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自拍为什么 这么火

2016-08-12 16:15:55来源:《时代邮刊·人物》2016年02期作者:黄菲
[收藏]

我们常常热衷于给“时代”加上一个定语。“快时代”“卖萌时代”“变时代”“孤独时代”“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

这一次,我们要谈的,是“自拍时代”。

自拍时代是一个“自我”空前被放大的时代。我们通过镜头关注自己的容貌和仪态,提醒自己要保持好的状态;我们拍下自己最满意的样子,用影像记录生命中的点点滴滴;我们在各种媒介中分享自己的一切包括容颜,并在这分享中得到温情和快乐。

我们庆幸,这世界不只是大人物的,不只是明星的,也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庆幸,这个注重自由、分享、开放的时代,对“个性”如此宽容,我们拥有的自由度,是前人从未得到过的。

我们呼吁每一个自拍族人,敬畏自拍的自由和权利,共同培育更加健康而又生机勃勃的自拍生态,为这个时代留下最美好的印记。


生活在这个人手一台智能手机时代里,这一秒钟将镜头对准自己并按下拍照按键的你,下一秒钟就可能将出现在网络上,接受相识或者不相识的人对你品头论足。自拍让自我表达有了一个新的出口,你可以用它来展示自我,记录生活。自拍就像一面镜子,投射你的容颜,你的生活、你的内心。


全民自拍


调查显示,每隔3秒,就有一名网友通过网络上传自拍图像。

这些自拍图像中,有各国政要——英国著名球星阿圭罗曾晒出一张自拍照片,照片中,习近平在他身旁面对镜头微笑,英国首相卡梅伦也露出了笑容;一张照片显示,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葬礼上,奥巴马和英国首相卡梅伦与丹麦女总理施密特举着手机玩起了自拍;印度总理莫迪访华期间,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与李克强总理在天坛前的自拍照,两人面露微笑。网友一边赞克强总理笑容可亲,一边表示莫迪总理深谙自拍之道:45度角,往后躲,显脸小……

有商界大佬——微信上曾流传着一张“价值1万亿”的自拍照,是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访华期间,与柳传志、马云、王健林、郭广昌、俞敏洪、刘永好等企业家一起拍的,他们所代表的企业年营业收入多达1万亿。马云、雷军,任志强,史玉柱,这些大佬都爱自拍,尤其是马云,网络上随处可见他的自拍照,不少是和颜值差距比较大的明星拍的,他显然已经领会了“主要看气质”的时代精神。

有演艺明星——随便打开任意明星的微博,必有华丽丽的自拍照。连被称为“老干部”、总是显得正气凛然以德服人的靳东,都时常有自拍照面世,就更别提一众光鲜亮丽以“美”服人的小鲜肉们了。明星们自拍素颜照以证明自己天生丽质没整容,自拍“人鱼线”和“反手摸肚脐眼”以证明自己爱运动身材好,自拍美食照以证明自己也是一枚大大咧咧的“吃货”,和其他明星一起自拍以证明并没有什么“不和”……

全国“两会”是一年一度的政治盛会,更是代表委员们共商国是的严肃场合。每年都会有一些有趣的细节引发关注。在“两会”上,崔永元手执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年度25大发明的自拍杆,和“反腐之王”王岐山自拍了一张照片。也正是在“两会”上,自拍杆被称为采访神器,不光是媒体记者们用来采访,甚至还有代表委员用来自拍“卖萌”,有人调侃道,“两会”也进入了自拍时代。

而我们之所以称当下为“自拍时代”,绝不仅仅因为这些光彩熠熠的人物爱自拍,而是因为无数和你我一样平凡的默默无闻的人,也热衷于自拍。显然,在这个时代,无论是吃饭,还是锻炼,无论是购物,还是旅行,无论是发个呆,还是看个电影,无论是谈本书,还是约个会,无论是遛个狗还是理个发,很多人都已经习惯先拿手机摆拍一下,发到微博或朋友圈。

