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全职妈妈”:向左还是向右

2017-10-31 16:32:37来源:作者:
[收藏]



“全职妈妈”这个群体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看“全职妈妈”,她们多轻松啊,可以不用担负工作压力,不用担负起这个家庭的经济重任,不需要在家庭与职场这根平衡木上面斡旋游走,真正做到了“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而身处城内的人却有苦难言,她们因为各种原因,或主动或被迫地放弃职业,选择成为时间或短或长的“全职妈妈”,却还不被重视、不被理解。 


我们本意不是宣扬妈妈们都应该辞职带娃当“全职妈妈”,也不是鼓励妇女同胞都要独立自主从琐碎的家庭里勇敢走出来当一名纯粹的“职场女性”,我们需要“职场女性”,也需要“全职妈妈”,社会需要各种各样的女性各司其职。在这里,我们只是为“全职妈妈”发声。


“全职妈妈”们一定不是游手好闲、依附于别人的无业人士,“全职妈妈”把培养孩子、协助整个家庭作为一种职业,她们走路带风,一手抓娃,一手抓人生。她们天生自带三力:强大的学习能力、良好的沟通能力和精致生活的实践能力。她们有勇敢,更有无奈。有洒脱,亦有纠结……


这样一群人是值得尊重的,同样也值得全社会的认同。


作为一名育龄女性,你是想成为“女强人”,一边尽力当妈妈,一边尽力开辟自己的职场疆土?还是选择成为丁克,不再为抚养一下代忧愁?抑或是愿意成为一名“全职妈妈”,为了“生”而放弃“升”,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家庭?


近些年来,在中国大城市里,第三种选择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再加上如今在“全面二孩”的国家政策红利下,越来越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知性女性”渐渐成为“全职妈妈”的新生力量,也成为中国社会转型中的一股复杂的思潮。这是值得解读的一群人,这是值得解读的一种社会现象。


“全职妈妈”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早上五点半起床,准备一家三口的早餐,开车送孩子上学;八点半左右回到家,做家务、去超市采购、准备自己的中餐;午饭后补个觉,下午一点开始上网,给孩子找学习资料,然后就得出发接孩子放学了;下午四点半开始准备一家三口的晚餐;晚饭后监督孩子做作业、陪玩……这是一份常见的“全职妈妈”作息时间表,主题只有一个“陪伴孩子健康成长”。 


做“全职妈妈”已13年的胡微说:“现在的家庭,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只要经济收入等条件允许,母亲‘全职’的几率就高。”胡微在杭州一个人数过百的“全职妈妈”QQ群里属于“老前辈”。“当时我怀孕后决定全职,在同龄人中很少见。而这几年,人数成倍地增加。”她孩子就读于杭州市区一所公办小学,班里29个孩子,有10人的母亲是“全职妈妈”。


全职生涯不足两年的80后妈妈李子慧之前在事业单位工作。2014年生下儿子后,由于家中父亲还没有退休,退休了的母亲又身体不好,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保姆,她在休完5个月产假后没有按时到单位上班,最终辞职。直到儿子1岁多时才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刚辞职时,她说她还能按照工作时的惯性,去健身,泡书店,但后来她也越来越找不到自我了。她说:“我深切体会到,‘全职妈妈’比上班工作累多了。”


网民“小嘉爸爸”是上海一家“全职妈妈”社区网站的创办者。他曾就“全职妈妈”转型原因做过调查,109位参与者中,超过一半的回答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和家庭”。


然而,不同于一些有钱有闲、妈妈全职纯属“锦上添花”的家庭,更多“全职妈妈”离开职场是迫于各种客观无奈。


辞职之前刚刚在工作上站稳脚跟的苏灵说,孩子一上幼儿园,就反复发热,半个月一个月就要去次医院。她说:“你也知道,医院从挂号开始就要不停排队,我在医院一呆就得一天。先生做销售,经常出差,父母和公婆想来照顾,但是一来离得远,二来房子小,根本住不下,三来是怕生活习惯不一样,难以相处。”


“孩子只有两岁,一刻也离不了人,我丈夫只是普通收入,宝宝花销很大,还要赡养老人,我们没有富余的钱请保姆,所以我只能自己带孩子和照顾老人。”家住合肥的王思遥说。产假太短,在经历了爷爷奶奶照顾,自己一天四趟上下班回家喂奶等种种尝试后王思瑶选择了离职。


对于一个从事医药销售多年的女性,放弃人脉和客户资源,一开始王思瑶并不容易,甚至多次感到纠结和惋惜,但女儿对母亲的依赖战胜了她对事业的眷恋。在母爱和家庭责任面前,女性再出色的工作能力、再光明的职业前景,都悄然让步。


“我有学历也有能力,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家带孩子。”现居武汉的刘妍妍上大学时包揽了一等奖学金,可是随丈夫到异乡工作后,女儿的降生令她措手不及。


