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独家 > 独唱团

他们的时代,他们的故事

2016-07-04 17:27:45来源:《时代邮刊·人物》2016年01期作者:
[收藏]

“独一代”是时代和政策造就的一代,当前我国15岁—35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有1. 5亿人。与改革开放同行的中国“独生子女”一代,曾被指责娇气任性、自我中心,走入而立之年,结婚生子、孝养父母,在角色变换的层层“阵痛”中,完成着反思与改变、寻求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的成人礼。作为计划生育政策影响最深的一代人,听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吧。

父母的养老问题对我来讲太难了

【侯嘉泠,34岁,自由职业】2015年的中秋节,公公婆婆从美国赶来,老公从韩首尔回来,加上自己的爸妈,一家七口人一块过的。本科毕业以后嘉泠进了一家电影杂志社,在工作中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我们婚后去了台湾,儿子William刚3个月时我们又去了美国,在华盛顿住了一年。”从华盛顿又搬到首尔,双方父母轮流陪着嘉泠一家人。嘉泠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5岁开始学小提琴,从初中到大学毕业,我业余时间都是在学校的交响乐团里度过的。虽然没有兄弟姐妹,却有上百个会乐器的团友。”Wil liam2岁半的时候就能脆生生地读出小区横幅上“人口普查”四个字,这是嘉泠爸爸带William散步时教的。“我们这一代人自我性都比较强,不想因为孩子的问题就牺牲了自我。老公的工作决定了我们的小家暂时不能在一个地方定下来,他至少还要工作10多年,到时候我父母亲都快八十了。”上海、首尔两地跑,如何兼顾小家庭与年老的父母,让嘉泠有些头痛。“父母亲提过进养老院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吓牢牢’,不放心。老公他们家就不一样,他的爷爷奶奶一辈就是去养老院的,周围的人也都这样。等我爸妈年纪大了,我想把他们接来一起住。他们为我们这一代牺牲了太多,现在要学学享受。”

以后还得帮孩子找朋友

【金健,32岁,国企员工】虽然没跟父母住一起,但小两口会在周末跟父母吃饭。金健说:“我妈妈就是‘田螺姑娘’,来做家务、弄好了就走,他们想趁自己身体好,能帮忙就多帮一些。如果两边父母生病,我们就会忙不过来,所以天天都祈祷父母身体健康。”金健的书房里放了满满一格火车模型,“去欧洲度蜜月,我们一起坐欧洲之星,我就迷上了火车,那是我们特别珍贵的回忆。”结婚不久后他们有了一个女儿。“从小弄堂到上大学,有同学、朋友,虽然不孤独,但还是羡慕有兄弟姐妹的同龄人, 我们毕竟也有这种精神需要,少了手足关心,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金健和妻子会经常找其他朋友一起玩,甚至连度蜜月也是跟三对朋友约好的,“以后我们还得帮女儿找玩伴。”金健在工作中接触到很多不同年龄的人,“在学校读本科、研究生,一直受家里照顾,我觉得我们的‘断奶期’有点长。而跟上一辈的人打交道就会发现,他们有兄弟姐妹,从小就会互相关心;而我们完全是在被照顾下长大,服务他人的意识没有他们强。”

妈妈送我,回去就哭了

【东东,30岁,电台主持】“80后,天蝎座,倔强的年代,固执的自己,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在空中用声音勾勒只属于我的上海梦想。”抱着收音机、抓着话筒,东东小时候总是爬在窗台上,学电台主持人广播。“现在我每天下午去电台录晚上的节目。”做着梦想的工作,东东觉得自己很幸运。东东的CD架上有很多音乐、电影和旅行纪念品,“在小地方待久了,我就特别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来上海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妈妈送我,后来她跟我说,她回去的时候哭了。当初我这个决定家里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我只考虑自己的将来,没有考虑过父母的生活,从小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大概被宠坏了。”“父母亲每个月工资加起来才1000多元,我不愿做‘啃老族’,结婚、生孩子不想让他们多操心,所有的东西我想靠自己努力。”东东周一到周五上班,到周末,便约上朋友聊天、逛街,生活紧凑而规律,“小时候,自由对于我来说就是离开父母一个人生活;长大了,我知道一生要追求的自由,是两个人的自由,那才叫幸福。两个人在一起,要聊得来、有共同目标、自由自在。”