你的朋友圈里,一定有爱自拍的朋友。如果是女性,她们本人不一定都是美人儿,但每一张自拍照一定都是美人儿,毫无例外地有着粉嫩嫩的肌肤,水汪汪的眼睛,尖尖的下巴,有豪放的,还会展示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以至于你想留言问一问:姑娘,你在朋友圈这么美,你家里人知道吗?当然,不是所有自拍的人都拍脸——在自拍这件大事上,所有人都有着扬长避短欲说还休的天赋。颜值高又擅于使用修图软件的,自然是拍脸,实在不好意思露脸的,也有办法——有的拍手,有的拍腿,有的拍脚丫子,有的拍侧面,有的拍影子,有的戴一副大太阳镜,想遮的全遮了,没遮的你也看不出来是谁了。

男人们虽然在这方面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矜持,但自拍也是寻常事。自拍这个词语,就是由一名喝醉酒的男性首次说出的,当然,他附上醉酒自拍照,写出自拍这个词语时,并没有想到这个词语有朝一会成为风靡全球的词语,并当选牛津英语词典的年度热词。在震惊世界的自拍事件中,不少主角就是男性。如在铁路上自拍逼停火车,在峡谷边自拍不慎掉下峡谷,在斗牛场自拍差点被牛踢翻……

有个段子,说一群人去参加聚会,记错了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该如何打发呢?于是出现了一幅众生相:有人在聊天,有人在静坐,更多的人高举手机,撅嘴、侧头或做剪刀手——玩起了自拍。

这个段子固然有夸大之处,但“我为自拍狂”的人的确不在少数。尤其是随着手机像素的增大,“美图秀秀”等图片美容软件功能的不断强大,“自拍”爱好者人数也呈几何级数攀升。自拍开始疯狂地流行起来,从一种潮流变成一种现象。就像书写语言一样,自拍已经成为现代人进行交流的工具。有媒体进行了一项网上自拍调查显示:“自拍”名列百度搜索风云排行榜TOP50内,每隔1秒,就有一个上网者试图通过网络找到自拍图像;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对34993人进行的调查显示,66.5%的受访者有自拍习惯,其中28.0%的受访者经常自拍。 31.1%的受访者会将自拍照发到网上。就在写这篇文章时,我百度了一下,“自拍”的相关信息有140多万条,任意浏览一个,都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自拍照片。自拍的英译是“selfie”,它不是某个地区或群体的特定现象,而是几乎涵盖了社交媒体的每个角落,成为一场从明星政要到平民草根的全民参与。


“我我我”的时代


自拍时代的实质,是一个“我我我”时代——“我”关注“我”,“我”审视“我”,“我”认识“我”,“我”欣赏“我”,“我”观察“我”,我表达“我”,我与他人分享“我”。

自拍是一种自我觉醒和自我关注。

人们总是试图通过某种手段从旁观者的角度审视观察自己,认识自己,并希望能保留、记录自己每个时期最美的样子。原始社会人们从水的倒影中观察自己,青铜时代人们发明了镜子,从镜中观察和欣赏自己。人们还利用画像、雕塑的手段留下自己的形象。后来人们发明了照相机,用镜头留下了关于自我的记忆。数码相机的普及,网络时代的到来,拍照手机的风靡,自媒体的兴盛,为人们了解自己、欣赏自己提供了最佳手段,也为人们把美好形象留下来供他人欣赏提供了可能性。自拍能带来强烈的愉悦感,能凸显自我存在,能挑战传统意识形态中无限放大集体、忽视自我的理念,折射出现代社会个人意识的觉醒,反映了人们获得社会认同和接纳的自我追求。

