几个。最令我惊奇的是,母亲居然还有一整套腰鼓行头,红绸金边的,拿回家当宝贝似的藏着,但据说常常有公司请他们腰鼓队去表演,那一天,母亲就会显得格外花团锦簇。

直到那天我找不着家门钥匙,不得不去会所找母亲,我才认识了母亲的好朋友、“五朵金花”的另外四朵,才算见识到了母亲的魅力。一帮年过花甲的老头老太很认真地在彩排一个大合唱,是这个月集体生日会的献礼。他们居然也会打情骂俏,开怀大笑时是那样的爽朗,我从未见过母亲的脸上如此的光芒,比起我们在家独对时的慈祥宁和,简直快乐无比,年轻无比。

后来我试着想和母亲一起那样快乐一下,可是不成,母亲那种彻底的快乐,似乎只有与同龄人之间才能产生,而我和她,却只能有母女间的那种温馨。但这就足够了吧,能够快乐着母亲的快乐,我也是快乐的。谁说不是呢?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其实也就是在令我们安心和快乐。他们有他们专属的圈子,他们的快乐是我们无法给予的,我们除了理解支持,当然最好能够与他们分享,多些时间去听他们的趣事甚至八卦,他们在讲述的时候,其实是在重温,在回味,多一个人倾听,便多一份快乐。



“多一点耐心就能治好父母的科技恐惧症”


我是北京某网络媒体的编辑,平时工作特别忙,三餐只能以外卖应付。为了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退了休的爸爸妈妈执意从江苏老家过来。

爸爸妈妈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普通话也说不好,和小区里的邻居很难交流,每天只能像困兽一样,被圈在屋子里。

一天,我正在屋里赶稿,爸爸探头进来问道:“你说那种大手机好不好用呢?上次我们去黄鹤楼玩,好多老人手里都拿着一本书那么大的手机,看照片可清楚了。”他边说边兴奋地比划。

看到年近七旬的爸爸突然对高科技产品发生了兴趣,我既惊讶又欣喜。爸爸在某些方面特别固执守旧,他不会用手机、不会用银行自助服务,也不懂得用电脑处理文字、玩游戏、播放歌曲,更不懂上网聊天和网购。

爸爸也从不用自动取款机取钱:一是不会,那些满屏的按键眼花缭乱的,两只眼睛根本看不过来,操作提示语速还那么快;二是觉得特别不保险,他有一万个担心,万一钱没出来账号上却被扣了怎么办、被吞卡怎么办、钱给少了怎么办、吐出来的是假钞怎么办?所以每次要用钱时,他都要拿着存折到银行营业厅排队。

现在,爸爸居然破天荒地跟我探讨“像一本书那么大,还能打电话”的手机,是因为他想用来欣赏孙儿的照片。

趁着爸爸求知欲强烈,我拿出了早就买好的大屏智能手机,开始教他俩使用。爸妈饶有兴趣地学着,嘴里念叨着要诀,自己试了好几遍下来,却不是忘了这个,就是忘了那个,搞得我很头大。我的不耐烦被妈妈敏锐地捕捉到了,她提出要放弃:“算了吧,还是不学了,太浪费时间了。”我的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了:“你怎么这样啊?好容易记住了一点就半途而废,那当初就不要学啊!”妈妈眼圈一下红了:“算了,不学了。”我后悔极了,忙抱住妈妈柔声说:“没事没事,咱们慢慢来。”

断断续续地学了10多天,爸爸妈妈终于能够自如地操作手机了。看着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端着手机听音乐、看照片、追剧,我欣慰地笑了。像我爸爸妈妈这样患有“高科技恐惧症”的老年人并不少,其实,多一点体恤和耐心,就能治好父母的这种“病”。



“让父母的生活多一些新鲜和变化”


七年前,我们兄妹几人,在京南大兴区一个小镇上的一处小区,凑钱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把父母从几百公里之外、河北老家的县城里接来。那一年,父亲六十六岁,母亲六十四岁。多年的盼望实现了,终于来到子女身边,过上了城市生活,他们精神爽朗,喜气洋洋。