“我没有选择。两家的父母都在遥远的家乡,各自有自己的工作,丈夫工作繁忙,在小孩上幼儿园之前,我只能全力在家照顾家庭和孩子。”刘妍妍说。


这股“全职妈妈”的风潮,不仅仅在城市里风生水起,也正逐渐蔓延到进城务工人群。


多年来一直和丈夫一起在上海打工的曾永梅,独生女读5年级时,她就独自留在了老家安徽怀远县农村,和公婆女儿一起生活,而她留守的唯一原因就是对女儿的担心:“她小小年纪就喜欢打扮,现在已经穿了耳洞,不但没有耐心看书学习,还说同学都是这样的。我们只有一个女儿,挣钱就是为了她以后能生活得更好。现在看来,光有钱还不行,没有爸妈教育,孩子容易走偏。”


这些或主动或被动辞职的妈妈们的选择,看似光鲜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理解的酸甜苦辣。她们也不是不想重回工作岗位,只是不回家的女人都是相似的,回家的女人都各有各的缘由。


“全职妈妈”为什么这么难


“全职妈妈”回归家庭,看似是当代女性的一种自由选择,而背后却隐藏着深深的无奈。有人主动选择,觉得父母带小孩容易宠坏孩子,坚定地认为孩子要自己带;有人被动地选择,老人没法帮忙,交给保姆又不放心,无奈只能离开职场。


“一切为了孩子!”“全职妈妈”胡薇说辞职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想把最好的成长环境带给孩子。“我家宝宝生下来我就辞职了,考虑到是孩子个性习惯和语言发育的关键期,有我在家陪着他,孩子的成长肯定会更好。后来想着上学了,学习成绩不能耽误,索性就完全放弃出去工作了。”


像胡薇这样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辞职的还有另外一个现实原因当下专业家政服务的缺失。家里的老人没法带小孩,许多妈妈都会选择自己带小孩,而不是将小孩交给保姆。“如今家政服务行业缺乏市场监管,保姆人员年龄普遍偏大,素质不高,社会诚信也存在很大问题。我不敢让孩子冒这个险。”胡薇说,在小孩2岁进幼儿园之前和半年的产假结束之后这段时间,社会上也没有相关机构能够担负起小孩的照看任务,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社会将公共领域应该提供的服务大部分都推给了家庭,而家庭内又都推给了女性。所以这也是“全职妈妈”辞职回家的一个客观原因。


对于“全职妈妈”为什么不边工作边带孩子的问题,大部分的妈妈不是像胡薇一样经济条件允许才为之,更多的是各种原因的迫不得已而为之。


王思瑶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住家保姆,每个月工资也至少在2500元到3000元。还有就是孩子要喝的配方奶粉,按照一罐800元来算,大概一个月要1000元。纸尿裤也是不能少的,便宜的不敢买,贵的又买不起,而勉强可以用的也要100多元一包,但也就一两周就用完了。”按照这样算的话如果工资达不到6000元,辞职在家当“全职妈妈”是更好的选择。


不得不承认,有相当大比例的“全职妈妈”所在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我们选择回归家庭只是因为社会与工作单位无法提供更充足的育儿时间或者更弹性的时间,导致女性在家庭与职业的天平上失去了平衡,而现有的经济能力又不足以承担雇用一位育儿嫂在家精养小孩。无奈之下只好选择离职成为‘全职妈妈’。”李子慧说,辞职在家,她们心中也有对家庭收入减少、个人机会丧失等方面的担忧,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赤裸裸的现实摆在这里,不管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只要选择辞职回家带娃,意味着和单位、同事、专业、岗位,还有多年经营起来的社会关系说再见。一旦离职,你的岗位被年轻人迅速填满。带娃脱不开身,拒绝多次聚会的邀请,朋友往来也渐渐减少。似乎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孩子需要你,那些过去逛街的死党、无话不聊的闺蜜、天天八卦唠嗑的同事,所有都在渐行渐远……选择做“全职太太”还基本意味着失去经济上的自主权,受累于家务和对子女的教育,“全职妈妈”相当长时间内会失去自己的社交圈,会渐渐跟不上时代步伐。


然而这还不是“全职妈妈”烦恼的全部,她们最大的苦恼不仅仅是身体累,更是心累。即便是付出这么多,很多“全职妈妈”仍然得不到来自老公和长辈父母的理解。苏灵的先生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家里的事很少过问。作为丈夫会认为“男主外,女主内”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妻子没有工作,在家只要做家务带小孩,压力比他小多了,所以理所应当做起了“甩手掌柜”。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丈夫的参与度日渐减少,无形之中也增加了她的压力。而作为长辈的父母,“他们也会有所抱怨,因为他们觉得给我们10多年读书受教育的投资全部浪费掉了。”苏灵说,中国的情况的确有点特别,一方面把孩子当星星当月亮捧着,看得那么重要,一方面又不重视那个带小孩的人,还认为一个上过大学的人在家带小孩是一种浪费,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悖论。