自拍是一种自我欣赏和自我爱恋。

Selfie最重要的元素,就在“self”,“自拍”当中的“自”字。自拍作为一种带有自恋色彩的行为,常常会被调侃和取笑。然而,自恋本身就不应该被取笑。如果我们爱刚刚绽开的花朵,爱潺潺流淌的清泉,爱星空,爱流云,爱诗句,爱生活中那充满情意和美感的事物,又怎么可能不爱恋自己呢?或者反过来说,一个对自己缺乏关注和爱意的人,又怎么可能爱他人,爱生活?王尔德说,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说的正是这个意思。“水仙花之恋”、顾影自怜,是人类的一个情结,一种天性,一种本能。人类对自我的迷恋从来没有停止过,也永远不会停止。并非今天的我们比古时候的人更自恋,而是现代的科学技术让自恋的表现方式更显性了,现代的传播手段让自恋行为更明朗化,大众化了。

自拍是一种自我调整和自我掌控。

自拍和照相最大的区别,是由“我自己”来选择背景,选择角度,选择光线,选择姿势,选择表情,“我自己”来决定这张照片是保存还是删除,是私藏还是分享。人类需要通过“掌控”事情来获得安全感 —— 具体做法是增强控制,让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定。从这个角度讲,自拍就是增强人对自己的掌控感的一种成本极低的方式。通过自己掌控相机、光线和角度,我们会感到安全,拍出来的照片更觉得“满意”和“快乐”。我是左脸更美还是右脸更美,我是低头好看还是歪头好看,我是大笑更有魅力还是似笑非笑更吸引人,我是嘟嘴可爱还是噘嘴可爱?在一次次的自拍中,我们调整出自己最满意的姿态和容颜。带有美图软件的自拍,满足了人们追求理想自我的一种需要。我们每个人都有现实自我和理想自我,都有从现实自我追求理想自我的动力,就外在形象而言,有的人会为此整形,有的人会美容化妆,而自拍软件不花钱也不费多少力气就达到了,是一种最简单、成本最低的方式。一次成功的自拍,是对个人自信的探索和增进,可以改善我们对自己的不好感觉。

自拍还是一种自我展示和表达。

“看我在哪、看我在干嘛、看我美么”,是自拍世界里的三大潜台词。社会学家称:“人们总是试图向别人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以获得赞美、接纳、认同,从而对他人产生影响,同时也增强自信。”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和个人观念的勃兴,人们渴望表达自己,也有了更便捷更多元更直观的方式表达自己,有了更多自我展示的平台。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享有“拇指发布权”,可以在虚拟空间中向公众推销自己。在互联网上,“自拍”催生了草根文化的兴盛。通过自拍,一个理想化的自我得以呈现,我们无形中建立起一种自我身份的重塑与认同。 

各类“自拍神器”诸如美图秀秀,各种美颜相机、各种图片修复软件大行其道,一幅幅轮廓模糊、颜色柔和、完美无瑕的照片就“新鲜出炉”了。并且这些“自拍神器”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与社交网络绑定,一键分享到你的QQ、微博、微信、人人吧,只需耐心坐等图片被转发、评论、分享,当页面上充满了“大拇指”和“心形”的赞的时候,就意味着此次自拍基本大功告成了。我们将自拍看作是一种展示自我和寻求认同的方式,寻求欣赏自己的观众,与志趣相投的人互动。这种积极的自我呈现体现了人的主体意识的增强,涵养了“交流、分享、开放”的精神,也是新媒体时代互动、参与、分享精神的体现。在人际关系日渐疏离的今天,我们用自拍这种高调的、充满生活情趣的、充满互动能量的表达方式,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收获了更加亲密和温暖的情感。