对他们来讲,搬到这里来,也是一次颇为重大的人生转折。大半辈子生活在小县城,生活方式、人际关系都已经固定化,如今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周边的环境和生活设施,要慢慢熟悉。城里有几家远房亲戚,还有若干当年的同学,要去看望,以及接待对方回访。不知不觉,时间在新鲜的体验中过去了。

体验到变化的不仅是他们。因为距离缩短,去的次数增多,亲情的分量,感觉陡然增加了许多。感情是要在不断的来往中加强的,即便父母子女之间也是如此。

我开始自责,为在过去的许多年中,回家次数太少,和他们的交流太少,让他们一直过着萧索无味的生活。他们一定有一些不满,但没有公开表达过。他们在街坊邻居面前都是好面子的人,又是千方百计为儿女考虑的人。我心中感到十分愧疚,又感到庆幸:好在尚有机会弥补。他们搬来了,就在身边,我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更热闹,更欢乐,更有生机。

记得那年十一,是建国五十年的国庆节,因为是大庆,北京城内外,到处都布置得十分热闹。我带父母和从外地赶来的小姨,去天安门广场看花坛和音乐喷泉,以及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及各部委设计制作的数十辆国庆游行彩车展览。父亲那天十分兴奋,情绪少见的激昂,坐在车里,一路上追述自己在建国那年来北京找工作的情形,如何从天安门旁的中山公园,一直步行到现在首钢所在地的石景山。

父母多次说到,他们有一个幸福的晚年。这话他们说给老家来的亲戚、客人,说给小区的邻居,也说给我们几个儿女,语气中流露着满足和感激。



“爸妈没你想象的那么out”


我爸微信跟我视频,不无得意地对我说:“我在三亚蓝天白云,穿短袖,晒太阳,还用你送我的蓝牙音箱播放轻音乐,再不然就是在‘喜马拉雅’上面听听罗胖讲历史。”我问:“你有啥需要我帮忙买的不?” 我爸连忙答:“你不用管我们,这些我们自己都会!” 我很开心,不是因为自己可以省事省心了,而是欣慰于最后一句“这些我们自己都会”。自我结婚后,父母、公婆都会轮流来我们北京的家里小住。每次来他们都有新收获,这收获主要集中在移动互联网产品的使用,和新事物的理解上。

这得感谢我先生,他是一个对老人极有耐心的人。每次双方父母来京,他都会不厌其烦地亲自讲解、再三演示,教会他们使用某几款新出的App;我则顺手推荐几个自己觉得不错的公众号给他们。 比如,我爸妈最近一次来北京,就学会了在“喜马拉雅”App里搜索并下载自己喜欢的音频节目或者有声书。我妈很高兴:“我年轻时,你姥爷喜欢听收音机,一天到晚听那个评书;现在我也过上听‘说书’的日子啦!只不过这些都在手机里!” 我爸则很满意于音箱的播放效果,他捣鼓来捣鼓去,确认自己学会了用手机里的软件遥控指挥节目的播放、暂停、音量、音效后,高兴地说:“这比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浑厚好听多了!而且我在咱家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 

老公很认真地对我说:“爸妈没你想象的那么out的,他们只是年纪大了,又不是傻,只要咱们细心教教,这些年轻人会用的东西,他们也一样会用的!” 那时我爸妈对App的使用,只限于微信和高德地图等几个常用工具类,后来就眼看着老公教会了他们使用支付宝、滴滴打车、墨迹天气、美图秀秀……并且一直不断进阶。 我公婆就更厉害,他们现在来北京完全不需要我们操心,自己在携程上订机票,预约机场专车服务接送机,配合导航软件可以自己开着车满北京转悠,干洗衣物会用e袋洗,还知道我们小区的便利店每周四支付宝付款有大力度优惠…… 我的父母公婆都已退休,但他们的状态一点也不像退休后的老人。跟同龄人相比,他们的健康状况、精神面貌也都显得年轻不少。 这其中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觉得人虽退下来了,却没有被这时代抛弃,而是紧紧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体验着最新的产品、服务,感受着科技进步带来的红利,并让这红利和自己生活方式的改变发生着紧密的联系。

[责任编辑:admin ]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