不能读万卷书就走万里路

【俞平,31岁,杂志编辑】“小时候从来不会质疑学校教育的疏漏,但《中国少年百科全书》让我知道,还有那么多事情是老师家长没有告诉过我的。我想后来逐渐倾向于做一个‘知道分子’,很大程度上是受了这本书的影响。”父母提出以后年纪大了要去养老院,俞平抱着开放的态度表示支持:“社会养老比居家养老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在那里也可以交到一些朋友,照顾得也比家里好。以后也可以考虑那种社区养老,就是到社区的大食堂去吃饭,不用自己做饭那么辛苦。当然,这也要看具体情况,如果其他人去,他们就去,如果别人家不去,他们心里面肯定也会有疙瘩的。父母也是为我考虑,去养老院的话可以减轻我的负担。”至于结婚的问题,俞平态度坦然,“现在倒是不急,能结就结。孩子的问题,其实也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现在养孩子花费也不便宜。我们这一代有时还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

我有一个唱歌的梦

【代伟,35岁,高校老师】“我最喜欢的诗人是叶芝、席慕容和顾城。我也写了很多诗。比如这首:壁虎/ 蜷缩在城市的某个角落 /如蜉蝣 /紧贴着汹涌的水波 /在这个城市最繁华 /最气派的地方 /依旧有人 /蹬着那破旧的单车 /有时会安静的入睡 /也会愉快的歌唱 /谁赐给了这么珍贵且 /细微的幸福。”新婚的代伟刚辞掉了在高校教务处的工作,结束了每天6点半起床赶校车、下午4点坐校车回家的日子。“人生有两个词,智慧和慈悲。慈悲就是爱别人。”工作以后,代伟觉得自己变化很大,“以前很自我,有特别自我的标准,遇到不合标准的人,我就会下判断:‘这个人他怎么那样啊。’其实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跟一个人的成熟度有关。以前读书的时候花父母的钱,觉得是一家人;现在觉得父母也是‘别人’,他们对你的好,一点一滴都应该报答。”代伟在上海买了房,打算过两年接父母到身边养老,“肯定得这样,才放心”。坚持每天唱歌和画国画,是代伟最开心的事,“我们现在有权做很多事,但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吗?很多时候并不知道,茫然。知道一定要做什么、什么不能做,才是成熟。”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前途很渺茫

【Julian,30岁,全职太太】“我并不喜欢动画片,直到动画片《圣斗士星矢》出现。而真正留下印象的是爸爸给我的任天堂红白机,我们一起打魂斗罗,爆机那瞬间的幸福感至今依然清晰。高中时代陪伴我最多的是金庸全集。找一个安静角落,进入一段未知的历史。”看着女儿、儿子在沙发上滚来滚去,Julian开玩笑地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前途很渺茫。”眼睛里幸福却毫不掩饰。Julian回忆起小时候:“我以前有个好朋友,一到假期不是去她家就是来我家,亲密得不行,她不来,我就会觉得特别孤单。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有很多小秘密,最孤单的是有心事没人讲。我朋友可以把她心里的秘密讲给她姐姐听,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特别羡慕。我一直想要个哥哥,有的话一定很帅!”儿子不乖乖吃饭,Ju l i a n就让女儿来喂;女儿闹脾气,J uli a n 让儿子哄,“最好玩的是,两小朋友懂得比乖了。跟我们相比,家里的两个小朋友更懂得分享。”18岁去新西兰留学,22岁生下了女儿,Julian说:“我把人家二十七八岁做的事情做了。人家‘三十而立’,我20多岁就‘立’了。结婚、生孩子是一个阶段,生了孩子,我就要开始对他们的人生负责。”Julian很享受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我离家很早,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以后想要三家人、三套房子,住得近一些。可以一起吃饭,享受亲情。”

“中年空巢”靠“喋喋不休”排解寂寞

【刘施雯,24岁,外企职员】“我们一家三口人分别在三座不同的城市,我在无锡工作,爸爸在武汉工作,老家就只有妈妈独守‘空巢’,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三四年了。”施雯觉得自己父母就是典型的“中年空巢”,“他们40 多岁开始就是老两口单独在家生活。想我的时候,只能用电话或者视频来沟通。”而最让施雯感慨的是,以前在家里时话不多的母亲,自从自己离家开始忽然就变得“喋喋不休”起来,“以前真没发现我妈那么能聊天,”施雯笑说,“现在她打电话给我说上半个小时是常有的事。从工作到生活什么都要问,还要跟我八卦同事的事情。”起初,施雯也曾为妈妈在电话里的这种“喋喋不休”烦躁过,后来她才渐渐明白过来,不停地和自己说话是因为妈妈内心的孤独感。“才到中年的妈妈就有了这种孤单情绪,我心里还挺难受的。所以我现在基本一有空就要回家看看,有的时候甚至放两三天假也会抽空回家去看看妈妈,坐在厨房里吃一碗她给我做的面,就感觉心满意足了。”