做有节操的自拍族


何为有节操?我的理解,第一是有分寸。

任何事情,有分寸,才有美感。偶尔自拍是一种生活情趣,但若迷恋自拍,甚至沉迷于自拍,无休止地关注我们自己、我们的形象、我们得到的“赞”,不停地进行“自我放大”,就会忽略我们对他人、对社会的关注和责任。沉迷自拍,总是按照网络审美标准展示所谓的自我,过分追求自我身体的展示,就容易忽略个人内涵修养的魅力。我们喜欢自拍,一个重要原因是自拍能利用各种技术呈现一个“更好、更美”的自我,但如果过分沉浸于其中,以至于不能接纳真实的自我,就容易产生心理疾患。毕竟每个人都不会完美,只有接纳真实的自我,才是健康的心态。正如我们承认适度的自恋有助于我们塑造一个更好的自我,但过于自恋,总想着时时刻刻呈现出“最好的自己”,时时刻刻都被他人关注和赞美,特别在意他人的评价,不但会活得很累,也是心理不健全的表现,会被嘲笑为自恋狂。

第二,是有界限。

自拍是自己的事,但又并非仅仅是自己的事。在这个多数人都被自媒体、尤其是手机屏幕上的移动终端牢牢粘住的时代里,个人私密空间和社会公共领域的边界正日益模糊,处理好自拍与他人、公共的关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应该成为一堂公民课。西安某医院“医生手术台自拍风波”大家可能都还记得。当事医生的委屈与网友的怒火,其间的隔阂与错位,正是来自私域和公域的差别。我们要明确认知到,自拍并不是没有限制和约束的,自拍也是有界限的。自拍的乐趣和方便,也是要分场合和对象的,什么该拍、什么不该拍,什么内容可以上网、什么内容绝对不能外泄,这既是道德的要求,也涉及法律的权益。如果自拍过了“线”,那么势必会受到社会道德的谴责,甚至还会遭受法律法规的惩罚。比如澳大利亚悉尼市中心一家咖啡馆发生人质劫持事件,市民手蜂拥而至,案发咖啡馆周边成了自拍热点,从照片上看,大多数人都脸上流露笑容,有的甚至做出“V”的手势,完全无视身后的悲剧,仿佛在参加一场有趣的聚会。这样的行为自然会引发网友愤怒。

自媒体里仍然有属于自媒体的传播伦理与公共法则,这也决定了不是所有的自拍都是不受约束的个体行为。自媒体时代与传统媒体时代固然不同,但仍然需要一定的运行法则来约束行为。我们在行使我们每个人的自由权利时,不要干扰到别人的生活,更不能干扰到公共秩序的维持正常。

在微博微信圈里,我们经常能看到有人贴出各种奇葩的“自拍”,比如,自拍时拍到美女“走光”了,拍到有人奇装异服,拍到他人的不雅举止,拍到他人某一瞬间的夸张表情……往往还不忘加上几句点评。卞之琳的《断章》写道:“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自拍时别忘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闯进你的镜头,成为你的风景。北京地铁曾通过官微发起“地铁内可不可以拍照”的民意调查,75.3%的投票者认为在不影响地铁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自由拍摄,不过也有7.8%的投票者坚决反对,表示自己非常介意出现在陌生人的镜头里。这种“反对”所表达的担心,不只适用于地铁,也存在于一切其他的公共空间。我们在自拍时,不能侵犯他人免于被拍的权利。

第三,是有责任感。

自拍是一种自曝隐私的行为,目的是为了与别人互动、分享。自曝隐私满足了别人的偷窥欲,也满足了自己渴望被接纳、被欣赏的心理需求。然而自我暴露应当缓慢到温和的程度、缓慢到足以使双方都不感到惊讶的速度。大多数网民自曝隐私是为了吸引眼球,但有的人自曝隐私并不是漫无目的的宣泄,而是基于一定的目的,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炒作行为,其背后甚至是网络推手的操作。在这个自拍的时代,每个人都应提高媒介素养和责任意识。我们要达成隐私的自曝与保护都需要有限度的共识,共同培育积极健康的隐私文化,把自由和责任统一起来,尊重别人的隐私,也珍惜自己的隐私,促进自拍文化的良性发展,培育良好的网络生态。抱怨这个时代越来越庸俗浅薄人人都会,但,切记每一朵雪花都对雪崩有责任,主动担当起建设一个更文明、更有教养、更有内涵的时代的使命,才是更难得也更可贵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