当然,孩子会慢慢长大,“全职妈妈”终究不是一个终身职业。受过良好教育的“全职妈妈”也可以选择重返职场,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妈妈都会遭遇各种困难。几年的断层,不得不重新适应职场的节奏,意味着又得从零开始,社会对“全职妈妈”的再就业没有那么包容,人们一听到“全职妈妈”就会觉得已经和“脱离社会”画上了等号。从职场回家的路走得不容易,从家里走出去更是难上加难。


让“全职妈妈”成为一种选择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升,“全职妈妈”群体已不再以乡村留守妇女为主,越来越多的高薪、高知女性选择回家看孩子。在她们看来,社会从来不缺你一个女会计、一个女老师、一个女销售、一个女编辑……但家里缺少一位好妈妈。生而不养,肯定不是好的父母,但如何让“职场妈妈”更从容,让“全职妈妈”更体面、更有尊严地养育孩子,扭转对“全职妈妈”的偏见,让“全职妈妈”成为一种选择,而不是无奈,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的努力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社会大环境、单位中环境、家庭及个人的小环境的营造和优化,才能做到。


上文提到的胡薇,当了“全职妈妈”后,便失去单位的依托,她由此感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切社会资源,除了人才中心,她甚至找不到一个能为她盖章的机构,证明她是一个独立的受过教育的有尊严的个体。“有没有‘全职妈妈’进入人大或者政协?替这个妇女群体说话?”胡薇反问。“全职妈妈”对家庭与社会的贡献并没有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足够重视,没有获得主流认同,甚至没有获得最基本的利益保障。


因此,怎样让“全职妈妈”拥有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基本的社会保障,同时为“全职妈妈”进行再就业辅导,以帮助她们返回职场,也就是说怎样让妈妈有尊严地从职场回家,有选择地从家里走回职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是否能有尊严地当“全职妈妈”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个女人的选择,也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决策行为,它其实关乎整个国家对于女性角色的认知、对母亲角色的尊重,而这一点需要在制度层面给予确认和保护。


另外,“全职妈妈”在妈妈群里毕竟还是少数,大部分女人有了孩子仍需工作,“全职妈妈”经历了“全职”阶段后很多人也需要重返职场。女性在成为母亲之后的就业问题,应当得到区别于男性的更细节化的政策,比如为哺乳期女性提供更舒适的工作空间、更灵活的工勤时间安排;为妈妈职工提供因照顾孩子而“喘息”的机会等。政府应当为女性提供更多便利,让妈妈更体面地养育孩子,让女性无后顾之忧地工作。国家对这个职业的承诺与保证,让“全职妈妈”们陪伴孩子成长,也是给爸爸们放心为国家和社会做好工作提供支持和力量。


特别是“全面二孩”政策实行以后,社会公共服务急需完善,社会公共领域是否可以成立专门的机构保证女性在产假之后到能进托儿所之前这段时间为小孩提供托管?政府和社会组织应不遗余力地推动,比如给予用人单位一定的补贴;适当延长产假或者哺乳假等。社会应该更好地关爱“职业妈妈”,让她们能从容地照顾孩子和家庭,让她们感到最终选择当“全职妈妈”是出于自己的责任,而不是迫不得已的妥协。


作为“全职妈妈”自己,也得自强起来。“既当之则安之”。“全职妈妈”也是一种修行。职场和家庭,不过是不同的学习和工作场地,修的是不同的科目。


如果你当“全职妈妈”这些年,敷衍度日,不学习,不懂沟通,没事抱怨一下婆婆不帮忙老公不体贴,孩子也只是随便带带,还嫌别人不尊重你。这种得过且过的生活态度搬到职场也会是一个失败的人生。


刘妍妍说自己一直很喜欢文字,当了“全职妈妈”以后,发现其实可以多出很多时间去做自己的事。“等孩子睡下了,我在阳台上,喝一杯咖啡,看一本书,更加体会到重复、琐碎、喧闹日子后的宁静是如此珍贵,感到自己更珍惜生活,自己更强大了,更有力量去面对疲惫和烦恼。”


一扇门关上了,还有窗子可以打开,孩子总会长大,我们的人生还很长,有无限可能,这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也许,有一天,你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或者成了自由职业者,又或者成了某一领域的领军人物。我相信那些具有高洁人格、坚韧精神,以及永远不放弃学习态度的母亲,无论身居庙堂,还是身在江湖,她们自己和她们的孩子都不会差。


回过头来,看着自己曾经在“全职妈妈”时期的不断努力和快乐人生,微微一笑,那就是最好的自己了。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