提前为父母储备养老金

【林康,25岁,事业单位员工】“有一次,我母亲和儿子同时进了医院,让我切实第一次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如此之重,只觉得分身乏术。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3年前,我趁房价还未大涨之际,厚着脸皮‘啃老’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并将在老家的父母接到了工作所在的城市。”林康每个月20 0 0余元的房贷差不多是他半个月的工资。2014年,儿子程程出生,因为妻子也在上班,程程一般都是由林康父母带。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刚满周岁的程程开始拉肚子并哭个不停,林康的母亲一直抱着程程哄着。第二天傍晚,程程还是吵闹,林康的母亲也出现拉肚子症状,“带孩子没休息好,免疫力降低了,可能也被传染了。”当晚,夫妻俩带着母亲和程程前往医院打针。第二天,林康只好跟单位请了假。“孩子让我的父母带,他们俩老一病就遭殃了。”林康知道,父母用来养老的钱被他拿来买房和装修了。尽管父亲有退休金,但母亲是农村户口,没有退休金。而妻子的父母也是农村户口,这样一来,四个老人的养老费用都将压在这对小夫妻身上。“自那件突发事情之后,我们夫妻俩深刻认识到,除了生活养孩子,从现在开始,就要为双方的父母储备养老金。”

我的幸福值很高,爸妈有我一个就够了

【韩汝珍,27岁,中层管理人员】“在我1岁的时候,妈妈曾经怀过一个孩子,但是他们怕我受委屈,所以打掉了。我至今都很清楚地记得爸爸曾说过的话:‘如果家里有一元钱,那你就能花一元,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你只能花五角钱。’所以,在父母保护下成长的我一直很幸福。”有人说“独生子女”娇气,尤其是90后,可韩汝珍并不是这样。“上小学时,我就已经会做饭了,爸妈忙顾不上做饭,我会把面和好,把菜择好,洗干净,等他们回家一煮一炒,就可以开饭了。这些事对我来说,很简单,也很正常,只要经常做帮厨,看得多了,自然就会做。”曾经有段时间,有个生育政策说如果家里有个女孩的,还可以再生个男孩。可韩家人的意见很统一,坚决不要第二个。“我的性格比较独立,喜静不喜闹,所以,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寂寞,反而,我很享受‘宅’在家里的生活。比较会自娱自乐,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要么画画,要么看书,一个人过得也挺惬意。但这并不代表我性格孤僻,我也挺喜欢交朋友,喜欢和三五好友小聚,我的朋友也很多。”现在的汝珍,参加工作已经4年了,是省城一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年薪在20万元左右。每次发了工资,汝珍会给自己留一部分,剩余的都会打到父母卡上。正因为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所以,自打懂事起,汝珍暗暗下过决心:“我不会让爸妈后悔的,他们有我一个就够了!”

很羡慕别人有兄弟姐妹

【曹诚,20岁,在校大学生】“我是爸妈的‘老来子’,妈妈在36岁的时候才有了我。在我之前,妈妈也有过两个孩子,但都夭折了。所以,我能顺利出生并健康长大,对他们而言很难得,也很珍贵。从小,爸妈都特别宠我。即便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尽量地去满足我的要求。从小到大,我几乎过着王子般的生活。”可即便是这样,曹诚还是挺羡慕别人有个哥哥或姐姐。“由于我妈是高中老师,爸爸是公务员,他们的工作都很忙,我独自在家的时候特别多,‘好无聊啊’成了我的口头禅。”2014年,无意得知曹妈妈的发小,曹诚也熟悉的阿姨突然死在了家里。当时,她的老公正好在外出差,儿子儿媳又不在跟前,人死了两天之后,才被发现……“听说了这件事,我心里就很沉,也想了很多。生老病死对于爸妈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生,妈妈有高血压,可如果他们真的出了事,等到我毕业找工作也得两年之后,我的年龄或者说我的成长速度根本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我要照顾好她们,保护好他们,似乎总有一种无力感。如果有个哥哥,或许我就不会这么忧虑了。”父母常对曹诚说:“你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即便不在一个屋檐下,曹诚也决定要住得很近,他明白自己是父母唯一的依靠。这两年,曹诚开始学习做家务,在家帮妈妈刷刷碗,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唯有这样才能慢慢担负起照顾父母的职责。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